第十三章
扶星2020-04-08 13:172,257

  我几斤几两,你不知道吗?

  “喂! 唯诺同学!”

  “…”

  “唯唯~”

  “…”

  “诺诺~”

  “…”

  “辜泽!”

  “啊?!”我抬头张望,只有我同桌满脸的青春痘映入我眼。

  “你啊,是学魔怔了吗?”她没好气的戳戳我的太阳穴。

  我赶忙护住我的头,“你小心点,我的脑袋脆弱着呢!”

  “我怎么觉得这两次考试下来,你倒是越挫越勇了。而且我觉得你状态跟你以前不一样了。”

  “嗯?怎么个不同?”我疑惑。

  “怎么说呢?”她摸摸圆润的下巴,“就是觉得之前两个月,你很努力。”

  “现在我不努力?”

  “也不是,但现在你很投入。还是挺努力的,但又不单单只是努力。”

  我听着有点绕,“你这是跟我说脑筋急转弯呢! 不过,我确实换了个老师辅导我。”

  “是不是这个老师特别帅,你才学得这么起劲!”

  我脸一红,含糊过去,“是这老师方法不一样!”

  “多不一样?”

  “他说我基础太差,在数理化这种逻辑性极强的科目上又没天赋。”

  “嘿嘿嘿,你老师这么直白!”

  我磨磨后槽牙,继续道:“更重要的是,他说我记忆力不好,虽然是理科,对记忆的要求不少于智商,原理要记,思路要记,技巧要加,举一反三也要快速在脑中检索出类似题型。”

  “所以,你的条件这么差,他还能教?”

  我使劲瞪了她一眼,“老师说我只需要在基础的,高考出题频率相对高的区间练习就好,其他的看都不要看。”

  “具体怎么做呢?”

  “提升就是要精准地弥补短板。我的每道错题就是我的短板。他已经把我从高一开始每次考试,按照期末考,模拟考,和月考的批次,把错题整理出来了。排除那些很难的,每道题都按三个步骤练习:一是找出正确的解法;二是找出这道题的出题点,回到课本,重新学习相关知识点;最后是找一些带有相关知识点的模拟题来巩固,直到能做对为止。”

  “嗯嗯!听起来真像那么个意思!”她故作深沉地说。

  我笑着弹弹她铮亮地大脑门,想起辜泽轻飘飘地一句,“第一阶段是对症下药。”

  有时候,方法是一回事,行动又是另一回事。

  铅笔在两指间飞速旋转,劲风清凉,这是个舒爽的秋夜。

  然而我的心情,一点都不舒爽!

  “啪!”地一声,辜泽扣住了我手上飞转的笔,无可避免地触及到我的指尖。

  我眼皮突地一跳。

  “一道题,二十五分钟还没解出来,你转脑筋的速度怎么没跟上你转笔的速度。”

  他的声音极低,扣着我的指尖也很沉,严师般地苛责,让我瞬间透不过气来。

  我抽出手,立刻站起来,“我几斤几两,你不知道吗?”我几乎是冲出辜泽的家,融入了深沉的夜。

  脑袋昏昏沉沉的,没走多远,就一屁股坐在路牙边上。

  不知过了多久,脚越发痒了,就着昏暗的路灯一看,一只黑黝黝的蚊子正趴在我的脚踝处,它的腹背鼓鼓,周边围簇着有好几个大红包,想必也是它的杰作。我愤愤盯着它,这都快深秋了,蚊子还不冬眠,太过分了。我一掌拍下去,一滩鲜血,手心,脚背都是。随手在身后扯下一片叶子,把血擦干,起身打算回去了。

  “哗哗哗”地滚轮声,一位枯瘦的老爷爷推着铁皮车经过。

  他看到我,无神的眼瞬间点上期翼,“小姑娘,要买串串吗?最后几串了,便宜算你!”

  我瞅着老爷爷眼里泛的光,摸摸裤兜,嗯,还有几个钢镚儿。

  走上前,把手一摊,说:“我只有这些了。”

  老爷爷接过去,就着暗光仔细数了一遍,声音一提:“行嘞,小姑娘,剩下的都归你。”

  我一惊,这老爷爷,年岁一大把了,声音倒是洪亮的吓人。他边帮我装进塑料袋里,边自夸的:“这串串吃着可带劲,辣椒油我都涮了好几遍,极品山椒油,看着不见红,保你辣的你通体舒畅。”

  回去的时候,我在辜泽家门口犹豫了片刻,咬咬牙,进去了。

  他背对我坐着,还维持着我离开时的姿势,在我略过他坐到另一处桌时,似乎瞥见他背影僵了僵。

  我打开袋子,拿出一串土豆,泄愤似的咬了一大口。

  “碰”得一声,我大力锤了两下桌子,急忙站起来,走到辜泽身边,拿起他的水杯就往嘴里灌。

  辜泽抬头望了我一眼,本是微蹙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我不管他,拿着水杯转身回去坐下,准备继续吃。

  “我没说你笨。”

  我耳尖一动,似乎扫过了什么声音。

  我没理会,继续吃。

  “之前我的话,不是那个意思。”

  这回声音大些了,我听得分明。

  瞧瞧辜泽,依然是背对我,手里还拿着本书。

  我咬咬后槽牙,真不愧是我男人,解释都这么有诚意!

  一转念,我提着那袋串串,坐回辜泽身边。手掌杵着脸随意问,“刚刚是你在说话吗?距离太远了,没听清。”

  这时他面上一派平静,几不可察地抿了抿唇。他的唇型偏薄,但又不是极薄的那种。有棱有角,淡樱色。

  盯了他半晌,我重重叹了口气。

  状似随意地拿出一串土豆,递到他面前,“喏,尝尝这个,挺好吃的。”

  他没接,转而看向我。

  我特真诚地笑了,“来吧,我们一串泯恩仇!”

  他俊逸的眉峰跳了一下,我看在眼里,重新拿了一串藕凑过去,差点没触到他的鼻尖,“差点忘了,你喜欢这个。”

  他有几分别扭地接过,我也拿起之前的土豆,大口吃起来。

  他看看我,又看看手里的那串东西,微微张口咬下去。

  “一,二,三!”我在心里默念。

  辜泽突得站起来,四下找水,可惜之前那杯被我喝得滴水不剩。

  他的太阳穴旁边一根青筋凸起,面色微红,嘴唇以可见速度充得血红。

  他瞪了我一眼,此刻我也终于憋不住,几步冲进了厨房,边跑边说,“我的天,辣死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