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扶星2020-04-08 13:191,518

  陋雨

  这个暑假,没有作业,取而代之的,是一场开学考。

  年级排名下来,分班就要重新洗牌,没有人能一直保证待在尖子班,也没有人永远是吊车尾的。

  不难想象,不少同学片刻不敢松懈,好的班次,不管师资配置,还是学习氛围,都与普通班不在一个量级,他们不敢对迫在眉睫的高考有所轻慢。

  当然,也有些人,无所谓未来,无所谓前程。

  一道闪电突兀的划破长空,瞬间亮如白昼。数秒之内,雷鸣如期而至,石破天惊。今日黄昏的时,我就发现门槛边蚂蚁成群出没,如壮士行军。果然,闷了一整个盛夏的雷雨在八月的尾声来了个痛快。

  我撑起一把黑伞,费力拉开门,闯入风雨交加的夜。

  狂风如巨浪般迎面扑来,生生将伞骨的一两处折断。我逆风而行,在如此宏大的我自然交响乐下,敲开了我男人家的门。

  辜泽略微微怔愣地看着我,我想,此刻的我确实不好看。大雨瓢泼,糊得我眼睛都睁不开,湿哒哒地头发胡乱贴在脑门上,胸前还抱着一个黑桶,我把家里的瓢啊盆啊都一股脑的塞进去。

  又一记闪电破空而出,把我和辜泽面面相觑的样子照得清晰非常,骤雨惊雷,我从内而外打了个寒颤。我努力挤出一个笑:“阿泽,你要看我,先让我进屋,你再慢慢看,行吗?”

  他似回神一般,迅速侧身让我进屋。

  不出我所料,屋里的景象可谓蔚为壮观。

  一股股水柱从屋顶畅快地倾淌而下,整间屋里像个水帘洞。不知怎么的,我隐隐有些想笑,但我忍住了。地板的积水已经淹没至我的脚踝,我赶紧放下手里的桶和盆,帮着辜泽接起雨来。

  还好,每处陋雨的地方算是都有容器接住了,只是满时需把雨水倒掉。屋里的积水也差不多扫清了。辜叔回了卧室,守着他床铺顶部的两处破陋之处。辜泽则在客厅坐下,就着一支忽明忽暗的蜡烛,专注看起书来。

  我坐在一旁,歪着脑袋,专注看起他来。就像以往无数次在自己家偷看他一样,不过这一次光明正大。

  他的脸干净苍白,看着清秀,眉峰却凌冽入鬓,只稍抬眼,便觉得英气逼人。明灭的烛火映入他漆黑的双眸,半垂的眼睫也遮蔽不了其光耀半点。空气是湿润的,连带着烛火的光晕也润了水似的朦胧斑驳,笼在他周围,像一副回忆里的照片。

  少年美好,终是遥远。

  光圈渐渐变薄,变昏,最终熄灭,一切都暂时隐于黑暗。

  “蚩~”地一声,一根火柴划过柴盒侧边的红磷,火花迸溅。黑暗中的星点起舞,总是那晴空的太阳更耀眼。不过这烛心隐有润湿,点燃又有覆灭的趋势。

  我在抽屉里又取出三根蜡烛,依次点燃,滴了烛泪在桌上,稳稳将烛底固定。辜泽看着我的动作,不语。

  我把凳子搬到他身边,把我那柄断了几根骨架的大伞撑起来,直挺挺地坐在他身边。大伞完全罩住了蜡烛,飘飞的雨点也被挡住。我偏过头,严肃地对他说:“阿泽,一根蜡烛照着,也是黑黝黝的,不顶事,你眼睛这么好看,近视了可不好。”

  辜泽轻皱眉头:“伞给我吧。”

  我正色道:“你左手拿书,右手翻书,哪有空余举伞呢?再说了,这些盆里的水满了,你是要举着伞去换?麻不麻烦?”

  辜泽被我噎得没话说,就没理我,开始继续看他的书。我这才注意到,他拿的是生物课本,不过每一页他都扫视得飞快,所以几乎是不断地在翻。我忍不住问,“原来你对生物课感兴趣啊,阿泽,你的梦想是当生物学家?”

  他没搭理我。

  “难不成,你想推翻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

  依然无视我。

  “还是,你想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

  辜泽翻书的指尖片刻顿了顿,我凑过去仔细观察他的表情,他低着瞧着我,烛光映在他瞳孔中,灼灼似火。此刻,我与他竟靠得无比近,再近一点,便可呼吸交缠。

  我慌忙后退,正襟危坐。不一会,书页翻动的沙沙声再次响起,我暗自舒了口气。

  一室风雨,光影惑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