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扶星2020-04-08 13:192,119

  第一吗

  暴雨冲刷过的邬市,一切格外清新。

  天空透着一望无垠,吸人魂魄的深蓝。绵云成团,随心而荡。

  我在开学考的排名榜前站了好一会,心里微凉。眼前辜泽的名字,在开篇一目了然。而我的在篇幅末尾。从头到尾的距离,更像在预示着不到一年后的千山相隔。

  突然,感官被放大。远处抱书而行的同学步伐加快了,空中的风速变快了,一切似乎被按了快进。我莫名惶恐,心底有声音在说,她想一直看着辜泽,哪怕远远的也好,就这么一直地,远远地看着,直到她的穷极一生。

  “我说,那个同学啊,你怎么一个劲儿盯着我名字,还一副快哭的表情?”

  “啊?”我忙收起情绪,看向身侧的人,有几分吃惊。”

  “你不是我们班新来的小眼镜吗?”

  “嗯?”平白无故的代号让他一顿,“现在不是你们班的了。”他努努嘴,示意我榜首大大就是本尊。

  我端详着他,原来就是他,这次排在我男人前面啊。

  他扶扶搭在鼻梁的金边小眼镜,轻哼道,“之前白小大姐空降到小尖班,把我挤出来,才沦落到你们水得不像话的普通班,不过,爷我这次又堂堂正正地回去了。”

  我眼珠一转,已是百转千回。“眼镜兄啊,你这么学霸,我们又有缘在一个班共处过,有空指导指导我这个学渣这么样?”

  此时我的态度诚恳至极,暗自掐了一把腰,眼里也盈着晶莹液体。他诧异地看着我眼泪汪汪的样子,“之前看你对学习随意得很,怎么,顿悟了?”

  我略不好意思得推了下他肩膀,“我这叫浪子回头,怎么样学霸,帮不帮给句准话。”

  小眼镜倒是仔细沉吟了片刻,思绪被拉远了,“我记我刚到你们班,所有人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有次课间,我在预习,有个大个子就过来抄起我手上的书往垃圾桶扔,叫我别装模作样。”他转头往望向我,“而你,就坐垃圾桶旁边的位置。那时你往垃圾桶看了眼,就起身把自己的书给我。然后对那个大个说,你再扔我书,就告诉他妈他猥亵我。”

  “哈哈,我干笑两声,你不知道,那大个就看着彪悍,他妈每次来开家长会,都是揪着他耳朵走的,就要说他老母亲才管用。”

  ……

  之后的一个月,小眼镜时常拎着我,也给我制定了学习方案,让我不懂就去找他。

  小尖班在五楼,巧得是,我家辜泽就坐靠窗位置,同桌就是小眼镜。每次我往窗前一靠,露出八颗整齐大白牙,小眼镜就会自觉走出来。后来,他干脆和辜泽换了位置,他坐在里面解题,我趴在窗沿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白晓就坐在我家辜泽身后,有时她会轻柔地拍拍辜泽肩膀,低声问讨论题目什么的。话我听不真切,就觉得吧,这白晓的声音似白鹭叫晓,很是动听。

  不过,我有时还是心泛酸楚的。辜泽对白晓是有问必答,对我确视若无睹。有次,我来见眼镜兄不在,以为他上厕所很快就回来,结果等到上课响才跑回去,撞到回来的小眼镜,“你怎么还在这,我不是让辜泽转告你我去老师办公室了吗?”

  放学时,我走到他身边阴测测地问:“小眼镜不是让你带话给你吗?你怎么不说,害我傻站半天。”

  他一开始没把小眼镜对上号,过了一会儿再才偏过头来,淡淡给我两字:“忘了。”

  是啊,我就是这么微不足道。我自嘲一笑。

  人有事要做时,时间就如白驹过隙。

  月考,无声来临。

  排名出来的当夜,我蹲在自家门口,望着对面蔓枝已往外墙下垂的连翘出神。蔓间点点紫蓝小花,在寂静深巷,悠扬着巧克力似的淡淡馨香。我重重叹口气,如果有来生,我也愿做夜间绽放的一点幽蓝,守在我喜欢人的墙瓦上,这样,我就不要费神学什么数理化,不用经历什么高考。

  “哐当”一声,对面锈迹斑斑的铁门从里推开,好看的少年突然闯进这幅无声的夜卷。

  他穿着一件无袖灰色体恤,将与暗夜融为一体。手臂的肌理线条极其流畅,夜月下白泽如玉。见我就这么大咧咧地蹲在门口,倒是愣了一下。

  他的食指扣着钥匙圈,穿得如此随意,我突然来了精神,站起来,“阿泽,要去哪儿?”

  他左右转动着钥匙圈,懒懒走在前面,“替我爸买药。”

  我一听,快步跟上,“我陪你。”

  一路,我偶尔踢踢小石子,偶尔偷瞄辜泽深邃的侧颜,又暗自叹着气,“长得人神共愤就算了,脑子还好使得天理不容。”

  “你年纪倒数50。”

  “啊?”我没想到他会提到我成绩,而且用的是陈述句。

  “你上次多少?”

  我搓搓小指,有点不好意思,30,倒数。”

  “目标是进多少。”他看到对街的小药房,不甚在意地问。

  “不知道,反正进步一点是一点吧。”

  绿灯,行人迈步向前,辜泽却站着没动,单手插在裤兜里,他看向我,“那眼镜的学习方法不适合你,他基础牢固,讲求循序渐进,而你,没有时间了。”

  我心里一突,没有时间了,是的,我本来就没有。

  “每次听他讲课都觉得自己要快飞来了,轮到自己做题就直接坠机。”我搭拉着脑袋,有气无力道。

  他似乎被我的答案愉悦了,嘴角挑起一点弧度,这是极少见的。

  绿灯闪着倒计时,斑马线这头,只剩他和我。

  “你可以换人教。”

  我随口说,“可他是第一啊。”其实我还想说,我要是问你,你肯搭理我吗!

  “第一吗?”

  “嗯,第一不就那意思嘛:这条道上,我最牛!”

  少年时的我们,眼里心里总是追逐着所谓第一。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