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扶星2020-04-15 12:361,408

  我叫唯诺。

  我想,这样的名字,注定了我以后会栽一个大跟头。

  今日立夏,我搬了一根小长凳坐到门口,挽起袖子,哦不对,是裤脚,开始啃香瓜。

  我为什么要挽裤腿呢?因为屋里的唯一一把风扇坏了,实在热得慌。

  我为什么要杵在门口呢 放心,我做任何事都是有深意的。

  在我十点钟方向,有一个穿着有些褪色的黑色体恤,脸蛋却干净英挺到不可思议的男孩。

  他在一边搓洗短裤,一边背着书。

  而我,一边吃着香瓜,一边偷看他。

  我不禁满足,我们是有默契的。于是心里的甜度远胜于口中的香瓜。

  等到天边的暮色抽走最后一丝光亮,他换上白衬衣,也消失在街道尽头。

  我站起身,拍拍屁股,进屋把冰镇了一下午的香瓜捧进怀里,晃晃悠悠地去了他家。

  他的父亲隔了一会才给我开门。我笑嘻嘻地把瓜递给他老人家,说:“辜叔,我陪您看电视吧。”不知此时我的笑容是像甜瓜一样甜,还是像甜瓜一样瓜。

  于是我熟门熟路的打开电视,调到新闻频道,拿了把椅子在他旁边坐下。除了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播报,我时不时会插上几句,让这狭小的客厅不至于太寂寥。

  九点,掐着我男人回来之前,我得闪了。辜叔抚动着身下的轮椅,把我送到门口,对我还算和蔼地说:“小唯,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蹦哒着转身,没几步就和人相撞了,我意识到那是我男人,于是慌不迭地抓住他的衣襟稳住身子,在昏暗的路灯下,我能看到了他雪白的衣领内侧,有个饱满的桃色唇印,当然,我还看见了我男人瞥向我时,那真情流露的不耐眼神。

  我不掷一词,捂着脸害羞地跑了,开玩笑,这可是两年多来,我们少有的亲密接触,我得回去消化消化。

  同学,闭嘴

  期末将近,哪个少女不怀春。

  同学们大都还在晨昏中,不大清醒,听着老师絮絮叨叨。广播里传来简短的卡卡响声。大家起初都不以为意,短暂安静后,略带喑哑的女声炸响,给人一种没头没脑的绝决。

  “辜泽—泽——泽——!”

  是谁,把我男人的名字嚎得这么悲壮,我立马竖起耳朵,认真听起来。

  “我爱你—你——你!”

  “我要去英国了”

  “等我回来,不要和白晓那个贱人在一起!”

  “啊,对了,我叫沈”

  一阵破门的声音骤响,只听一声浑厚的男音,气急败坏:”这位同学,你给我闭嘴!“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同学们都面面相觑,而后,如麻雀开会般开始叽喳热议起辜泽和白晓的关系。这热度烧了一整天。

  辜泽,也就我男人,被当众表白,这没什么。只是他和那个白晓的隐晦关系,如今被摊上台面,我就不太高兴了。

  那个白晓,是这学期转来的,直接进了我男人的班,要知道,我男人那班只有20人,都是尖子中的战斗级,她进去后硬是挤退了一个人,沦落到我们班,那人脸色直到现在都还不太好看。

  我当时就觉得这白晓来者不善,长着一张动人心魄的脸,卷发垂直腰际,即使阴天也熠熠生辉。就在不久前的一个傍晚,这个灵动的美人儿靠在我男人的怀里。

  她凄楚地说,辜泽,我想你了。

  她试探地说,我去看看辜叔,好不好。

  不愧是我男人,连我都抵制不住的情真缱绻,他却说,白晓,倒贴没意思,你回去吧。

  声音是如此淡漠,我的心也跟着咋出了冰窟窿。

  只是,那晚,白晓踉跄走后,我男人望着她消失的方向看了很久很久,眼里掩饰着莫名的伤,只稍泻出一点,就刺得我头晕目眩。

  看来,我男人喜欢这朵白莲花,还很喜欢很喜欢。

  晕倒在花丛的前一秒,我这样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