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初阳回京
春色颓唐2020-04-27 19:333,197

  次日。

  京城上上下下都知道皇七子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成了齐王,连封王的府邸都是早早预备下的。

  平头布衣想,守皇陵原来也是桩美差。别看齐王这些年在帝都全然是搁在角落里落灰都没有想起一星半点的隐形人,没有母族,远离京都权力舞台四年,回来跟燕王晋王也没什么区别。

  文武百官想,难怪当初满朝文武进言重罚皇七子,陛下一直悬而不决,后来太子佑亲王出面几番求情,事情才敲定,感情陛下心中早有决定。真是圣心难测啊。

  撇开七皇子齐王回京,还有一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引人热议的事。御史台左丞弹劾帝宗濯莲。

  “第一条,滥用职权收敛钱财。自正月到如今四月,太子殿下与燕王殿下接连寿辰,微臣得知,濯莲大人两次都是送的玉如意,且皆是价值连城。”

  “第二条,专行跋扈,肆意在城内骑乘,有乱民生治安。”

  “第三条 ,不守帝宗森森铁律,贪心日盛,与殿下们来往不纯。”

  陈帝未置一词,当场着宫人去请濯莲。

  不多时,宫人返回,身后半个人影也没有,脸上也是诚惶诚恐。本来有个什么事,都是先一传一先报给陈帝。许是今日这桩事一来一回时间委实太长了。陈帝瞧他行了几步之后,开口道:“你就当着群臣的面直接说了。”

  小宫侍稳了稳气息,心里生出几分视死如归的坦然镇定,口齿也算伶俐,“奴婢去清晏居未见到濯莲大人,也未见着大人身边常见的两位大人。离开清晏居之时,正好撞上明鸾郡主的贴身侍女。那侍女说,昨日夜间,齐王殿下与濯莲大人一同寻了明鸾郡主去郊外枫眠楼喝酒去了。”

  京城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枫眠楼里无好酒,琼台仙宫无仙娥。

  正是用反语来突出枫眠楼里的酒可谓是当世一绝。

  “哈哈!”陈帝放声大笑,“你们听听,为喝口酒彻夜出城,第二天满朝找不到人?这一个个跟半大的孩子似的。李勉,等齐王进了城门就让他去勤懋殿好好罚站自省去。”

  语调用词却像是在话家常。

  李勉有些不尴不尬应道:“是。”

  半大的孩子。任谁都能听出陛下的意思。三个人去喝酒,陛下只单单点名要小罚齐王。可见得意思是说,就算喝酒有错也是齐王的错,碍不到濯莲什么干系。即便齐王不该,也只是口头上让他自省。

  齐王?满朝上下现今谁敢当出头鸟试探齐王在陛下心目中的位置,随随便便去挑齐王的错?找死呢。

  陈帝正了正色,“爱卿说了三条。这第一条嘛,濯莲的每一笔银子都是朕拨的,朕不比你们有数些?她回回办了差,不要恩赏,说非要给就要些不在名档册子上的玉器珠宝,容易送人。后两条,呵,简直是没事找事!与皇子往来不纯,是指半夜喝酒吗?”

  御史台左丞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那天起,坊间都传,濯莲大人是因为喝酒被御史台弹劾的第一人。

  至于这个御史台左丞,立即便被贬官了。

  被津津乐道的三人从郊外回程已经是黄昏时候。李勉自然没有真的派人守陈墨桓。毕竟是玩笑之辞。

  陈墨桓一脚踏进城门,左右逡巡了一番,对濯莲道:“你有没有发现,大家都在看你?”

  濯莲全然不以为意,“大家看我,不是很正常吗?不看我才不算正常。”

  那可不,帝宗圣主,濯莲大人,帝都新贵,少年天才。只要她在场,谁人不多看一眼。

  陈墨桓有点被噎住。

  濯莲若有所感,转过身去。

  “怎么了?”明鸾问。

  “有一人一马飞驰而来。”说话的是陈墨桓。

  “是初阳。”濯莲道。她眉头微蹙,神情有些凝重。

  三月四日初阳才动身离京,如今四月一日,凉州比渡州可要远些,当初她渡州之行便是紧赶慢赶,也花了四十天。这才不到一个月。初阳的办事态度和手段她是知道的,事情肯定是办妥当了。只是,他身体能受得住吗?

  果然,一个黑点出现在视野之中,似乎还能看到马蹄带动的烟尘。

  濯莲飞身上了城门,水绿衣在空中,异常显眼。远方那马似乎也看到了她的动作,速度放慢下来。她看了两眼,朝那一人一马而去。

  陈墨桓与明鸾自然跟着。

  来人正是初阳。他方见到濯莲站定,正想下马,马蹄打转,整个朝一边倒去。他也算反应快,马倒了自己没跟着摔下去,及时起身落在一旁。只是想来骑马时久,体力不止,落地时一膝跪地。

  陈墨桓本欲走过来扶他,就见他自己很快站起来了。

  濯莲问他:“这是倒下的第几匹?”

  初阳如言回道:“三匹。这是第三匹。”说话也是一派中气不足。

  一般人都知道濯莲说这话明显是带着怒气的。要是换做陈墨桓必然插科打诨顾左右而言他,怎会真就老老实实是什么说什么?

  濯莲稳了几下气息,才忍住情绪,只淡淡道:“先回去吧。”她说完,第一个转身。身后并没有正常的应有的声音,再转身的时候,正瞧见陈墨桓接住倒下的初阳。

  这真的是拿命在奔波。

  濯莲长长叹了一口气,“要知道你会累晕倒,刚才就斥责你了。”

  幸好陈墨桓在侧,将初阳带回去不算难事。

  清晏居。

  “四年前,我到凉州,从一场大火中救下了初晴。她当时身上烧伤大半,人也昏迷。正值鱼龙游,只得将她托付给帝宗中人。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她身上换了一张皮,心性也一直停留在十二岁。”

  “在玉堂春见到聂赋的第一眼,我觉得他有一丝熟悉。回来后查到他也是凉州人。我心中隐隐有些猜想,所以让初阳去凉州调查此事。初阳与初晴感情甚好,我本来想这件事交给他是最好的,现在却又有几分后悔。”

  “后悔什么?”陈墨桓问,他知道她所想,“人之常情,关心则乱。就如同当年你千里奔赴,事关我与明鸾生死攸关的,你也势必不留余地。”

  濯莲正要说什么,见有人敲门进来。

  来人报道,“圣主,初晴大人在初阳大人的青萍居晕过去了。发现后, 已经请花婆婆过去。”她话音还未落尽,濯莲已经从她身边走过。

  青萍居。

  初阳依旧里间沉睡。初晴在外间软榻上。地上落了一个泥娃娃,一旁矮几上放了一张皱巴巴的纸。

  濯莲问道:“婆婆,如何了?”

  “急火攻心,引动旧伤。当年老身救下她,就已经是侥幸了。”

  濯莲道:“婆婆……”

  花婆婆打断她,“江城子如今在京。彼岸海在医毒两道,底蕴远超过帝宗。圣主去请他,机会更大些。速度要快,刻不容缓。”

  “劳婆婆费心再照看一二。”

  陈墨桓道:“我随你一起去吧。”

  濯莲点头,又对明鸾道:“你先回府,一夜未归,难免老太君担心。”

  二人也不顾上乘车骑马,直接动用轻功而去。一个是王爷,一个帝宗圣主,进皇宫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到了东宫,守门宫人微微诧异,齐王殿下倒也罢了,圣主却是第一次登东宫的门吧。

  陈墨沉正好就在东宫内,也是一般无二的诧异。他还未开口,就听濯莲对他道:“殿下,清晏居一人生死垂危,可否劳烦殿下让府中贵客江神医去清晏居一趟?救人如救火啊。”

  难得见她如此急态。

  即便举止礼仪与往日一般无二,但就是很着急。

  陈墨沉立即应允。

  濯莲见他只单单点了点头,也未见一旁宫人下去通禀,苦笑一下,“殿下现下可以去寻江先生吗?”

  “哦。是。”陈墨沉也察觉自己行为有失,“快去传!”

  江城子见到濯莲也很诧异,“是你!”

  “江先生,先不多说,你随我走一趟。”

  江城子不禁觉得好笑,“又是救人?”

  濯莲道:“是。”她本欲自己带着他回清晏居。

  被陈墨桓拦下。

  他说:“我来吧。我担心你现在越急越乱。”

  而且,她一点男女大防都没有。虽则江湖儿女,但也委实该避讳一二。

  三人不见后,陈墨沉喃喃道:“他刚才说了什么?”

  宫人不明:“殿下说什么?”

  陈墨沉没有说话。江城子方才说,‘又’。又是救人。

  她除开当着他称的是‘江神医’,之后两次都是‘江先生’。而且江城子见到她也是很熟悉的神情口气。

  又。那她之前找他救的人是谁?

  当日大街上拦下江城子,正好她与七弟回来,她与江城子明明是初次见面寒暄的对话。足可见,她当时说了谎。为什么?是因为自己。既然是又,那就有上一次。上一次找江城子,是托他来京城医治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