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明鸾落水
春色颓唐2020-04-26 17:163,591

  一炷香前是这样的。

  燕王妃作为寿星公府的女主人,自然是一众打头的。

  太子禁足,太子妃前来赴宴。在场所有女眷里,这两位是顶头的。

  但这两位之前有些‘梁子’。

  太子与燕王的岁数相差不大,当初陛下是一同给二人指的婚。据说燕王最初中意的王妃人选,正是如今的太子妃。燕王妃后来不知道怎么知晓了这桩事,心里一直存了根刺似的,左右看到太子妃的时候,都是不爽块。

  “太子妃不是向来标榜与太子殿下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吗,怎么眼下太子殿下禁足东宫,你这个太子妃倒有闲情到别人府中来赴宴玩乐?”

  太子妃是出了名的温良和气,并不理会燕王妃的阴阳怪气,“太子殿下禁足,与东宫前来恭贺燕王生辰,并不冲突吧。”

  燕王妃轻声一笑,笑声从鼻腔里发出,“也是,太子殿下殿前失仪惹得父皇不快,若再是不亲兄弟,不知道……”

  “燕王妃慎言!”太子妃打断她,面上已经有几分不快,“太子殿下敦厚至孝,才会一时行为失察。父皇仁厚,让其自省。燕王妃莫要扯出些旁的不相干的闲话来。”

  本来随行的一众宗室女眷眼瞧着她二人阵仗不对,是有心想趁着什么时机搭腔化解矛盾的。但这两位谈的话题,委实敏感了一些,让人没担子横插一脚。

  “敦厚至孝?太子如今养在皇后娘娘膝下,敦厚至孝,又是将当今的皇后娘娘置于何地?”

  “皇后娘娘对太子殿下抚育之恩,太子殿下自然是铭记于心不敢忘怀。太子殿下孝心在内,又岂是全然展露于外。想必母后不曾和燕王妃一般作想,才上下和睦。”

  燕王妃未讨到好,心下更气,“太子妃说话真是滴水不漏。难怪皇后娘娘那般喜欢你。看来宫内有人夸你有母仪之风,也并非是闲话。”

  太子妃皱眉,还未开口,身边一人道:“皇后娘娘喜欢我姐姐,那自然是我姐姐比旁的人说话贴心,有可取之处,也是皇后娘娘慧眼独具,不是所有人她都瞧在眼里的。”

  说话之人,正是太子妃的胞妹陈锦云,陛下亲封的慧如郡主。太子妃确实是端庄娴雅,但她的胞妹慧如郡主陈锦云爽利泼辣,与燕王妃可谓不相上下。

  “你……”燕王妃气恼不已,‘你’字说了半天,没想出点什么站得稳的新鲜说辞,一气之下,伸手去推陈锦云。

  奈何陈锦云是有点身手傍身的,推不动。

  燕王妃计上心头,转头去对付太子妃。

  好巧不巧,几人边说边走,已经行到了一道拱桥上。

  陈锦云是断不会容许旁人欺负自己姐姐的,当下与扯住太子妃。

  就在这三个人扯皮推搡之间,太子妃被撞到石桥护栏上,眼看就要翻落下去。

  与此同时,石桥对面阁楼上,濯莲见状对明鸾道:“快去救人!”

  明鸾反应了一息,点足飞身而去。

  濯莲在对明鸾说话时,是侧过头的。待明鸾飞身而去之后,濯莲就这这个方向往下,看到了一棵树下熟悉的三个身影。初晴与明月在一起并不奇怪,奇怪在于还有一个聂赋。瞧这三人神色,聊得似乎还不错。

  等她回神之时,明鸾与太子妃正正一起落入水中。

  濯莲略略换环顾了一下目之所及之处,不曾先急着救人,扬声道:“男子闭目侧身!”

  虽都是女眷,但府中各处都有侍从侯立。

  三月衣着虽多,但女子落水,除开狼狈不说,还事关清誉。

  好在濯莲毕竟是身居高位之人,又加之她本身自带威仪,在场男子,莫有不听从指令的。

  她说完,飞身过去。

  也不是茫茫然下去的。她先从太子妃近身的两个女官身上取下最外的披风,顺便对着燕王妃方向吩咐了一句:“去请燕王,快去!”

  说完才飞身救人。

  救起二人后,太子妃已经晕厥过去,身边随侍的人忙作一团。濯莲一手撑着明鸾用内力为其驱寒,一边吩咐,“找个偏殿,带太子妃去更衣。再去请府中医者。”

  人走后,濯莲一边,一边低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她探过脉了,倒没受伤。

  以明鸾上黄阶的身手,救下太子妃是何等轻而易举的事。如何会弄到和太子妃一道落水。当时濯莲瞧见二人落水就知多是有异。

  明鸾说出了一个名字,“残因。”

  方才她已经揽住太子妃了,本欲飞身落地,一记暗鞭打来。

  在场都是贵胄女眷,即使如同陈锦云一般有些身手的,练武修习也不过是闲来点缀的一笔,根本还奈何不了明鸾这样的修习小成者。更甚,残因惯用的武器便是武器青峰榜上第十七名的怒神鞭。

  濯莲抬眼,与远处亭下的残因正好四目相对。

  残因嘴角上扬,宛若胜利者的姿态。上巳玉堂春暗杀不成,回头就晋阶到了中玄阶,已经让她如鲠在喉。虽然教训不到濯莲,鞭打鞭打她身边的人,暂且也可以出出气。

  “明鸾,是我一直想偏了。”濯莲收回视线,如是道,声音有些闷。

  她注意到太子妃欲将坠落,但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第一时间直接救人,而是让明鸾去救。她觉得东宫身份于她而言敏感,所以迟疑回避。若是换个皇子,她不会有此多想,仅仅是因为东宫,她才总是瞻前顾后慎之又慎。

  还有关于残因,她对残因大抵有几分了解,残因这个人心高气傲又手段阴狠,这一年里除了暗中想方设法欲取她性命,没和她正面对上过,她也一直默认着这种相处之道,对残因的各种暗杀手段隐而不发,而残因未曾收敛反而愈演愈烈。

  明鸾紧握住她的手,“姓白的。我全然信任你,所以你说什么,我不多想,去做就是。”她停下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换了一种追忆的神情,“在其位谋其政。这是你三年前告诉我的。放在你我身上都合适。或许我没多少见解,但换任何人在你的位置,都不会做的比你更好。”

  濯莲笑得有几分无奈,但开口语气又很愉悦,“你这话,我姑且当作夸奖吧,实属难得啊。你以后可以多夸夸。”

  明鸾万般不乐意,“要不是看你刚才样子不对,我会发好心夸你?”

  “是是是,看在你上黄阶还可怜落水的份上,我便不和你争论了 。”

  明鸾不说话了,想想她也觉得很没面子,心里暗暗决定,回去她真该闭关了。

  等燕王等人赶到时,就是这么个情景。燕王先是看向自家王妃,但后者眼下自知闯了祸,头低垂着。燕王无法,换个人,“濯莲大人,不知具体发生了何事?”

  似乎只要濯莲在场,她就是主导者。

  濯莲视线冷冷扫过来,话也是冷冷的,“殿下还是问其他人比较好。在场这么多双眼睛,都是看得清楚的。我担心自己开口有失公允,毕竟我与明鸾私交甚笃,但她眼下,不是很好。”

  燕王直接愣住,所有人,都因为濯莲不遮掩的冷意而愣神。

  这一年里,宗亲重臣,难免和濯莲大人打过交道。谁人不知,濯莲大人对人,特别是对几位皇子,都是守礼疏离,就跟隔了一层雾似的。好的,淡淡观之任之,不好的,淡淡听之任之。

  对着皇子毫不留情面,还是头一次。

  薛鸿彦道:“她的心境,变化很大啊。”

  流肆笑了,“是啊,终于放开束缚了。不过我觉得,这才是传闻中的那个令人好奇一见的帝宗濯莲。”

  燕王的这场寿宴可谓兴致开场潦草落幕,众人哪里还敢久留。

  后半天时候,燕王妃与慧如郡主斗嘴害太子妃落水一事,在京都传的沸沸扬扬。京都大大小小茶馆险些将此编传出个话本子来。

  至于为什么没有见义勇为的明鸾郡主,一是畏于濯莲大人的雷霆之怒,二是介于故事流传度的考量,坊间关于燕王妃与慧如郡主的争锋,都比较熟悉,再添后续,更容易接受。

  这件事闹得可谓是沸沸扬扬,惊动了皇帝皇后。陛下很是生气,将燕王和燕王妃狠狠斥责了一顿。

  皇后前去东宫探望太子妃。差太医诊断,太子妃近日忧心劳力,又落水受寒,需要好好修养调理,幸好救得及时,并无大碍。

  最后还有,太子因为此事,提前解了禁足。太子得知前因后果后,脱口而出道:“是明鸾而不是她?”

  很是不解。

  身边奴婢们更是不解。哪个她?

  但当时他身边除了随侍奴婢,再无旁人,似乎是自言自语之辞。

  濯莲还无从知道这些事,将明鸾送回明府后,与初晴回清晏居。

  濯莲问她,“你和聂赋,来往多久了?”

  初晴疑惑道:“聂赋?”

  她还是记不得人名。

  “就是今天,你和明月在树下一起说话的那个男子。”

  初晴这才明白她说的是谁,“今天第一次见。不对,上次也见过。”她比濯莲小半岁,但眼瞳格外多,如孩童的眼瞳一般。

  “在郊外那个好看的大院子里?”

  说的是玉堂春。

  初晴点头,“对!”

  “那上次有和他说过话吗?”

  初晴摇头。

  濯莲又问:“很少见你和人往来,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初晴转着眼眸思考,眼瞳大大的,宛若孩童的眼瞳,“他说话很有趣,很舒服,还有,让人很想去亲近。”说完想了想,问她,“白姐姐,怎么了吗?还是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濯莲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转了一个话题,道:“初阳过几日就回来了,他要是知道你和别人亲近,估计会不理你。”

  初晴闻言,立即反驳,“谁让白姐姐你不让我和他一起去办事?而且他走的时候也没有跟我说,生气就让他生气!”

  “他生气,你就不生气吗?”

  初晴低头,“最多,我和别人少说几句话嘛。”

  濯莲稍稍有几分安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