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尽管对方自称不是神明
枯树别开花2020-04-15 23:364,025

  突然,他像顿悟了一般。

  他来到一片神圣的区域,他迄今为止都未曾见过,这么神圣的地方。

  他的视野笼罩着一片温暖的、柔和的鹅黄色光芒,那光犹如穿过教堂的天井,轻飘飘地落在他的身上,却没有教堂给人的一种庄严与肃穆。此时他站在一块青灰色的石板上,四周漂浮着些许碎石。前方遥远的地方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存在,光芒太过温柔,他连眼睛都懒得睁开。

  尽管他清楚,他脚下这块基石是如此不可靠地悬浮在半空中,往下看去也一片虚无,但他内心很是平静,祥和,甚至出乎他本人意料。

  哪怕他这躯身体,是属于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子。

  他看起来有点胖,躯干也要比一般的孩子高一点,呈现出来的样子就是要比同龄人大上一圈。不是十分健康。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两只手掌张开又收拢,感觉有点僵硬,但好像不赖。

  正当他沉溺在这道光芒之中的时候,远处那个人影动了一下,随即说道:“看来我又失误了,你叫什么名字?”

  他张开口,却感觉自己似乎有两个名字,思来想去,他开口说:“周民泽。”

  两人的声音在这片光芒中传递,没有一点距离和回响。

  “周民泽先生……行吧,和你说个不幸的事情,你过劳死了。”

  “啊?”

  孩子愣在原地,脑海里涌现出一些莫名的信息。什么“甲方”、什么“改图”、什么“死线”等等之类的,眼前恍惚中看见一块发光的板子上面走马灯一般地闪过许许多多地或绚丽或朴素的图片。

  他想起来了,周民泽是一个二十八岁的年轻人,在某个设计院工作,从上大学二年级开始就拼命找一些关于设计或编程的伙计,为此牺牲了谈恋爱和休息的时间,睁眼闭眼都是甲方和老板一直在催他快点快点,似乎是永无止尽一般,他几乎都是伴着窗外鸟叫声开始响起才能趴在桌子上小息片刻。眼前最后的景象,似乎是尚未保存的某个方案。

  回想到这里,他感觉自己额头冒出冷汗,连忙问道:“那我最后那个单呢?做好了吗?”

  话刚刚出口,连他自己都有些讶异,好像这是自己的生活,又好像不是;会问出这种奇怪问题的自己也很奇怪。

  总之,有一种微妙的异样盘旋在他意识当中。

  “周民泽先生,你所谓的‘单’,在你倒下之后第一时间就被旁边桌子的同事接替了。”

  那人影越来越大,原来是飘过来了。

  而孩子并不能回想起来,隔壁桌子究竟姓甚名谁,长什么样子。

  人影很快来到他的面前,这时才看清楚,眼前这个一身白色长袍的人。

  看起来是个青年人,一个很自然的背头,那银灰色的头发看起来并不像可以去染的,脸上挂着微笑,但是一点都不亲和,反而像是嘲笑一样,让人火大。他打量了孩子一会儿,继续说:“按道理来说你不会先回忆起这个名字才对,临死之前居然还惦记老板给自己指派的任务,你应该也不是这种忠诚的人。”

  “你是谁?”孩子没好气地问。

  “我是【——】,啊,对了,就算我说了你也听不见吧。”他咧开嘴,像是笑了一样。“我是谁也无关紧要,反正你之后也用不着我的名字,但这好歹是我的失误;算了,给你一点能力,希望你之后活得好一点吧。”

  “你是神吗?”

  “不是。”

  青年人轻轻歪了头,过了一会儿,问:“你在意周民泽的父母之后过得怎么样吗?”

  孩子有点担心,怕听到什么坏消息,便悬着心,点了一下头。

  “过得挺好,周民泽死之前的遗产全部让二老拿去生活了;最后搬进一家养老院,也算是寿终正寝——不知你是否还记得,两位老人虽然不喜欢你,但生活也算是无欲无求,活得不错。这个结局于【周民泽】而言,你觉得如何?”

  “太好了。”孩子的心落了回去,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很快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问,“我不是过劳死的吗?你为什么说是你失误了?是你把我弄死的吗?”

  青年哈哈一笑:“要解释这个问题就要从现在你的身份说起了。其实吧,【周民泽】过劳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因为我这边有点问题,所以我决定把心存善念的灵魂引到别的地方去;你也是其中之一来着。”

  孩子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一脸不解。

  “这么说吧,周民泽死后投胎转世,本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由于我的失误,你的灵魂来到我这块地方;而且时间点非常不好,正好是你的灵魂即将融入新容器里面的时候才发生的时候;这也就是我刚才在问你关于你的名字时,你会回答‘周民泽’,而不是‘格雷塔利·萨德流士’的原因。”

  青年人话语刚落,一股更加鲜明的记忆便疯狂涌现出来:一片充斥着王权和魔法的辽阔大地,王国鼎立,上古魔王的封印蠢蠢欲动,各大种族开始联盟,世界各地渐渐出现不可预测的凶恶魔兽,漫长的和平开始瓦解,伟大的勇者即将横空出世,为不久便会降临的灾难做出正义的反击——

  一张张泛黄的羊皮纸装订在厚厚的书本上,坐在宽敞的阶梯教室里,魔法师长袍装扮的老师站在讲台中,传授着大陆上耳熟能详的千年战争历史。

  阳光明媚,柔和温暖,一如现在这般模样,慵懒地传过教室地花窗,投射在课本一个个字符上,而他百无聊赖,摇晃着指尖地小型魔杖,召唤出一根青绿色的藤蔓,无聊的内心便生出一丝快乐。

  这是【格雷塔利·萨德流士】的记忆。比起【周民泽】的记忆更加鲜明,更加深刻,也更加清晰。

  格徳是一名守望者学院的二年级学生,猛犸帝国的子民,萨德流士四世的五儿子,父亲阿莫·萨德流士侯爵是王国的南部行省的萨李斯领主,那是一片算不上富裕的土地,但是接近大海,与南地诸国隔海相望,据说组成那些国家的人民都长得奇形怪状,属于另外一个种族。

  这份记忆是如此清晰,以至于让周民泽的记忆一下子被冲淡了许多,似乎先前只是做了一场梦,而眼下的【格雷塔利·萨德流士】,才是真正的自己。

  他眼神有些恍惚,而对方则是笑了笑。

  “‘想要确认自身是否存在,不要找镜子,看自己的手。’这句话我是从漫画里面看来的,你感受一下。”

  孩子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张开,然后握成拳头。

  许久,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感觉……我明明是格徳,但却有着别人的……记忆?”

  “这就是轮回的一部分。人的灵魂在肉体死去之后,会重新降生到新的肉体中,关于前世的记忆便会被彻底抹除——当然,有的是方法恢复。你现在会回忆起来,是因为你游走在生死的边缘线上;而之所以处在这里,则是因为你的转生是由我亲手操作的,能明白吗?”

  青年像一个乐于为人解惑的好人一般,他索性坐下来,和孩子攀谈起来,

  “因为现在我这边面临一些可能我无法解决的问题,可能会波及到其他人;拉着你们和我一起死有点过意不去,所以就尽量让像你这样的人能够有第二次机会,在‘他们’来临之前,把你们送到我能送到的所有角落。”

  “我听不懂。”孩子耿直地嘟囔着。

  “宇宙的每个角落。宇宙有很多星球,每个星球都有固定的灵魂在星球内循环,我打破了这个循环,把地球的一部分灵魂引渡到其他星球去。”

  青年轻描淡写地说着一些天马行空地话语,“虽然这个说法听起来,我像个入侵者,但基本上我只会挑选那些发起哀歌的星球。茫茫星海,总会几千几万个遇到麻烦的星球,不是外来客入侵,就是星球内高级生物开始争夺资源,并不是什么罕见的剧情;而如果你本性未改,那应该也不会对那种情况坐视不管——或者你要坐视不管也行,可能会有一些勇者出现,解决掉那些麻烦事。”

  他像是很耐心一样的解释着,但孩子越听越糊涂,从青年嘴里吐出来的话语简直不是说给他听的。

  “等一下,这世界哪有这么多生命存在的星球?不是证实了宇宙里时没有其他生物的吗?”

  孩子半天就挤出这么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青年闻言,笑了笑,反问道:“那你是从哪里得知这个知识的?”

  “我是在书上……不对,是……是电、电视?,是水晶石吗?……电脑?”孩子思索着,陷入了混乱,脑海中不断地跳出各种【格雷】没有见过地新奇物件。他捂着头差点跌倒在地。

  叮——

  只听见一声清脆的指响。发热的大脑瞬间冷却下去。思绪也变得清晰,知识量分为【前世】和【今生】两种罗列出来,明白得就像直接写在他的眼前一样。

  “行了,你也别想那么多,反正之后你大概也用不着星界知识,你就在这辈子做一个还不错的人就好了。”

  青年抬起手,食指停在半空,随即书写起来,轨迹化成一道银白色的光,漂浮在孩子的眼前。

  孩子呼出一口长气,花了几秒钟,冷静下来。他抬起头,看见青年指尖的光芒逐渐盛大。

  “作为赔礼,我给你三个天赋;一,愿月光照亮你,星河浩瀚,心澄如镜;

  二,大地欣荣,万物向阳,生机盎然。”

  他的咒语不由分说地响起来,孩子只感觉到脊椎骨一颤,宛如一盆凉水从天灵盖上淋了下来,;忽而又连指尖都有一种温热生起,仿佛寒冬时一条毛毯裹上身子上。两种截然不同的体感突然眼前似乎出现不少稀奇古怪的文字,从悬浮着的青石板下方快速地向上涌去。

  “哇塞!这是什么!?”孩童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发起来,懒洋洋的光芒似乎不再能影响到他的情绪。

  青年大笑起来,似乎很喜欢孩子的这种天真。

  “然后,现在我赐予你第三个天赋;格雷塔利·萨德流士,我的朋友。”

  他那原本竖起食指的手彻底张开,握成拳头,指缝中渗出幽幽的紫光,像液体一样溢出拳头。

  “赐予你,”

  他的声音,变得低沉,厚重。

  像是急速沉入水底的沙。

  孩子的意识飘忽起来,宛如纸张被狂风卷起。

  周围的景色骤变,温和的光消失殆尽,青石板已经是数百米外遥远;那青年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只剩下他的声音,萦绕在孩子的耳边。

  “赐予你,碧落黄泉。”

  “祝福你——永远用不到这一天赋。”

  话音刚落,眼前的一切都暗了下去。

  他睁开双眼,惊坐起来,发现自己已是一身冷汗。

  在彻底看不见景物之后,耳边猛地响起喧嚣,一声枭唳冲天而起,凉意席卷上双臂。隐约有猫头鹰在窗外远处的地方鸣叫,声音伴随着夏末的清爽递到手边。身下是一种柔软的触感,和钻进鼻子里面的味道告诉他,这里是医务室。

  现在的他,确实感受到了名为【格雷塔利】的身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逡巡者吟游集:异界冒险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逡巡者吟游集:异界冒险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