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灰头土脸离开学院02
枯树别开花2020-04-21 23:554,359

  直到现在,格雷都没有想起自己当时骂的是什么。前两天对这位未婚妻还抱着强烈的对抗意识,现在好像也没那么嫉妒了,就像是旁人的事情一样,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心理波动——但这也改变不了他当众侮辱贵族的罪迹。

  该怎么道歉呢?格雷觉得对方想要的自己都能做到,当众骂回来也好,给钱或者给别的好东西也可以,哪怕是给她磕个头也行,毕竟是自己做错事情,希望对方可以惩罚自己,然后从此互不相欠。

  没错,不是出于愧疚,而是不想拖欠。

  十岁左右的小孩,应该买几件好衣服就好了吧。自己现在已经脱离了贵族,没有经济来源,估计只能去找一些炼金工房做学徒,或者去冒险者工会找点任务。总归是有办法偿还的。

  心里想着这些算盘,他的步伐沉着笃定,不慌不忙。

  出了医务室,只需要走几步,就能到升降梯,从这里直接下到一楼,穿过一楼的大厅,走过学楼外的学院大广场,那里学院的象征——远眺者喷泉。

  守望者学院,囊括了两百名贵族子弟,和一万三千名来自王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天赋异禀之人。他们最后的去处,无非就是各大王国的军处和政厅,和流入市井中的某些势力。而无论什么归宿,只要还和魔法有所牵连,就必定需要了解清楚这错综复杂的社交界。学院是这种现象的一个缩影。想要学到知识以外的东西,必然是要主动去狩猎这些与自身未来紧密相关的情报。

  因此,他们会尽可能地站在任何情报发生的现场。

  ——简而言之,就是看热闹。

  一楼挤满了学生,从升降梯的出口那里让出一条路。格雷像个英雄似的踏过地毯,在众人的瞩目中,走到学楼大厅的中央。

  大厅中央,学生们围成一个大圈,两个人影伫立期中,看见格雷走来,便摆出很了不起的姿势。

  身后窃窃私语愈演愈烈,如同一股又一股的海浪拍着他,把他往那两人推。

  其中一人,之前已经见过——一顶金黄色的短发,帅气俊朗的脸庞,碧绿色的眼睛,一身与学校制服略有不同的礼装表达了对方身份的特殊。

  他身边的那个人向前一步,朗声道:“站在你面前的,是猛犸王国的勇者眷属;勇者之剑的继承者;护国三大神兽圣祭祀;猛犸教会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红衣主教;勇者·嘉单。”

  他叫做嘉单,是王国勇者的第三代子孙,也是守望者学院现任院长的亲孙子;今年十五岁,拥有全学院最优秀的魔法天赋,也是全国魔法竞赛的首席魔导士,王国最受瞩目的新生代。威风凛凛的一个少年,站在格雷面前。他的眼神,冷静、凌厉。

  在他做介绍的那一刻,那容纳了数千名学生的大厅快速沉静下去,鸦雀无声。

  嘉单双手交叉于胸前,道:“我为我昨天对你做的事情道歉。”

  话音刚落,那跟班大喝了一句“好!”顷刻间,雷鸣般的掌声与喝彩声从学院大厅中响起,经久不息。这些喝彩的人,都在为这位少年的能屈能伸欢呼。

  可不是吗?如果未来这个嘉单真的成为了勇者之剑的主人,继承了勇者的权位,那这片王国中,连教皇都要给要称他一声“大人”;这样的人在最为心高气傲的年纪,居然对一个堕为平民的恶劣前贵族道歉——而这等胸怀,身居高位,对全国人民都是大有脾益。若是能与这位英雄少年站在同一线上,那该是何等的尊贵,何等的荣耀。

  嘉单面无表情地接受这一切,云淡风轻,然后缓缓抬起手,如同施展了一个寂静术,那掌声和喧嚣立刻消失,说是之前排练了半个月格雷都信。

  “我接受了,你们让开吧。”格雷并不像多做交流,只是很简单地点了点头。

  跟班神色变得难看起来,仿佛格雷这种反应时对嘉单地大不敬。他立马踏前一步伸手一把抓住格雷的衣领子,他的身材比格雷魁梧,一下子就把他提了起来。

  “你!”

  格雷正眼都不瞧一下这跟班,脸转向嘉单,看着他。

  嘉单清一下嗓子,那跟班即刻松手,神色慌张地退下。

  “……你天赋异禀,这个从你全年级成绩排名位列前十就能看出来,假以时日,你肯定能成为一方枭雄”他顿了顿,继续说,“但你秉性凶狠,好持强凌弱;失去了学院的教导,很难想象你之后会走上什么歪路;此时不杀你,后患无穷。而我,是勇者后人!理应为王国减少未来的风险,避免损失——因此我会以勇者之名,取消王国与你的联系,包括和伯爵家千金的婚约!”

  他的声音越说越大,貌似在宣扬着自己的立场是如此正义。仔细想想,大概是为了说给门口的美少女听的。隐隐约约好像可以听见人群中有一些按捺不住的尖叫声,或许是传说中的勇者的粉丝团。

  虽然之前和海伦说坚持不决定婚约,但当时双方的地位有差别,格雷可以跟她打哈哈;现在是勇者眷族的人发话,这也就婚约就保不了了。

  格雷整理了一下衣领:“知道了。”

  原来温馨的学院,知识的摇篮,此刻连一草一木都让格雷心烦意乱。他连一秒钟都不想接着待下去。

  这句话像是石子掉进平静的湖里,在人群中泛起涟漪,窃窃私语一下自蔓延开去,格雷可以清楚地听见那些人在骂他。

  “他脑子昨天是不是被打坏了?嘉单大人这么说他,他就这点反应?”

  “可能是想给自己留点面子吧,嘿嘿,看着都觉得可怜。”

  “嘉单大人都说了,这个人是恶,指不定本来就是喜欢被人这么说的。”

  “没想到是个小屁孩,才二年级,嘉单大人真是高瞻远瞩。”

  “———”

  格雷充耳不闻,他背向大厅,迈出学楼。

  烈日当空,此时正是正午。

  格雷刚迈出去,身后便感受到一股炽热,紧接着烈焰萦绕而上,一个火球不偏不倚地砸在他的后背上。他往前面踉跄了好几步,还没站稳,又有几个魔法打了过来,把他拍倒在地。

  身后的大厅发出哄堂的大笑声,有人甚至还发出了“一路好走”的祝福语。

  “走就走了,怎么还行这么大的礼啊?”

  “滚出去,滚出王国吧!”

  “主啊,驱散这坨罪恶吧,哈哈哈哈。”

  “没了爵位算什么东西,还敢这么嚣张?早早打死的好!”

  他回过头,嘉单和他的随从已经不见了,留下那一堆人看着他,满脸笑容。也许在他们眼里,自己正干着正义的勾当。

  忍住,忍住。

  笑声刺穿他的后背,比这些魔法更痛。

  忍住。

  前面还有个女的,只要那个女的开口,说完,这就算行了!

  他可以尽可能地远离这个让他窝火的地方,远离这个姓氏,到精灵的森林,远古的遗迹,或者是前生今世都不曾踏足的冰原或沙漠,去到国家的尽头,看看那片神王都无法驯服的无尽之海。

  无垠的草原,大海,璀璨的星河,天幕闪闪发光。

  啊,只要忍住这一次就够了!

  他低音着,捂着胸口,食指画印 :“庇护我吧,海之女神啊。”

  几个模糊到近乎透明的六边形,浮现在格雷的背上。魔法靠近那几个六边形上,发出一声闷响,消失在空气中。

  他伸出一只手,搭在喷泉旁边的椅子上爬了起来。另一只手在胸前。抬起头,看见海伦站在自己不远的地方,眼神流露出些许疑惑,手里有个准备就绪的魔法阵,看来如果刚才格雷不自卫的话,海伦就要动手了。

  在海伦身后,有两个女仆撑着伞,护着一个女孩慢慢走过来。法阵散发着清凉,看来是冰寒术。两位女仆垂着头,小的时候大概见过一面,但印象不深。

  而她,并没有穿很华丽的衣裙,只是很普通的院服,双手握着一柄银灰色的手杖,点着轻飘飘的优雅步伐;那双浅蓝色的眼睛像是象征皇家的冰玫瑰。湛蓝的星丝河缓缓淌过,河边的阿图帕教堂正演奏着悠扬的音乐,在月光中沐浴、跳跃、舞动。

  卢娜·班尼特。

  格雷保留着上一世的记忆和阅历,还有那位陌生且装模做样的青年给的天赋。在见到这位十岁的小姑娘时,也不由得被她的美丽所触动。

  那张脸,像极了人们对美丽女神的描绘。典雅,端庄,华丽且细水流长的温柔。

  格雷的心跳差点在和她对上视线的一瞬间停了下来。就在对方抬眸的那一瞬间,什么愤怒怨恨,都飞到天边去了。

  讨这可人儿欢心还来不及,怎么舍得给她脸色?

  啊,难怪这个嘉单会对她如此上心。

  卢娜微微鞠躬,轻轻捻起裙角,道:“午安,阁下。”

  格雷回过神,干着嗓子,道:“我看起来像午安的样子?”

  他强撑起身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这只是礼貌性用语而已。”卢娜说着,手轻轻一抬,身侧的女仆便立即来到格雷身边,搀扶着他。

  那女仆的手臂十分冰凉,格雷的胳膊在挎上去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回过头问:“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看了看他,只是颔首,待格雷站稳之后退到卢娜身边。

  “这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卢娜瞥了一眼大厅的人们,接着视线落在格雷的身上。看起来像是在说那些落井下石的人,实际上在暗示某个人刚才的举动。

  格雷活动了一下肩膀,若无其事,说:“说起来,我之前确实对你态度不好,现在我想要道歉,能请你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吗?”

  卢娜看着格雷,过了一会儿,说:“你现在已经不是贵族了,没有金钱,也没有权力,你拿什么赎?”

  “什么都可以,但根据难度,时间最好可以宽裕一些。”

  “什么都可以?”

  “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也别管我怎么做到,你说就是。”

  像极了一个愚蠢的求爱宣言,而格雷只是想赶紧结束这一切。只要她开口,说完,从此以后,天高海阔,有的是地方让格雷重新开始。

  光是想一想,就对以后的生活有无限的向往。

  为此,他可以按捺住所有的憋屈。

  她沉思片刻,看着格雷,说道:“如今这番局面并非我所愿;阁下今年十一,而我十岁。倘若五年后再面对这般情形,不知能否有更成熟一些的结局?”

  “不能。”

  格雷不假思索,像是一直在等待一个回答这个问题的机会。

  对方却是微微一笑,道:“海伦说你变得有些不一样,我还以为是开玩笑。”随即,她又收起笑容,“那么,既然阁下以提出这般要求,如果不答应,那就显得身为贵族的我也应赋予你合适的回应:

  我接受你的歉意,但绝不会对一个平民提出所谓的要求。

  你走吧,我没有什么话要对平民说。”

  言毕,不看格雷反应。她就向前走去。

  两位女仆跟在她身后,与格雷擦肩而过,走向学院楼。

  海伦在两人之间迟疑了一会,她大概是没想到自家的大小姐如此决绝,且不留言面。

  大小姐是天赋异禀的魔法师,血统纯正的贵族,班尼特复兴的希望,是王国最受瞩目的新生代之一。从小收到的教育比肩王族,礼仪更是毋庸赘言,小小年纪,便八面玲珑,张弛有度。见过大小姐的人,都对她这种滴水不漏的尊贵肃然起敬。

  她断不可能会说出这种不留颜面的话。

  海伦看向格雷,踌躇片刻,终究还是跟上了卢娜班尼特的步伐。留下格雷站在原地,背对着整座守望者学院。

  没有人知道,那天,那个有些胖的小孩子是什么时候离开学院的。没有人在意——或者说,没有谁会特地去留意这样一个狼狈的人。

  4051年10月7日,中午1点。以勇者之名,搁置萨李斯行省领主萨德流士侯爵家族与班尼特伯爵家族之间的联姻协议,驱逐格雷塔利·萨德流士,剥夺贵族身份,终身为平民。一百年内不得升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逡巡者吟游集:异界冒险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逡巡者吟游集:异界冒险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