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道格拉斯小镇2
枯树别开花2020-04-30 09:573,275

  “随便随便,记得弄回来。”

  蔷薇学姐似乎被这些行李所累,但却没有使用魔法,让自己坐的舒坦一些,很是奇怪。

  格雷对少女微微鞠躬,道:“能麻烦您先下来吗?”

  “可、可以,当然可以!”少女忙不迭地动了起来,往车厢外迈了一步;却没想到这一急,裙襟被行李箱挂住,发出一声惊呼,上身倾倒,一头栽下车厢。

  格雷连忙上前扶住,一手护住她的腰身,迎面扑进她水蓝色的长发中,一股犹如遁入清水池的爽朗体香令他差点失神;感觉少女虽然穿得很是厚实,但身子骨却轻小得夸张,几乎没有什么重量——而且很香。

  她的脸近在咫尺,五官是相当端正的模样,很养眼,但容易过眼就忘记;只是有一点,足以在所有见过她的人的脑海中烙下印记,那就是她的额头。

  被蓬松的刘海遮住,此时因跌倒而露出来的一个暗红色的花朵状的印记。

  她真好看。

  格雷手上的动作却不敢迟缓, 他将少女放下,后撤一步,慢慢回味。他上辈子都没碰过女人,这对他来说冲击力有点大。

  少女惊魂未定,双脚着地后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撞到车厢才站定,小脸通红,捻着衣角,局促地低着头。小声呢喃道:“对,对不起——不对,是谢谢你。”

  格雷清了一下嗓子,抬起手,手指在半空中点了三下,留下三盏浮空的游火,然后打一个指响,游火飘向车厢的两边车壁和车篷,很快就钻进木头材质的缝隙去,消失在两人眼前。不消片刻,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前面的车夫跳下来,先前悠哉的表情烟消云散,嘴角的稻草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慌张:“小子你干什么呢?这马车可是枫木和哗蛇皮,你晓得这多少钱——不对,这可是学院的资产,你怎么就……”

  少女刚听见声响就抬起头偷瞄,但很快就全神贯注地盯着车厢,仿佛发现了猎物的猫咪,仔细打量着格雷的魔法,一点都看不到刚才的羞涩。她打断车夫,用很正经甚至有些严肃的语气回应道:“这是中级空间拓展术,以法术标记的非生命体所构建的空间为基准,和另一个空间连接起来;和基础空间拓展术相比较起来,区别在于中级空间拓展术不会改变物体的形状。所以请放心,车厢不会有事。”

  车夫目瞪口呆,端详半晌,缓缓把嘴巴闭上,喉结跳了一下。目光移到格雷身上,道:“虽然我不是这里毕业的,但我好歹也混了三年了;我说,这学院不是四年级才开始教授中级魔法的吗?而且空间拓展术是冰海公爵的秘术,你看着也不像什么贵族啊。”

  “空间拓展术才不是一个家族的秘术,”少女看着车厢,像是在自言自语,“只不过研究起来需要消耗很多魔兽结晶。公爵家丰厚的资源,能让他们不计成本地专研这项魔法系,所以成就也比寻常魔法行会强上一成,但这并不代表这就是他们的秘术;不过,确实,这可从刚才施展魔法的手段来看,这绝对不是个自学者的水平。”

  她说着,眼神转到格雷身上。那一瞬间,她的眼神犹如鹰一般锐利;但四目相对时她又慌了,头低了下去,小脸迅速涨得通红,脸耳根都像玫瑰似的。

  前后转变极具戏剧性,令人忍俊不禁。

  他扬了扬手里的魔法概论,老实说:“我从这本书上面学的。”

  车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而少女偷偷抬起头,看了一眼,又把眼神闪烁到别的地方。

  枫木的动静渐渐平息下去。单从外部观察,车厢没什么变化,而原本挤压着的行李箱却松散起来,甚至有些摇摇晃晃,像是融进了车厢的木板上。

  少女迟疑了好一会,怯生生地问:“我可以上去了吗?”

  格雷是第一次这样施展这样的魔法,但奇异的是,他相当自信,隐约有种这类魔法已经用过几百次了的感觉,他收起魔法书,点点头:“当然可以。”

  车夫挠了挠头,一脸不情不愿,随口问一句:“那你去哪?”

  “我打算去斯区。”格雷想了一下,补了一句,“去拜见我的一位亲戚。”

  “那……我送你到守望镇,到那边你自己应该可以找个传送阵或者快马吧?”

  猛犸帝国一共有八个传送阵,分布在相对而言较为重要的地点。象征着猛犸帝国最高水准的教育水平和未来栋梁,自然是要在附近设置一个传送阵——总不能在学院举办知识竞赛的时候让贵族大人千里迢迢舟车劳顿,万一累坏了可如何使得。

  只是,沦为平民的格雷,想使用传送阵,恐怕没那么容易。只能选择骑马了。

  “那就有劳了。”格雷拱拱手,但突然想起来,这个世界应该不是用这种动作表示感谢的。

  果然,对方投来疑惑的目光,但是没有多问,扭头就走。

  少女已经自己登上车厢,张望了一会,轻声惊呼,眼神里写满新奇,嘴角上扬,像一个刚接触水晶球的孩子。

  格雷跟在她后边爬了上去。掀开门帘后,突然换上别的香味,声音也截然不同。

  车帘的位置正好是房间的门,里头空无一人,入口就是黄金魔熊的绒毛地毯;头顶是四米多高的天花,上面刻着治愈的魔法阵浮雕,还有一些关于神与勇者的诗歌,右边立着数面玫瑰玻璃,绣着教会诸多圣人绘画的燕文纱窗帘拉上一半,掩去当头艳阳,让整个房间通透明亮,有阳光的温度,却不至于刺眼和灼热。

  光亮延伸到左手边有一个柜台,柜台后面摆放着华贵的椅子,但是,只是简单地放着一本写了一半的书,上边仔细登记了数天以来在这间房间待过的人们,格雷扫了一眼,上面写的都是些不入流的贵族。倒数第二个是【萨德流士】,最下面是一个叫做【佛罗尔】。

  这就是守望学院的贵族医务室,是格雷刚才待过的地方。

  少女站在门口,愣了一下神,轻轻发出一声惊叹。察觉到格雷也进来之后,有些局促地站在原地。行李堆在门前,有一个半格雷那么高,大约十个箱子,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贵族小姐出门,大概都是礼服或者装饰物吧。

  说起来,少女虽说就读于这所贵族学院,从外表看起来也该是名门出身,但她身上却没有一丝贵族颐指气使的气息——她在评论格雷的魔法时神情语气都很严肃,但对人时显得怯懦。搞不好是个学术派。

  果不其然,她回过头,对格雷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这里应该是劳伦斯学堡的顶楼,走廊最西处的医务室。我以前来过这个地方。按照魔法概论三里面所描述的中级空间拓展术,是使用咒语三段咏唱,召唤三道魔法术式,和目标物质同调,再进一步从魔法术式中的魔力拟造出物质的复制品,从而构造出更进一步的空间体量;而这一切魔法活动将发生在魔法虚空间——即一旦魔法咏唱成功,目标物质的形态必定不会变化,而内部空间会根据魔法师的魔力而在原先的三倍到六倍中变动。从这概念上来说,中级空间拓展术是最多是改变车厢内部大小,是不可能把里面彻底替换成一个新的空间的。在我看来你这个已经不是魔法概论上所描述的级别了,是更加高阶的魔法。”

  格雷听完,觉得这个人如果去参加知识竞赛,必定能获得一定的名次。《魔法概论Ⅲ》是四年级的书,她才三年级就已经对最后一章的中级空间拓展术这么了解,说明她的记忆力很好,魔法知识的素养也高,是一个很好的魔法师。面对这样的人,最好的沟通就是正经说话。

  “确实,”格雷抬起手往左边一摆,示意她落座,“但《魔法概论Ⅲ》的作者是主教圣·福皮,所有神会编撰的魔法书都只会记载一种魔法使用方式。在帝国南方,有一些不一样的手法,效果自然略有不同。”

  “你管这个叫略有不同?”她有点错愕,随即莞尔一笑,找到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把手杖放在桌子上,又抬头看看这间房子,问道,“这个房间没有车子摇晃的感觉,真的不是把房子给替换了吗?”

  “魔法概论可是面向平民的书本,那种高阶魔法是不可能放出来的,也不是我们这个年龄层就能接触的魔法。”格雷根据自己的认知,回答道。

  “你们贵族想要获得这种魔法相关的书籍,不是很简单吗?”

  “我不是贵族。”格雷想了想,问道,“听你这么说,你也不是贵族吧。”

  少女低下头,像是在犹豫,又像在琢磨:“我……到底算不算贵族呢?”

  她确实没有贵族的盛气凌人,但很有气质,大概是在学院氛围熏陶了三年的结果。说话轻声细语,举止也优雅温和,颇有大小姐的风范。

  如此吞吐,或许有自己的难处。

  这个话题牵出她的苦涩,少女突然默不作声,低头交叉着手。格雷轻轻咳了一声,又问一句:“我叫格雷,接下来要到斯区,你叫什么名字?”

  “苏德贝尔。只是苏德贝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逡巡者吟游集:异界冒险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逡巡者吟游集:异界冒险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