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斗
赢来公主2020-04-16 00:163,396

  银宁听完可什么都吃不下来,饭菜拿起来就往下砸来泄气。气孜幻太目中无人,也气银枝居然维护他,没有在天君天后面前道出所有真相。他瞪视了银枝一眼,哑口无言。

  “以后你别来送饭菜了吧,我那么维护你,你心里却半点没有我。我看见你就心烦,你别来省得我烦。”银宁气愤道。

  “哥哥,你明明知道他是我的心上人,怎么可以动手呢?”银枝责怪说,有些郁闷地咬了一下嘴唇。

  “心上人又怎么样,任何人谁敢欺负你,我就和他拼了。”银宁气呼呼说道,这番话让银枝深深感动,银枝让门外的守卫来开门,进去收拾已摔碎的碗筷和掉地的饭菜,准备明天再送来,因为她哥哥口味还挺挑剔的,对牢里的伙食肯定不会满意的。

  菱琪服下仙丹后,睡了三天三夜后才醒过来。迷迷糊糊间第一眼就看见坐在自己身旁的爷爷,她摇了摇头让自己头脑清醒点,然后坐直身子,自己已经睡在再熟悉不过的茅草屋里了。

  “爷爷,我没事了吗?”菱琪问道,惊觉得宛如身在梦境中一样,她咬了咬自己手的背部,果然会疼的,那就证明不是梦了,再揉了揉眼。

  “没事了没事了。”土地爷笑得嘴上的胡子一颤一颤的,“仙丹见效真慢,这三天可真漫长啊。”

  “那个害我差点魂飞魄散的是谁啊?那个人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妖怪又不是个个都是坏的,怎么可以全部都认定是坏的然后就杀掉呢?”菱琪嗔怪问道,说完跳下床,往自己全身上上下下看着,还好完好无缺,她那晚还怕自己会跟着其他妖精一同丧命呢,心里又对着那夜里其他丧命的妖精感到怜悯之意。

  “那个啊,是九重天上的太子殿下孜幻,五百年前下凡历劫,在这个清蓝镇小住有五十年,之后回天界就一直心系着这里,不断地为这个地方斩妖除魔,保卫正道。”

  而孜幻此时正在微观清蓝镇,这两天清蓝镇上极不安宁,出现了很多披着人皮的妖怪,许多人类在睡眠中被妖怪剥皮喝血,妖怪又继续披着剥来的人皮在人类中享乐或者坑害其他人,手段恶劣。

  土地爷一直留意这些妖怪的动向,人数越来越多,以他一人之力肯定难以抗衡。只能上奏天庭,让天庭出兵镇压这批妖怪,孜幻则向天君请命以一人之力对付这群残忍的妖怪。

  孜幻心里想着是时候差不多对清蓝镇的妖怪动手了,微观得有些累了,忽然想起了那个最特别的狼妖菱琪,不知道她是否伤好了吗,所以顺便微观到山上的竹屋里来,这微观精细到连他们的对话都能听见,天庭是禁止对凡间使用这么精细的法术,孜幻是偷偷使用的。

  这时候茜茜从窗外飞进来,拍着翅膀急促地道:“主人,向东五十里外的清蓝市中心繁华地带的一个青楼里的女子都是妖怪,全部在夜间就吸干进青楼的男子的血,剥掉他们的皮给其他将近修炼成形的妖怪,得了皮的妖怪自然都甘愿受差遣。”

  “可恶,我要去蹲点守候着,随时随地斩妖除魔,一个都不留。”菱琪正气浩然地说道,手里抓起一把剑就冲出屋外。

  “可是我们都是妖啊,你真要杀他们吗?再说了我们势单力薄,不一定能斗得过他们啊。”茜茜在菱琪头顶上跟着飞,忐忑不安地说着。

  “那就尽量不和他们斗,把客人们赶走就行,然后逃跑。”菱琪努力地回忆着那个地点附近的建筑物,道:“那个青楼对面好像是茶楼,不然我们去茶楼喝茶听说书吧,然后观察青楼的动静,如果有妖怪出来害人,我们就立即杀过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在菱琪后边跟着跑的土地爷一直在旁边静默地听他们的对话,面色沉静,淡定说:“菱琪,你大伤初愈,你要小心应付,听说这些妖怪还挺厉害的,我也跟着你一起去吧,尽我的绵薄之力帮你除妖。”

  因为考虑到闯入青楼,所以菱琪只能女扮男装去茶楼听书了。衣服还是茜茜从附近人家里用法术偷来的,刚好合穿,像量身定做似的。

  茶楼上菱琪选择了靠窗的座位,能看见楼下的风景,只见隔壁的青楼女子穿着轻纱在大马路上招揽客人,这些个个都是动物死后的魂魄修炼而成的妖怪,以前清蓝镇上也有妖怪,但从不会统一一个地点出现这么多妖怪,到底是什么人助长这些魂魄不进入畜道继续轮回,而成了妖怪,菱琪有很多不解。

  土地爷爷本来是想过来的,后来还是想去天庭搬救兵之后再过来,所以会迟点来茶楼。

  那说书的先生在昂扬顿挫地说着故事,众人们听着听着就鼓掌了。而菱琪根本没有听人说书的心情,更没有留意不远处镇定自如坐在凡人中间的孜幻上仙,他也准备在今晚对那群妖怪采取行动了。而茜茜在窗边一直盯着对面青楼的动静。

  “啊啊啊啊啊”青楼突然爆发出一阵尖叫声,菱琪急速反应过来,意识到有客人遭到袭击,握紧手中的剑,她连忙跳下窗外,冲进青楼。

  一个衣冠不整的男子从楼上冲下楼来,一脸恐惧不安,面色发青:“有妖怪要杀我,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菱琪见二楼围栏边的妓女围聚在一起,她们举着帕子,动作妖娆,轻声漫语道:“妖怪,哼,哪里的妖怪,这男的十之八九是疯了吧。”

  菱琪上前两步,背对着那个嫖客,高声对妓女们说道:“他才不是妖怪,你们才是妖怪的。”冷不防背后跌坐在地面上的男人突然站起身来,面露凶相,手里冒出一把匕首,朝她后背刺了下去。

  关键时刻一把扇子飞了过来,打掉了匕首在地。菱琪这才反应过来,是这把扇子救了她。抛出这把仙扇居然是那夜那个差点害得她魂飞魄散的孜幻上仙,依旧仙姿卓越,道骨仙风,眉间是波澜不惊的神色。

  孜幻举起手来,扇子又飞回他的掌心里,淡然道:“幸好我的扇子救了你,那把浮浦短刀是妖怪锻制的至毒的匕首,若是被伤到了,恐怕聚魂丹都救不了你。你还是修为浅了些,连他是妖怪都看不出来,你还是一边看戏就行了。”又手执扇子,轻轻一摇,对着那个男人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茶楼有人要偷袭你们呢?”

  “倩倩在茶楼喝茶听书的时候恰好就坐在那狼女身边,偷听了和那只蝴蝶的对话就回来和我说了,只是我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男的说完,肤色开始变绿,体型开始膨胀,耳朵变尖,还有条尾巴在身后出现,“那我就不藏着掖着,这身衣服真不舒服,还是别穿了吧,你们受死吧。”

  孜幻开始和那个男妖怪开始决斗起来,楼上的妓女也开始现出真面目,变成体型扩大的猫狗蛇兔子狐狸,她们见斗不过孜幻,就攻击菱琪。

  青楼里的男人们见到一堆妖怪显出原形,个个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出去。

  土地老爷刚好赶过来了,挥着拐杖打跑妖怪来保护菱琪。茜茜也变回大兔子,什么妖怪要靠近菱琪,她就拼命地又咬又踢的。

  不一会儿,男妖怪就输了。孜幻把扇子上的长针对准在他脖子上,问他到底是谁帮他们脱离轮回道而助他们修炼成妖的。这妖怪浑身颤抖着,却是硬气说道:“是谁我不会说的,你杀了我吧,的确有人在传授我们如何脱离轮回和报复人类。但是是什么人就别想我会说出来。”

  其他妖女们变回的猫狗们纷纷做出下跪求饶的样子来,都发出人声来,道:“这位神仙饶了我们吧。”

  孜幻沉静问道:“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指引你们报复人类。”

  妖女们面面相觑,有些欲言又止,道:“是的,不过那不是妖女,那是一个已成魔的女人在教我们。”又说道:“但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人,只知道她法力高强,怨恨人类而已。”

  “我知道那是什么人,但是你休想我会告诉你。”男妖怪恶狠狠地看向孜幻,语气依然强硬着,一点都不怕孜幻。

  “就算你不说,凭我自己迟早也能查出背后主谋。”孜幻语气平淡,依旧没有任何感情的波澜,甚至面无表情的。

  孜幻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金黄色的葫芦,准备要这些妖女的魂魄收进葫芦里。

  “求求这位神仙放过我们吧,我们不想再被人类吃掉了。”妖女们纷纷求饶。原来这些妖怪都是生前被人吃掉的动物化成的,那么那个指导他们报复的魔女可能也是有类似遭遇了。孜幻想道。

  “你们会重新进入畜道,但是这次会安排你们是出生在野外的动物,免得又被人端上餐桌,这些都是因果循环报应,我只能帮到这里了。”孜幻道。

  --------------------------------------------------------------------------------

  作家的话

  --------------------------------------------------------------------------------

  --------------------------------------------------------------------------------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紫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紫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