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追杀血木
大橘为粽2020-04-21 09:562,729

  冷兄跟我来,李天伤没有停留,而是往一个方向飞去,搞什么鬼?,冷子清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跟了上去。

  而在几里地外,血木正在攻击着那将挡在他身前的白色屏障,呼呼,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血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无论他怎么攻击,面前这白色屏障都不为所动,那老家伙的杀阵消失了,是那小子被杀了吗,咻咻,天空中出现两道身影,冷子清!还有你这小子,你们居然没死!?,血木转身看着天空上那两道人影,兄台好手段,原来那一道剑气就是为了防止血木逃离此地,冷子清夸道。

  将他留下吧,李天伤看着冷子清说道,行,这个人情冷某记下了,冷子清也不废话,提剑向血木杀了过去,冷子清你真觉得你有把握能杀得了我?,血木见状取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两颗小药丸吞下,刚刚他攻击白色屏障已经消耗太多真气了,若不服用禁药他自知不是冷子清的对手,肉眼可见血木的身体增大了一些,而且身体还散发着红色的雾气,血屠功法-血炼!,血木大吼,禁药和禁技功法加身,提着大刀砍向冷子清,在接触到血木大刀的一瞬间,冷子清的长剑颤抖不已,双手传来麻痹感,好大的力气!,冷子清后退拉开距离,双手仍在不手控制的颤抖着,但血木并没有让他缓气的打算,已经来到他面前双手握着大刀又砍了下来,冷子清知道躲不开只能将剑横在自己面前强行挡下这一击,奈何血木力量太强,他根本防不住,大刀距离他面前只有两三厘米,长剑挡在胸前,被血木逼得一步一步往后退,忽然血木收起了大刀,跳起身来一个回旋踢踢中了冷子清的腹部,噗,冷子清往后倒飞了出去,连续撞断了几棵树后倒在了地下。

  什么禁药竟如此变态!,冷子清将长剑插到地下,借力勉强让自己站了起来,那个血屠功法血炼他知道,那是他们血屠宗的独有秘法,虽然也是加强自身但并不能做到现在这种程度,李天伤在天上看着并没有出手的打算,而那边的血木拖着大刀往冷子清的方向冲了过去,冷子清将食指和中指在剑身上一划,剑身上覆盖着薄薄的冰层,而他本人也有一层薄冰覆盖着,冷子清也冲向血木,他奔跑过的地方可以看到地面上结了一层冰,两人交战在一起,砰砰砰,但这次冷子清的状况明显要比前一次要好得多,两人每次碰撞在一次,冷子清身上的冰层便会碎开,但很快则又会恢复过来,在第一波碰撞的时候,这小子明显承受不住血木的攻击,甚至出现握不住剑柄的情况,而现在为自己加持冰铠来缓解血木力道带来的冲击吗,不错不错,李天伤在空中看得津津有味。

  反观血木,几次碰撞下来,双手和身体都已经出现了寒霜,结!,冷子清喊了一声,血木身上的寒霜便结成了冰块,将他的双脚和双手都冻结起来,冷子清见状当然不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手中长剑刺向血木胸膛,就在接触到血木皮肤的一刹那,血木怒吼一声,将身上的冰块震碎,冷子清也被震飞了出去,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个跟斗,落到他刚才奔跑过来时使得地面结冰的地上背对着身后任由自己滑了回去,去!,冷子清将长剑仍向血木,正当血木正想躲开的时候,突然双眼一黑,呕出了一口黑色的鲜血,冷子清扔出的长剑也成功的穿过了他的腹部,呃阿!!血木看着自己的腹部满脸愤怒与不甘,他愤怒的是当时交给他禁药的人跟他说这禁药可维持半个时辰,并且没有任何副作用,那个人居然是他的师兄,而不甘的是自己在白色屏障上消耗的真气太多了,为什么?为什么?,血木慢慢的往身后倒了下去,其实刚开那一剑他可以轻松躲开,可当他想移动的时候全身肌肉突然绷直,让他站在原地无法动弹,怎么回事?,冷子清停下步伐,将插在血木腹部处的长剑召回,他死了,在天空上的李天伤突然说了一句,搞什么?,那一剑只是我随手而出,他应该躲开或者拦截下来才对阿,是禁药,可以说杀死他的人并不是你,而是这禁药,他的五脏六腑都已经腐烂了,李天伤解释道。

  禁药?,我看他也不想是要跟我同归于尽的样子阿,冷子清迷茫道,他不知道这禁药的副作用,否则断然不会服用,这禁药虽然能短时间内提升实力,但对自身的伤害无疑更大,无论你今天跟他的决斗如何他都是必死的结局,如果他只是运用了那血屠功法的话最多也只是一段时间后身体出现一些小症状而已,冷子清点头,李天伤说的没错,施展了血屠宗的血炼功法确实会出现短时间的后遗症,李天伤从天上缓缓落下走到血木尸体旁边将他刚才拿出禁药的小瓶子拿了起来,倒出一粒药丸放在鼻子面前嗅了嗅,这里面有枯木草的成分,哟,想不到兄台还是一名炼药师?,冷子清双眼放光的望着李天伤,并不是,只是略懂一二罢了,枯木草可以破坏人的五脏六腑,血木,枯木,真是有够嘲讽的,李天伤叹道。

  你做作甚?,李天伤朝冷子清望去,他在旁边挖出了一个深坑,把他埋了,说着冷子清就抱起了血木的尸体,对了还未请教兄台的姓名,李天伤,原来是李兄,冷子清点点头。

  这种死法真是令人唏嘘,将血木的尸体用泥土覆盖后冷子清无奈的摇摇头,他们双方的宗门已经结怨多年,他跟血木也是一样,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而这个时候,李天伤挥出的那一道形成白色屏障的真气也开始消失开来,对了李兄,方才那些人这般侮辱你,你不打算将他们……

  冷子清指的就是那些当初让李天伤交出憾天楼给黑风老人饶他们一命的武者,现在你这屏障已经解开了,现在如果不追恐怕就来不及了。

  不用追了,几只小蚂蚁而已,有什么好计较的。

  李兄可还真是心胸广阔。

  自从见识过李天伤的手段后,冷子清已经不打算提出什么收购憾天楼的想法了,这样的宝物,傻子才会售卖出去。

  不过他还是想招揽李天伤进天雨山。

  话说李兄,你那憾天楼可否自由收缩大小并且携带在身上?,冷子清拖着下巴沉思的问了一句。

  可以是可以,怎么了。

  真的可以阿!冷子清眼前一亮,李兄要不你加入我天雨山吧!

  不去不去,李天伤挥了挥手就往憾天楼的方向走去,别阿,冷子清急了急忙跟上,你看,那些人现在肯定已经走了并且不用多久你的消息就会暴露出去,不如你跟我回天雨山,有我宗作为后盾那些人就算想打你的注意也得掂量掂量不是?

  你真以为我能越界作战是因为那憾天楼吗,那只不过是我的住所,而且我最强的后盾就是我自己,李天伤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要不你去我天雨山作作客也行阿,冷子清还不放弃,他想着只要李天伤跟着自己去了宗门暂留几天,到时候自己肯定有办法劝说他加入天雨山。

  可惜李天伤并没有搭理他,回到憾天楼,李天伤看着被黑风老人的阵法杀死的一地的尸体,手中出现了一团火焰,随后火焰分成好几团,飞向那些尸体将尸体焚化掉。

  而做完这一切后,李天伤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李兄受伤了?,冷子清看到这一幕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枚丹药递给李天伤却被拒绝了,李天伤将嘴角的鲜血抹去说道,我这伤势丹药是不起作为的,目前这种修为利用天道还是太勉强了,李天伤看着手上的鲜血沉思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非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非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