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hujisheng2020-06-02 17:212,928

  两人还没进家门口,就看见厨房里冒起了烟,原来是白幼宁在做饭,两人立马跑过去。

  乔楚生一把把人拉出来,焦急地问:“你人没事吧?”然后拿起幼宁的手,“坐下,我看看手,手烫没烫伤啊,能不能小心点啊你。”

  路垚本来在心疼自己的橄榄油看到这幕,发现他又看到了乔楚生的另外一面,对白幼宁有着与众不同的温柔,真的像是她的亲哥哥一般。

  乔楚生问道:“幼宁,赶紧回忆一下,上海除了你还有几个女记者。”

  白幼宁问道:“跑哪个口儿的?社会还是娱乐?”

  “都行。”

  “没有。”

  “十年前从业的呢?”

  “真没有,这行那么辛苦,女生即使有兴趣,也扛不住工作压力,坚持十年,几乎没可能。”

  路垚补充道:“也不一定是记者,什么专栏作家,主笔,主编,干新闻行业的,上海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的吧。”

  白幼宁不屑道:“行,你行你自己找呗,干嘛问我。”

  路垚怒道:“那几百家报社,我怎么找啊。”

  白幼宁打趣道:“您不是著名侦探吗?这点小事,难不倒您吧?”

  路垚气的不再理她,心想真不知道乔楚生是怎么忍她的。

  白幼宁这才说道:“要说女性撰稿人,还真有一个。”

  路垚问:“谁啊?”

  只见白幼宁随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份报纸:“据我所知,这是个女性。申报的撰稿人,此人文笔犀利,针砭时弊,字迹娟秀,用词遣句,一看就是个女的。”

  乔楚生随手拿过来看,若有所思道:“成蹊?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路垚道:“第四个死者,梁文同,字成蹊。”

  “如果我没记错,她是从八年前开始写专栏的。”

  路垚道:“十年前离开长三堂,读了两年书,然后八年前入行,又跟死者同名。”

  乔楚生心有灵犀地说:“就是她了。”

  说罢,两个人就快步离开。

  白幼宁问道:“你们去哪里啊?”

  “报社。”两个人异口同声。

  两个人来到报社见到主编,两人说明来意。

  不过主编却根本不买账:“抱歉,作为媒体人,有义务保护撰稿人的真实身份。”

  乔楚生皱眉道:“她涉案,你是在保护一个犯罪嫌疑人吗?”

  “涉不涉案,我不知道。但是如果她是犯罪嫌疑人,作为你们巡捕,难道不应该拿出犯罪证据吗”

  乔楚生有些生气:“你知道我是谁吧?”

  主编笑了笑道:“当然,租界的乔楚生,乔探长,大名鼎鼎,如雷贯耳。”

  “那你应该也知道,进巡捕房之前我是干什么的吧。”如果认识乔楚生的人就会知道他现在的语气已经是非常不耐烦了。

  “知道。如果乔探长想动武,在下一介书生,绝无还手之力,可是,明天的头条,我不敢保证,会写成什么样,或者,您干脆把报社也烧了?”

  “你以为我不敢是吧?”乔楚生已经忍无可忍,马上就要扑过去。如果没有路垚拦着的话,或许主编就会命丧当场,本来路垚是在一旁默不作声的,但是他怕乔楚生杀人,更怕明天的头条真的是乔楚生才立马上前抱住乔楚生不让他冲动。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感觉平时两人一起时乔楚生挺耐心的,怎么有时候脾气这么暴。

  路垚一边劝着乔楚生一边推着他往外走。

  “现在走了,他肯定会通知对方,如果对方跑了,线索就彻底断了。”

  只见路垚不知从风衣口袋拿出了什么:“放心,断不了。”

  乔楚生气神奇地消了下去:“这是什么呀?”

  “稿费支出单啊,上面有地址,就在他桌上,你出门,都不带眼睛的嘛。”

  乔楚生真心觉得路垚聪明是聪明,就是嘴欠,自己老是想打他的冲动。

  两个人随后在晚上找到了成蹊先生的家。敲开门后果然是一个面容姣好的三十多岁女人,说明来意后成蹊就把他们请进了家里。

  成蹊道:“屋里有点乱,随便坐吧。”

  路垚东张西望赞叹道:“好多绝版书啊,梅塘之夜,羊脂球的初版,还有莫泊桑签名,人间喜剧,巴尔扎克签名,万历十七年版水浒传,这得多少钱啊?”

  乔楚生尴尬地一笑道:“不好意思!这个人脑子有点问题。”

  成蹊不以为然道:“没事,爱书之人,看见好书难免有点兴奋嘛。”

  乔楚生开门见山道:“成蹊先生,您就是婉清吧?”

  成蹊听到这里就一愣道:“已经好多年没人这么叫我了。”

  乔楚生看她镇定自若的样子就问道:“您一早就知道我们会过来?”

  成蹊也不避讳道:“当然,卷宗上的记号那么明显,只要看到,不起疑也很难吧?接下来,再查查跟死者有关的人,就不难找到我。”

  乔楚生问道:“那您是什么时候把卷宗送过去的?”

  成蹊笑道:“我没有亲自登门的习惯,我是寄过去的。”

  乔楚生疑惑道:“那您怎么能确定,沈大志会在临死前,把卷宗放在桌子上,从而引起我们的怀疑?”

  这下成蹊惊讶了:“他把卷宗放在桌上?”

  “是啊,死前还在看卷宗呢。”乔楚生回答。

  成蹊焦急问道:“他怎么死的?”

  乔楚生怀疑的语气说:“真不清楚啊?”

  成蹊无语地笑道:“按你的意思是说,我把他杀了,再把卷宗放桌上的?”

  路垚道:“您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是,这桩命案与你无关。案发当晚,她在圣玛利亚医院打点滴,从晚上八点到凌晨一点。”

  乔楚生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路垚指了指桌子道:“桌上有病历,她急性肠胃炎,从付费单上来看,药物剂量和时间,至少持续五小时。”

  乔楚生问道:“那你怎么能确定是她打的针?”

  “她手上有针孔啊,乔探长你今天出门又没带眼睛?”

  乔楚生终于忍不了了,把手往枪上一放,路垚是最识时务的,立马讨好地笑。

  成蹊说道:“如果你们还不信的话,可以去医院调查,现场有很多证人,医生、护士、病人,足足有几十号。”

  路垚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年,你一直暗中调查当年的案件,最终发现,杀死梁文同的,不是刽子手而是早已晋升为科长的沈大志?”

  “没错。这么多年来,幸亏有长三堂的姐妹们帮忙,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在当晚见过沈大志的人,据他说,王一刀当时醉倒在地上,根本没有能力杀人。”

  “你的意思是,沈大志杀了你爱人,然后嫁祸到了王一刀头上?”

  成蹊点头道:“一开始我也只是猜测。可后来,不只一个姐妹告诉我,沈大志当年因为不识字,在巡逻队很不得志,时常流连于长三堂,喝醉酒后,还经常辱骂读书人。那晚梁先生来为我赎身的时候,就是撞见了醉了酒的沈大志,才酿发了血案。”

  路垚皱眉道:“这也只是你的猜测吧。”

  成蹊轻叹道:“事实也好,猜测也罢。我把卷宗寄给沈大志当晚,还给他留了封信,我告诉他,如不认罪,就要将此事登报,结果当晚他便死于非命。你说,他这不是心怀鬼胎,恶有恶报吗?

  从成蹊家出来,乔楚生先问道:“成蹊真的没有嫌疑啊?”

  “有人证啊,大哥。”

  “或许她买通了当晚的医生和护士呢?”

  路垚觉得乔楚生又在犯傻了:“几十个人证呢,你买一个我看看。”

  “就算不是她亲自动手,这案子肯定和她有关系。”

  “为什么?”

  “直觉。”

  路垚一听这不着调的理由就想调侃他,于是他缓缓竖起大拇指,看似夸赞,眼中却是质疑,乔楚生自然看出,伸手把他的手打了下去,然后说道:“相信我,她提到沈大志的时候,眼里那个杀气我可以很真切的感受到。”

  乔楚生没在意自己说的话,路垚却想到了他这完全是因为之前的生活所以才会说这样的话,毕竟杀气这种东西他就没有感受到。

  他回答道:“有犯罪动机不代表真的会犯罪,况且真凶是不会把线索往自己身上引的。”

  乔楚生心里也认同,但是这样一来线索就又断了。他满腹惆怅之时,路垚蹦蹦跳跳地走开。

  乔楚生看到他这开心的样子就问:“去哪儿啊?”

  “香满楼啊。”

  乔楚生默想这不会吃货路垚又开始了吧。

  “去干什么?”

  “十年前王一刀在香满楼前抛尸被捕,故地重游喽。”说完就一人自顾自地走了。

  虽说他的理由十分充分,但是乔楚生还是觉得他单纯就是想吃东西了:“你是想蹭宵夜吧你。”不过还是无奈地跟了上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