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hujisheng2020-06-01 21:342,852

  城外一座破屋,里面传来了吵闹的声音,有一个男人说:“九叔的东西你也敢偷?”

  然后又有一个怯懦的声音说着:“我没有啊。”

  没想到先前那个男人根本不听他的,一边说着这么年轻可惜了,一边要向他下手,他刚举起手,说时迟那时快,门外传来一声不要动,瞬间一个汉子就被外面来人踹了进来,这时之前那个要杀人的男人向外望去,发现来人身材修长,一身黑衣,衬得他更加的仪表堂堂,可是身上的气势让人不能忽略,众人这才想起要抄家伙,再看屋外的那个人,虽是孤单一人但是并不怯懦,反而似有千军万马,只见他赤手空拳,一拳一个,瞬间两人倒地,正在这时有一人拿着刀向他挥来,那个黑衣男人反应迅速身子一闪把他推出去,又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敲在了另一个男人的后颈处,黑衣人把人打倒后准备想要往前,没想到刚才那个被放在地上的那个人拿起棍子打了他一闷棍,他立马回头把那人也踹倒在地。

  这时刚才最初的那个人才出声:“乔四,你连我的人都敢打?”

  原来那个黑衣人就是乔楚生,他听到这句话后不在乎地说道:“打的就是你的人。”

  说完往前走到那个人面前:“让开。”

  有个拿着棍子的胖子在前面挡着,但是可以看到他的手已经开始哆哆嗦嗦。

  “我让你让开。”乔楚生开始不耐烦,那个胖子一听吓得立马把棍子扔在一旁,跑到一旁了。

  “我现在就职于公共租界中央捕房,以后叫我乔探长,这次我来是来处理一个人口失踪案。”然后他看向那个被绑住的男孩,“赵小文是你吧?”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就让人给他松绑,但似乎那个并不答应:“那个人可是偷了九叔的玉扳指。”

  乔楚生并没有理会他,叫来萨利姆让他按盗窃罪将赵小文带回捕房,正巧这时阿斗慌慌张张地跑来说有新的杀人案。听完案件的基本叙述后他觉得还是需要路垚,不知道为什么碰到这种棘手案件,第一件想的就是路垚,于是立马去路垚家,一进门就看见白幼宁在打路垚,他马上过去拿了幼宁手里的东西,明明是自己救了他,没想到路垚却不是领情的人。

  “你怎么又来了,怎么阴魂不散的?”

  乔楚生现在完全没有心情理会这小白眼狼:“有正事啊,我长话短说,死者沈大志,淞沪警察厅闸北分厅户政科科长。死亡时间昨天晚上十点左右,死因还不明确,死者手中握枪,天花板上有一个弹孔,但身上却没有,头部几乎被砍断了,而且案发现场门窗都紧锁。”

  白幼宁在旁边因为密室杀人案已经开始兴奋,乔楚生让路垚开价,没想到被路垚拒绝了,乔楚生不解。

  “巡捕房在租界,警察厅在华界,政商关系,错综复杂,两头掐的厉害,我可不想趟这趟浑水。”

  听到这白幼宁也有些纳闷了。

  看见两人都疑惑,乔楚生开口:“分厅的厅长是老爷子的门生,老爷子让我尽快处理,不要影响他的仕途。”

  “一个门生能干到厅长?你们家老爷子没少花钱啊。”

  “对,花了不少,所以呀,让我尽快破案,只要能保住他的位置,价钱好商量。”对于路垚的问题乔楚生倒是有问必答,边说边插起了手。

  大家都是兄弟,谈钱多伤感情啊,不过你这块表…”

  乔楚生立马把手放下,“我这表呢,是我朋友送我的,如果你喜欢帮你定一块,一个月就到。”

  乔楚生不这么说也就算了,可是他这么一说,路垚更想要了,毕竟以前乔楚生可是什么都给他,也不知道这表是谁送的居然让他这样宝贝。

  “这样啊,那算了。”口中说着算了,但是却丝毫不动的样子。

  乔楚生是被他吃的死死的,气的没处发火,拿起自己手中的棍子狠狠打了他手心,然后还是乖乖地把表给了路垚,一边摘表一边恶狠狠地看着路垚。

  得了表路垚是开心了,一路上都在端详,就连下了车还在唠叨。

  “你还别说,这块表做工真是不错,男的送的女的送的,以后有这么大方的朋友也给我介绍两个。”路垚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知道这块表是谁给乔楚生的,他虽然叽叽喳喳,但是乔楚生现在还不想理他。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萨利姆大声说早上好,但是路垚因为乔楚生不理他也有小情绪,就怼他摸你个头啊。萨利姆也不落下,让他小心自己的嘴。路垚就是得瑟,说着你咬我啊,他就不相信乔楚生会看着自己挨打,果然听到这里的乔楚生忍不住了,也不顾自己还在生气开口道:“这不是咱地盘,稍微收敛点。”

  果然路垚看着他又开始理自己了就收敛了。

  正好这时闸北分厅的一个巡捕来了找乔探长。

  乔楚生说:“我就是,说一下情况吧。”

  那人就开始说了起来案情:“昨晚十点突然听到枪声,我们开门一看就看见沈科长死在屋里。”

  “十点还没下班?这么辛苦。”

  “最近事多,沈科长经常加班。”

  了解了基本事实,然后乔楚生就让他带路去看尸体,走到案发现场屋外,路垚就倒吸一口气,但看着众人都进去也就跟进去了,没想到一进去就看见了最新款的留声机立马扑了过去。

  “你看一眼尸体去。”

  “我看过了。”语气里带着一些撒娇,乔楚生估计是他害怕便不再管他。

  这时白幼宁开了口:“你不会是晕血了吧?”

  “怎么会,我解剖课满分。”

  “那你看呀。”

  要说激将法对路垚最有用,他鼓起勇气过去,但是看到眼前的景象立马出去吐了。乔楚生就让巡捕把尸体抬了出去,一直等他调整好回到屋内才开口。

  “那个科长,颈部的伤口十分光滑,手起刀落,丝毫没有迟疑,看刀口应该是高手干的。”

  “刽子手。”路垚立马接着说。

  “你又知道啦。”

  “你出门没带眼睛?”路垚不知看到了什么,边调侃乔楚生边用手指。

  乔楚生看了路垚一眼,心想整个上海滩也就路垚敢这么跟他说话,但还是听话地往前走看路垚指的是什么。

  这时白幼宁看到了桌子上的报纸:刽子手连环杀人案。

  乔楚生也看到了,接话道:“十年前的旧案。

  “死者手里有枪,天花板上有弹孔,感觉像是发现了天花板上有什么东西,举枪射击的同时,瞬间被砍掉了脑袋。”路垚分析说。

  “天花板上能有什么?”白幼宁不解地问。

  “鬼喽。”

  听到这里一开始那个接待他们的人开了口,似乎是找到了知音“您也这么认为?”

  “否则呢?苍蝇、蜜蜂、蚊子、小鸟,也不可能在警局里开枪吧。”路垚接着他的话茬说,然后又问:“这个鬼,你也见过吧?”

  那人回答道:“那倒没有。”顿了顿又接着说,“但我听说沈科长十年前抓到了刽子手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才当上警员的,之前他就是个巡逻的。”

  “那你把情况介绍一下吧。”乔楚生开口道。

  那人就立马说了起来:“民国初年,那会儿不是把斩首取消了吗?有个松江的刽子手叫王一刀,在家闲着没事干,手痒,连着杀了好几个人,后来,被巡夜的沈科长拿下,处决前,王一刀在刑场上放话,说将来会还魂回来报仇,这事当时特别轰动,还上过报纸。”

  “十年前处决,现在才还魂?看来这地府把咱们上边还忙。”路垚听完评论道。

  乔楚生在一旁并不出声,就静静的看路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心中想这人简直是一句实话都没有。

  但是显然这个小警员并不了解路垚,还认真地问:“您也信这个?”

  “你觉得沈科长为什么突然想起来看卷宗了?”路垚接着问。

  “肯定是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小警员说着说着自己都要开始害怕了。

  路垚本想再和他说会儿,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行了,别一天神啊鬼啊的,胡说什么啊。”只见从门口进来一个彪形大汉,身穿警服,气势非凡,进门来先和乔楚生两人打了招呼,路垚确认来人看来就是乔楚生口中的厅长了,看来两人真的是很亲密。果不其然,两人打完招呼后,乔楚生就把路垚和白幼宁支开,俩人去叙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