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hujisheng2020-09-07 22:041,648

  路垚听着这乔探长这无奈的语气也并不内疚,反而小心翼翼地把钱收了起来:“当初不是你说有恩必报的吗?怎么现在连这点钱都不给,再说了,我是去给你找线索。”

  乔楚生心里默想我信你个鬼:“那你这线索可真是不便宜,上海最好的法餐厅。”

  “别那么抠,到时候能给你破案不就行。”

  “那就从你咨询费里扣吧。”

  路垚一听心惊,连忙拉住要走的乔楚生,一个箭步蹭的爬到了乔楚生身上,没错就是爬,用着他那修长的双腿双手跟个熊似的抱着乔楚生。

  “路垚,你先下来。”乔楚生已经看到有人在看他们了。

  “我不。”路三土撒娇。

  “你下来。”

  “除非你不扣我咨询费,要不我不下来。”

  “我说路三土,这么点钱你至于吗?”

  “你至于吗?这么有钱还扣我的。”

  “你下来!”

  “我不。”

  “下来。”

  “我不。”

  “再不下来,我不客气了啊。”

  “我不,你要是把我摔伤了,我就没法办案了。”

  “没事,我给你弄轮椅。”

  又经过了一会,路三土还是没有下来,乔楚生也不敢用蛮力,只好认命:“你下来吧,钱我照给。”

  “今天晚上钱还不是很够。”

  “路三土你不要得寸进尺。”乔楚生再一次摸了自己的枪。

  “好好好,我下来,我下来。”

  路垚终于到了地面上,乔楚生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

  讹到钱的路垚如愿约到了林姜。起初林姜是不想来的,但是路垚去人家医院门口截住了她,她似乎有些抵触和路垚在一起,面对路垚有些反常,路垚最后只好以案子为理由把林姜才请到了餐厅。

  在醉人的音乐下,浪漫的灯光下,路垚绅士地给林姜添了一杯酒:上海的馆子没什么好酒,凑合喝吧。”

  林姜没什么反应地说:“我不喝酒。”

  路垚有些纳闷:“我记得你之前酒量不是挺好的吗。”

  林姜解释道:“喝多了耽误事,所以就不喝了。”

  路垚听完顺便问道:“那天跟踪你的那个人,你有闻到他身上有酒味吗?”

  林姜摇摇头说道没有。

  路垚立马质疑:“可是验尸报告显示,死者胃部和血液里,有高浓度的酒精。”

  路垚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林姜的表情。

  林姜有些生气和无语的样子:“你怀疑我在撒谎?”

  路垚立马解释道:“没有,你太敏感了。”看了看林姜又说“我约你来,就是想跟你叙叙旧。”

  林姜却不吃这一套,斩钉截铁的说:“咱俩在学校也没有什么交集,所以也没什么旧可以叙。”

  路垚不在乎她的态度,反而真诚地说:“那只是你的看法,如果不是你,我可能至今都没法毕业。”

  林姜因为这句话有些惊讶,不解的看着路垚。

  “我是被我爹强行送出国的,之前,我的人生理想就是玩儿,到处游山玩水,直到第一学期结束,你以学生代表的身份通知我补考,我现在都忘不了你那个鄙视的眼神,还记得你那时候跟我说过什么吗?”

  林姜摇头。

  “你说这个学期家里供你的学费,足够一个国内家庭十年的开销,如果每个年轻人都像你这样,那这个国家就没有希望了。”

  林姜听完有些内疚:“我怎么完全想不起来了?我这话说的有点重,你别往心里去啊。”

  路垚摇头道:“你说的是对的,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才开始好好读书的。”然后路垚诚心诚意地向她道了谢。

  林姜看见他这真挚的模样以及他有的改变,不禁心下有些动容,拿起酒杯笑道:“Cheers。”

  路垚敞开心扉,气氛自然好了很多,于是两人说起了以前在学校的见闻,倒也融洽。

  “三土,我发现这次见你,你变化很大?”

  “哦?哪里变了。”

  “这个我说不上来,但是感觉你不一样了,可能是因为你接触的人不一样了吧。”

  听到林姜说这个,路垚脑中不知怎么蹦出了乔楚生的脸,自己有些惊讶,连忙摇头把那张脸清除出去,并且转移话题。

  “对了,待会我送你回家吧,别再有什么事?”

  “不用了。”林姜拒绝,似乎并不害怕。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最后林姜还是没有拗过路垚,等到送林姜回了家,路垚自己却不想回家,反而不知为何想起了乔楚生,路垚本就是随心走的人,于是便招手叫了一辆黄包车。

  “先生您去哪啊?”师傅问。

  路垚想要回答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乔楚生家在哪,他知道自己住哪,还查了自己的底,把自己了解地清清楚楚,自己对他却丝毫不知,除了知道他是黑帮,知道他是乔探长,别的竟然是什么也不知道。想到这里,路垚一时竟然有些惆怅和一丝不知道哪里来的不快:自己除了巡捕房竟和他没有半点联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