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hujisheng2020-09-07 21:592,901

  这边乔楚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路垚的反常有些不开心,那边的林姜喝了两口茶开口说道:“你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吧,我下午还有病人。”

  路垚只是偶遇林姜,自然不知她是做什么的,便开口问道:“病人?”

  “我在宏仁医院就职。”林姜简短的解释道。

  路垚略微思考道:“那离案发现场不太远。”

  林姜说道:“昨天我上的是夜班,下班后,没走几步,我就觉得身后有人跟着我,开始,我以为是打劫的,后来发现不是。”

  “怎么说呀?”路垚出声问道。

  “我把钱包扔给他,他根本就不捡,还是继续追我,在弄堂里,我差点被他抓住了。”

  路垚道:“你能给我演示一下吗?我想知道当时的位置和动作。”

  林姜听完起身,换了一个方向,坐在了沙发上,路垚慢慢靠了过去。

  “来了,来了。”白幼宁兴奋地喊道,还伸手捅了捅乔楚生一起看。

  乔楚生本来就莫名其妙地来气,幼宁还让他看,只见他咬着牙说:“大白天来这个果然霸气啊。”

  只是白大小姐并没有看出来,反而更加兴奋了:“这是哪国礼节啊?”

  “甭管哪国礼节,反正他俩肯定有点意思。”乔楚生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两人正在八卦,只听清脆的邦地一声,原来是林姜拿起了桌上的烟缸,向着路垚的头砸了下去。然后说道:“就是这样。”

  八卦二人组异口同声问:“哪样啊?”

  林姜道:“我要是当时没砸到他的眼睛,我可能已经死了。”

  路垚听完后问道:“那你认识跟踪者吗?”

  林姜摇头道:“应该不认识。”

  路垚立马质疑:“应该?”

  “他的脸上缠满了绷带,只露出眼睛和嘴巴,而且靠近的时候,我能闻见他身上有一股腐臭味,像是尸臭。”

  路垚若有所思道:“而且他还有一口尖利的牙齿。”

  “这说明什么?”

  “有的人认为那是吸血鬼。”

  “你相信这个?”

  路垚道:“科学没有证伪的东西,也不能全盘推翻吧!而且听说那个人还见光死,这不也是吸血鬼的特性吗?”

  林姜十分惊讶道:“三土,你可是三一学院的学生,这些话要是被你的导师听见,他会怎么说。”

  “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他也不待见我。”路垚不在乎地说。

  “他跟我说过,在你那一届,你是最优秀的一个。”林姜赞许地说。

  (另一边。

  白幼宁:还最优秀呢,虽说聪明,也到不了最优秀吧。

  乔楚生:人家一看就是最优秀好不好,你见过几个人有三土聪明的。

  白:三土?什么时候给他改名字了。

  乔:听他师姐这么叫的。)

  路垚却道:“做学问呢,需要有耐心的人,我这种人,还是算了吧。哎?你晚上有时间吗?”

  “干嘛?”

  “贝当路刚开了一家法餐厅。”

  (白:呦,这是约人了。

  乔:……

  白:要我说他这泡妞真不行,有空你教教他吧。

  乔:……)

  林姜摇头道:“我还不知道几点下班呢,等结束了再说吧。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有了,我送你回去吧。”

  林姜拒绝道:“不用了,你好好办案吧,这个事要是不解决,我都不敢上班了。”说罢就离开了。

  (白幼宁小声说道:“被拒绝了。”

  乔楚生不说话。

  白幼宁:“我怎么看你有点高兴呢。

  乔:你不也是吗?

  白:我那是看他不高兴,我就高兴。逗逗他去。)

  白幼宁靠近路垚道:“哎,前女友啊?”

  路垚急忙否认:“怎么可能?”

  “那就是以前暗恋过。”乔楚生出声说道。

  路垚承认:“曾经有过那么一丝丝喜欢。”路垚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在乔楚生面前自动将喜欢林姜弱化了,路垚觉得肯定是自己爱面子。

  “后来呢?怎么不追了呀?”乔楚生很感兴趣的样子。

  路垚长叹一声道:“自卑。”

  乔白二人都不敢相信,乔楚生更是无法想象像路垚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自卑的时候,毕竟在乔楚生眼里只有别人看路垚会自卑,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路垚继续说:“她的理想呢,是居里夫人。可惜,我不是居里。”

  乔楚生笑道:“你虽然不是居里,但是你是路垚。”

  路垚愣了一下,随后也笑了起来,起码仍有人觉得自己独一无二是件多么令人愉快的事。

  白幼宁看见两人相视而笑的样子,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验尸房里。

  验尸官正在对乔楚生说明情况:“死者身材瘦削,指甲奇长,未烧毁的皮肤组织有紫斑,并且布满褶皱,全身呈病态。”

  “那嘴尖牙呢?”

  “在,如假包换。”

  乔楚生刚要低头看,跑得远远的路垚开口:“哎呀,你别动他了,小心剐着自己。”

  验尸官觉得路垚有些小题大做,就开玩笑:“你还真以为他是吸血鬼啊。”

  “就算不是,那上面也有细菌啊,感染了算谁的。”

  验尸官突然觉得自受到了伤害,自己不是碰了他很久了吗,怎么不见有人拦着。果然还是工作适合自己,于是说:“死者皮肤并无明显充血、水肿、以及炎症反应,内部组织也没有产生热作用呼吸道综合征的迹象,这说明尸体是死后才被烧伤的。”

  众人一听皆神色凝重,只有幼宁一脸兴奋:“那不还是吸血鬼吗?太好了。”

  “好在哪啊,请问。”乔楚生无奈地问。

  “头条标题有了呀。”然后立马义正言辞地对乔楚生说:“我警告你啊,这个案子的相关信息,严禁跟任何媒体去透露。”

  乔楚生更加无奈:“这个案子还没破呢。”

  幼宁理所当然地说:“破案是你的事,我只管写稿。”

  路垚看到这站起来过去推开了白幼宁,然后问验尸官:“我现在只想知道是什么导致了死者自燃。”

  “死者身上有浓烈的酒精味,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体内酒精发挥了助燃作用,可因为死者胃里也有大量酒精,所以不能确定酒精助燃是故意为之,还是巧合。”

  他这一番话九曲十八弯,乔楚生开始不耐烦:“你能不能给个准信?”

  小宇变成了第二个感受到乔探长果然只对路垚有耐心,无奈地说:“以现在的技术,我就只能查到这个程度了。”

  乔楚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路垚身上了:“不然你再去案发现场看一眼?”

  路垚当即道:“可以,你和我去。”

  乔楚生为了办案向来有求必应,但是幼宁也想跟着,路垚说她跟着干什么去?

  “当然是为了线索啊。”

  “那你别去添乱,我现在就告诉你一个线索。”

  幼宁一听果然有些动心:“什么线索?”

  路垚笑道:“二十大洋。”

  白幼宁怒道:“你不如去抢?我没这么多钱。”

  路垚一本正经道:“你一个普利策奖,难道不值二十大洋?我认识申报的一个记者,我觉得他应该?”

  白幼宁咬咬牙道把钱掏了出来。

  路垚接过钱后笑道:“这个案子的源头,要从十九世纪的爱尔兰说起。”

  乔楚生一听就是路垚在瞎扯,转身就出去了,倒不是他比幼宁有学问,只是一听路垚的语气他就知道路垚是不是认真的了。可怜白幼宁还不熟悉他,还赶忙掏出来纸笔记录起来。只见路垚继续说道:“1897年,在大西洋彼岸的爱尔兰,有一位作家,叫布拉姆斯托克!他写过一本小说,叫做德古拉公爵,这本小说呢,以15世纪残暴君主,弗拉德三世为原型,是人类文明史第一次出现吸血鬼的形象。”路垚一边说,一边悄悄的走。

  白幼宁发现没声音了,一抬头竟然发现路垚已经不见了。

  果不其然,没多一会,路垚就找到了乔楚生,乔楚生问道:“你以后能不能少骗幼宁?”

  “我哪里骗她,我讲故事也很贵的。”路垚理直气壮,他突然想看看乔楚生在他和白幼宁只见会偏袒谁,乔楚生谁也不偏袒,都是祖宗。

  不一会就到了现场,路垚四处乱逛,终于在一个角落捡到了一张白纸。

  捡起来后他用鼻子闻了闻,然后就叫乔楚生过来看。

  “这是什么?”

  “想知道?。”

  “不想。”要说乔楚生现在是真了解路垚,所以故意逗他。

  “这么重要的线索你不想知道?”路垚有些急了。

  “说吧,到底想干嘛?”

  “你身上有钱没有?”

  乔楚生皱眉问道:“你不是刚坑了幼宁吗?”

  “我晚上要请林姜吃饭,怎么着不得吃好点?”

  乔楚生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叠钱递给了他道:“合着你泡妞我买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