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hujisheng2020-09-07 21:582,835

  叮铃铃……

  大清早一阵铃声把乔楚生从睡梦中拖了起来,他刚刚抓获了前几天偷金铺的贼,好不容易想要休息一下,谁知这电话比平时竟然还早,他烦躁的拿起电话:“有话快说!”

  电话那头的阿斗一愣,预感探长看来是脾气不好,其实阿斗私下也是纳闷过的,为什么探长对自己从来没有像对路先生那么温柔过,怎么老是在生气,不过他确实也没那个胆子问。果然阿斗没有立刻回答他,探长就开始狂躁了,阿斗立马说道有案子,有人平白无故地烧起来了。

  乔楚生一听又是个神奇的案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认识路垚以后,老是有这种奇奇怪怪的案件,话不多说,乔楚生立马领着法医和巡警赶到了现场,乔楚生让小宇去验尸,白幼宁得到消息随后就到,乔楚生下意识地往后一看发现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有些失落却又觉得理所当然,心中顿时感叹幸亏自己对于路垚是了解的。

  正想着,听见幼宁惊呼,乔楚生看去只见小宇撬开了死者的嘴巴,当即可见那死者满嘴都是锋利的牙齿,与人的牙齿大相径庭。

  眼见小宇要把尸体盖上,幼宁激动地拦住他:“等会,我还没拍照呢!”

  乔楚生眼疾手快把她拉走道:“回头再拍。这么多人你注意点分寸。”

  幼宁兴奋地问道:“那牙真的假的?”

  “我怎么知道?”乔楚生确实不知道。

  “这可是吸血鬼呀。”幼宁更加兴奋。

  乔楚生想要阻拦也已经来不及了,这一声引起了人群中的吵嚷,众人都在讨论记者说了是吸血鬼。

  “死者身份未经证实,你给我小声点。”乔楚生生气地说。

  幼宁直道知道了,自己保证不会再乱说,她是真害怕楚生哥一生气不让她来现场了。乔楚生本想还趁她肯知道错继续教训幼宁,正巧这时他的车来到了现场,然后就看见萨利姆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似乎在叫醒某人,谁知里面的人非常不配合,于是萨利姆直接把他拖了出来,拖着这个大高个子走到现场尸体旁边,来人正是路垚,可见他还穿着睡衣,带着眼罩,在萨利姆把他甩下后生气地摘下了眼罩,然后气急败坏地冲着乔楚生喊道:“不是,你们干嘛呀”

  乔楚生却也不生气,似笑非笑道:“案发现场保存完好,你只有五分钟,赶紧看赶紧收摊儿。”说完又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路垚,真真觉得这路垚生气炸毛地样子一如既往地好玩又可爱。

  路垚感觉自己看到乔楚生后气消了大半,不再气呼呼地说道:“那不是验尸官要干的事吗?”

  乔楚生一个眼神,验尸官再一次掰开了尸体嘴巴。

  本以为会得到不一般的见解,只见路垚轻飘飘地问了一句:“然后呢?”

  幼宁当下暴躁:“你仔细看清楚一点,他一嘴尖牙,肯定不是人类。”

  只见路垚不以为然地说:“把我从家绑到这儿的,才不是人呢。”说完还故意看了眼乔楚生,显然他口中的非人类就是乔四爷了。

  不过乔楚生一舔后槽牙,心里默念要忍要忍,然后拉起路垚胳膊走到一片稍微远离人群的僻静处。

  路垚大声叫嚷:“你干嘛?打人犯法的。”

  乔楚生也不理他,直接说道:“今天凌晨有一位女士被人追踪,最后到了案发现场,跟踪的人突然间自燃,火势迅速变大,瞬间死亡,而且现场有目击证人。”

  白幼宁张大了耳朵往这边听,路垚也不再挣扎,认真问道:“被跟踪的女士呢?”

  乔楚生道:“受了刺激,情绪非常不稳定,一会儿问话的时候注意点分寸。”

  路垚听完不禁打趣:“乔探长,怎么一到女孩子你就这么温柔?”

  “胡说八道什么呢?那是受害者,我对受害者什么时候粗鲁过?”

  路垚一脸不信,眼神质疑:“我怎么没见你对男人温柔过,你看你对阿斗,萨利姆,还有我。”

  “大哥,我对你还不温柔宽容啊,别人你这样早死好几回了好嘛。”

  路垚开始低头思考,似乎乔楚生真的一直对自己挺好的,比起自己两个亲哥哥,那也是不相上下的。

  “愧疚了吧,知道自己错了吧?快去问话吧。”乔楚生怕他真的越想越愧疚,立马打断他,不过他还是不了解路垚,因为他,真的不会愧疚!

  路垚还是听话地去问话,但走近受害者车子时,他透过窗子望进去,看那侧脸似乎有些眼熟,略微思考惊呼道:“林姜?”

  那女子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慢慢抬头,露出她那美丽的脸庞,却发现并不认识来人,一脸疑问的样子:“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路垚啊。”路垚激动地解释。“我也是康桥的,比你小两届,新生欢迎晚会上,你还帮我戴过胸花呢。”

  林姜似乎想起,开心地说:“三土!”

  路垚见她想起,兴奋地答应。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前阵子呢,跟我老爹闹别扭,现在只能自力更生了,最近呢在帮巡捕房的乔探长办案。”说到这路垚不由自主心想没有我乔楚生简直是寸步难行,然后发现自己想远了,“不说我了,你现在怎么样啊?”

  林姜有些无奈地说:“你觉得呢?”

  路垚默不作声,有些心疼:“要不不在这说了吧,我跟老乔说一声,咱们回巡捕房吧。”

  林姜也答应,正好这时乔楚生走了过来。

  “怎么样”乔楚生问道。

  “我看她受了惊吓,咱们还是回巡捕房再问吧。”

  乔楚生一听,顿时无语,看来有人确实看见漂亮女生就变样,也不是刚才那个对自己说三道四的路垚了。

  “三土,我没事,现在问话也是可以的。”林姜见两人不说话,还以为是探长不愿意,于是出口说道。

  “没关系的,你先在车上等我。”路垚说完拉着乔楚生离车子远了一点,“你怎么回事?你体恤女士的心呢?”

  “我没说不同意啊,反倒是你?”

  “我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路垚有些心虚。

  “你…这么一会,人家就叫你外号了,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个名字啊。”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她是我大学学姐,叫林姜,我学校的人都这么叫我的,你想叫以后你也这样叫不就得了。”

  “嗯,倒是比路垚顺口。”路垚的话让乔楚生有些开心。

  “那你呢?你有外号吗,除了乔四爷。”

  “没有,快回捕房吧,还要问话呢。”然后乔楚生就走了,路垚看他不说知道也问不出来,就去找林姜。

  乔楚生和路垚说完话后就去收队,正好碰见了在向路人打听情报的白幼宁,幼宁问:“哥,你们这么快就收队啊?”

  “你想再继续看看也行,我和三土要回巡捕房,跟证人再继续聊聊。”乔楚生回答,然后便要走。

  “等等,我搭你车。”

  “你又去哪儿?”

  “回巡捕房呗,不然去哪儿?”白幼宁理所当然地说,这么一个接触证人的机会,写报道的机会,她怎么会错过呢,不过小白同学只顾着自己的新闻,没注意到突然自己哥对路垚的称呼变了。

  回到巡捕房,路垚在乔楚生房间翻箱倒柜的开始找东西。

  乔楚生咬牙道:“找什么呢?”

  “茶。”

  “桌子上不有吗”乔楚生不理解地问。

  路垚理所当然道:“那个太差了,你有好茶赶紧拿出来啊。”

  “我上辈子欠你的呀?”乔楚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生气。

  “快点啊,那么抠干嘛呀?”路垚用他自己特有的撒娇语气还在挣扎。

  乔楚生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无奈还是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好茶,然后就看见路垚一脸开心地看着他拿出茶再一脸兴奋地接过茶叶罐,最后屁颠屁颠地过去给林姜泡茶了。

  由于他实在是反常,白幼宁看着他的德行道:“什么情况?”

  乔楚生一脸不开心道:“说是康桥大学的师姐。”

  “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你看他那么猥琐。”白幼宁一脸不相信。

  “猥琐吗不挺热情的吗?”就是有些热情的过头了。

  “你什么时候看见过他对女生这么温柔,这么客气过?”

  “那倒也是啊。”乔楚生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看他这么别扭呢,自己心里还不对劲,原来是因为他太反常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新编:重回上海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