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纸飞机终会归于海
苏星星2020-04-23 08:542,272

  大海很蓝,很深。

  路垚心事重重的撑着船栏,漂亮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阴霾。白幼宁在他身后用相机拍照,见他魂不守舍的,悄咪咪走到他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路垚没说话,安静下来的他才让人发现,他本身是一个多么偏冷漠的人。

  路垚,路家小少爷,四岁论语没学全,七岁才学会微积分。别看他吊儿郎当的,不爱做的事情逼他也没用。小时候大雪很猛,他咬着牙齿楞是没跪死在雪地里。可是他却逃避了,逃避了路家,逃避了自己的懦弱。找借口去巴黎度假,其实只是为了散心。

  “我是不是很没用啊,幼宁。”路垚说。“结婚以后不听你叫媳妇和老婆我都不习惯了。”白幼宁站在路垚旁边,看不远处两个嘀嘀咕咕的英国人咬着笔尖讨论着什么,时不时拿着笔写些文字。她用相机拍了下来,发现路垚还是一动不动。

  “专门给路淼演了这么一出戏,说实在的你是对不起我,演员费一百大洋概不赊账。”白幼宁半开玩笑的说,路垚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幼宁,娶你是我最清醒坚定的决定,唯一的既定事实,唯一的路,我没得选。”

  “但你不爱我,我对你也不抱有那方面的心思,这没用。”白幼宁回答说,看着天空飞过的鸟伸出手盖住了脸。“三土,你到底在上海遗落了什么,这么心不在焉的。”轮船在海浪上平整的翻起浪花,仔细看路垚耳根子都红了。“我写了一封信,忘扔了。”

  “哦哟哟,看把咱们的三土羞的,这信一定不简单,情书?没想到你真是一个爱写情书的人,肉麻死了。不过,如果是写给前女友的一定没那么大反应,写给我的就更不可能了。难道走之前还对风情万种的房东姐姐念念不忘,偏偏要以写信的方式掩藏自己的小心思……”白幼宁分析的头头是道。

  路垚没说话,就像轮船载他们到巴黎的国度,行驶于海面,回不去了。白幼宁接到来信,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兴奋的对路垚说,“上海又有大案子了!”路垚看着信上面的内容,露出一个释怀的微笑,流转之间,还有几分舍弃放下之意。

  折成纸飞机的模样,带着路垚真实的心意,被用力投向了天空。他跑过去抱起白幼宁转了几个圈,“不管了,我们先去巴黎度假,老乔能处理得很好的。”没想到这一次是白幼宁不干了,推开他用一种谴责负心汉的模样看着路垚。

  “路三土,楚生哥待你不薄,连我都吃醋到不行,你就这样对他的?”白幼宁拍着路垚的胸膛,这人金贵,没几下就喊疼。“老乔不说过让你对我好点吗,怎么动不动就打人呢。”路垚委屈。白幼宁握着拳头威胁他,路垚只能投降。

  “三土,我觉得不对劲啊。”白幼宁压低声线说,凑近路垚说着悄悄话。“这两个外国人在那里说半天了,现在更是一动不动的。”路垚打量着英国人,脸色瞬间变得不对。他慢慢靠近英国人,探出手想探测他们的鼻息。

  突然!嘴角、眼角、耳朵等多出地方喷出血液,路垚晕血,差点生理性反应要吐了。白幼宁赶过来的时候两人轰然倒地,“我去三土,你这克路人的毛病有点严重啊。”

  船上冲出一群穿军装的人,将路垚和白幼宁包围了起来。路垚跟白幼宁互看了一眼,有种绝望的感觉。

  警棍狠狠的敲打在桌面上,把路垚吓了一大跳。他往后挪了挪,“哥,哥,有话好说。这突然之间发生的这事儿,你这不能随意怀疑我们吧?”审问的警官也是两位英国人。白幼宁是女士,他们就把矛头重点指向了路垚。

  “不是你们还有谁,不给我好好招,丢下海去喂鱼!”警官恶狠狠的说,怂得路垚头都缩了回去。坐在椅子上的警官悠悠开口,“我认识你,上海租界巡捕房的路垚路先生,破了很多难解的大案子,是个名侦探。”路垚眼睛一亮,终于有辩解的机会了。“对对对,就是我,我是侦探,不会杀人的。”

  “可路先生第一任案子有犯罪嫌疑,报纸上登记的很详细啊,我们还是会大力怀疑你的。”警官说,路垚看了一眼白幼宁,她用包包遮住了脸。

  “路先生,你还是招了吧,免得受皮肉之苦!皮特,动手!”警官阴鸷的眼神潜藏着危险,路垚马上退了几步。“你敢!”白幼宁拍桌,黑帮千金的气势直接上头。“这里不是上海滩,美丽的女士,你最好安分些,否则……”英国警官给了手下一个眼神。

  “有什么事冲我来,别对幼宁动手!”路垚咬咬牙,闭上眼睛等死。早知道就不来巴黎了,这都什么事儿啊!没有预想当中的疼痛,路垚睁开一只眼睛偷看,熟悉的长军衣给了他莫名的安全感。“乔楚生?”

  乔楚生站在他跟前,周身肃杀之气,就是头发散散的,有点狼狈。

  路垚和白幼宁上船后,乔楚生收到了白老爷子给他的委托,他马上带人去现场。更没想到派去保护路垚白幼宁的眼线没过多久给他带来了可怕的消息,他们在船上出事了!他征集了一艘船,马不停蹄的赶上了他们的轮船。

  刚赶到,就看到有人想对路垚动手,他条件反射的护着路垚,一脚踢翻了英国警官。虽然很帅,但是松散的刘海显得乔楚生青涩了不少,路垚控制不住自己笑出了声。“老乔,很帅!”路垚竖起大拇指称赞。

  “你什么时候能让人省点心?离开上海才多久你就出事。我乔楚生就活该给你俩跑前跑后办事的是吧?”乔楚生整理了一下发型,给幸灾乐祸的路垚一个眼神。虽然是抱怨,但莫名的有一种宠溺和对别人没有的温柔。

  呵,男人,算了当我不存在。白幼宁托着下巴想。

  “老乔~”路垚扯了扯乔楚生的军衣。“别跟我来这套啊,前脚还要我找个合适的姑娘娶了,后脚就找事让我没空娶媳妇,你又不负责,撒娇卖萌没用。”乔楚生假装不领情,然后一点都不用力的按下路垚的手。

  “老乔,我们早就准备回去了。”路垚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笑意满满。“嗯是吗,我信了。”乔楚生无奈的看着路垚,眼里却都是温柔。

  白幼宁:地上那位同志先别动,身上的痛比起心灵的痛,已经很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番外·时代刻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探番外·时代刻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