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往事一
楠芷2020-06-17 00:443,201

  董念一手执着玉兰直柄团扇,扇把系这一串小圆球玉坠,扇面用金丝线秀了一支精致的玫瑰,一手支撑着头,躺在美人榻上尽显妖娆多姿的身线,道不尽地风情万种,别说是男子,就是女子也会为她倾倒。此时她正不停地扇着风。

  春夏之交,总是会有炎热突袭那么几天。只是没想到会这样的闷热,加上现在肚子又饿,她都要出现幻觉了!

  “小芳,我肚子好饿,忙了一上午,都忘记咱俩还没有做饭呢!”

  董念饿瘫痪在贵妃椅上,心里暗骂秦靳渊。她在这里为他挑选美人,他倒好,从头到尾一个仆人也不肯给使唤!那也就算了,这么有钱的男人,连老婆的饭都不管!这种男人,也就只有原主想不开嫁给了他!

  而后把目光放在今早选出的五十名身材有料,颜值担当的美人们,招招手,示意小芳。

  小芳立即明白,行了一礼,转向美人们道:

  “今日选美大赛第一项“外貌协会”到此结束。请各位小姐们先行回府,明日辰时再到此处汇合进行第二轮选举!”

  众人一听,原本心中被选中的喜悦之情又一下子沉了下来。第二轮是才艺表演,会淘汰一半的人。深怕自己就是那个不幸者!

  董念打发一群人后,越发觉得闷热。匆匆用水往脸上一泼,瞬间觉得凉快不少。

  小芳递来帕子道:

  “小姐,都这个时辰了,再生火做饭也太迟了!不如我们出去吃吧?”

  董念本来有这个打算,但是转念一想:

  “凭什么!哪有我给他选小老婆却不给饭吃的道理!走,我们去膳堂!”

  小芳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小姐终于想通了!王爷不来,小姐也可过去的呀!

  两人往膳堂走,董念疑惑地问:

  “诶小芳,我就纳闷了!怎么她们这一个个看到我路过都瑟瑟发抖躲起来?”

  董念一路遇到十几个婢女,见他们纷纷避如蛇蝎。看她的眼神,好似撞见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小芳知道小姐上次落水后就什么也记不得了。所以自然也忘记了王府的事情:

  “小姐啊,咱不用理她们。都是些墙头草罢了!”

  “嗯?”董念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小芳:

  “如果是关于我的,我当然要有知情权啊!况且这些人和我相处在同一屋檐下,我整天一头雾水被人当做洪水猛兽地对待,心里也会很不爽的好嘛!”

  小芳见自家小姐求知欲超标地瞪看着自己,只好实话实说,说不定了解以前的情况对小姐以后做事会有好处!

  “小姐,您刚嫁进王府时,虽然不得王爷宠幸,却也还掌管这王府内务。只是……只是不久后,坊间却流传,说是您……您横刀夺爱……王爷与平阳郡主本是情投意合,也打算与她成亲。您却逼着丞相大人去求先帝赐婚。”

  小芳偷偷瞄了眼董念的表情,见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长着嘴,便安慰道:

  “额不过,小姐您别太在意外人的话,您也有不得已到苦衷!”

  董念嘴角略抽抽,继续往前走:

  “横刀夺爱也是不得已苦衷吗?不要安慰我,继续!”

  听到这里,董念真的是对原主恨铁不成钢!

  “哦!在那之后,府里的下人也经常议论,平阳郡主与王爷来往亲密,他们也以为郡主会是以后的女主人。平阳郡主常常来找王爷,同王爷一起出入书房,进膳堂用膳,出府游逛。还在外人面前诋毁您!下人们看不过去,偷偷为郡主打抱不平,您终于忍不下去,就在外散播郡主不知廉耻,还未出阁就与男子勾三搭四。郡主跑来王爷处告状,您也因此被禁足胧月阁。此后一段时间,平阳郡主没有来过王府,说是中毒了。有一天,您身边的二等丫鬟连翠,跑到王爷处污蔑是您下的毒,还在您房里搜出证据。虽然两位公子替您洗了冤,可您气不过,一掌拍死了连翠……”

  董念一听,一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

  “什么……什么是’一掌拍死了’?我有这么大的力气吗?”

  “小姐,您还是大轩第一美人的时候,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就只剩下一身功夫了!”

  “你是说……我会武功?”这下董念是真的吃惊了!

  “当然啦!就连振国将军嫡子戚卫铮戚少将军都不是您的对手呢!”

  。 “啊?”那为什么她一点感觉也没有?难道记忆没有了,一身功夫也会没有吗?

  “额……此事回去以后你要详细道来。不过因为我打死了连翠,她们就从此害怕我吗?难道连翠不该死吗?这是诬陷主子,如果正罪,我是会被关押收监的,有可能会在黑暗的监狱里被哪个仇家买通狱卒下狠手的!她的确该死啊!”

  董念向来不是什么大善之人。连翠卖主求荣,总有一天会做出更出格的事。虽然她是来自二十一世纪,但是她一贯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大忌,我必碾死他的原则!

  小芳叹了口气道:

  “连翠的确罪有应得。可后来,平阳郡主在外人表现出您欺负她的样子,有的嬷嬷伺候过郡主,得了不少好处,替她打抱不平,您便以奴大欺主的理由,下令将几个嬷嬷痛打五十大板。有个嬷嬷坚持不下去便当场死亡。而后您还当众扇了郡主几个耳光,骂她是不知廉耻的白莲花。王爷知道此事后很是生气,下令撤了胧月阁所有下人,也不准给我们饭吃。同时也撤了您掌管王府的权利。”

  董念恍然大悟,难怪王胧月阁方圆几百米都不见一个仆人!

  “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没有给秦靳渊解释吗?”

  董念一边加快扇风一边不解地问。怎么老感觉有些晕呢!

  小芳已经习惯小姐直呼名讳,便道:

  “有的,所有事情,您都有解释。只是王爷相信平阳郡主的话,对您说的,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还好两位公子常来看您,给您送银两。后来大公子上了战场,二公子因南方连连灾事,他去处理旗下的商铺,丞相大人也不好经常来看您,所以,才会有现在这种生活……”

  “嘶……小芳,这些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董念心里很是愤怒:

  去你个仙人板板!秦靳渊特么就是个超级大渣男啊!那原主眼瞎了还是怎么着?

  小芳支支吾吾道:

  “奴婢这也是,也是为您好啊!小姐这么爱王爷,若是这些不好的事情都忘记了,您便不会那样难受了!”

  以前,她经常看见小姐独自一人饮酒到不省人事,迷迷糊糊间还会痛哭流涕地喊着王爷。

  董念见她自责地低下头,稍稍平息怒火,走过去勾住小芳肩膀:

  “哎!不会了,再也不会为他难过了……你小姐我想通了!”

  小芳自责地看着自家小姐:

  “小姐,小芳没用,没能为您做点什么!”

  董念刮了下她的鼻子道:

  “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就是为我做了最好的事!”

  董念有点同情原主。被人算计,得不到挚爱之人的信任,最后惨死。想到刚穿来那会儿原主的笑,可能是一种释然,一种解脱吧。只是原主不能白死。既然命运让自己进驻这具身躯,那就替原主好好活一把。她这个人,最受不得一点冤枉,一定要找出凶手,以牙还牙!以证原主清白!

  忽然,董念觉得头重脚轻,很是不舒服。她走到月扇弯,停下了脚步道:

  “我改变主意了!既然不给饭吃,再去只会给王府下人徒增笑料。走,我们先出府”

  通过月扇弯便是王府大门。小芳没有说什么,只是紧随其后。

  因为董念过了禁足期,门口侍卫便没有阻拦。两人一路前往市中心。

  只是今日路似乎有些远,董念昏昏沉沉,脚底虚浮,有气无力,小芳终于发现不对劲,上手一抹,“呀!好烫!”

  董念也被烧得没有多少意识。小芳焦急地扶着人就往最近的医馆去。

  南山堂的药童见来人是两位女子,且一位已病得昏迷不醒。便赶忙招呼进了内馆,让小芳将人放在简单的病床上。

  董念发现自己身在火海上,她站在一块十平米不到的土地上,往下一看,周围被一片火海包裹着,吓得她连连后退,而后面时不时窜出一条火蛇,烤的自己浑身难受,她想大喊救命,可是嗓子发不出任何声音,也不会有人来救她。

  她实在太热太难受了,于是伸手去拉低衣领,解了自己腰带,还不够,继续将外衣敞开,一扣,两扣,三扣……突然,一只微凉修长的手握住了她。她心中一喜,立刻反抓住,这只手的的温度好舒服。于是抓起来就往脸上贴。

  “哇,好舒服!”

  可不到两秒,手就被主人收了回去。

  “啊……不要走啊!”董念失望地撅起了嘴,绝望地坐在一片炙热的土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