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无耻选美
楠芷2020-06-17 00:133,279

  沈国公书房

  一位四十来岁,身穿暗蓝色朱雀朝服,头戴六梁进贤冠,相貌堂堂的男人端坐上首。

  在他之下,五位官员颤颤巍巍,心里七上八下。等了一刻钟,吏部尚书终于等忍不住了,开口道:

  “国公爷,若是此次,摄政王借机与宁远侯府结亲,我们的胜算就真的不大了!”

  “是啊!朝中早有部分官员,想着抱摄政王这棵大树。只是碍于我们这方的势力,迟迟不敢动。若是那两府结亲,那么大轩的官员必投向摄政王!我们是否提前行动?”

  户部侍郎李宜鸿焦急万分,他知道,一旦宁远侯与摄政王联手,那么他们的计划必定泡汤。这是他们苦心经营二十载的计划,绝对不能在这关键时刻被破坏!

  沈安良捋了捋胡子。今日下朝,他便被胞妹沈婵汐叫去。而后回来,朝服还没有换下,便匆匆来会见这几人。小皇帝自是不在话下,可要对付秦靳渊谈何容易!

  “诸位稍安勿躁!若是此时出动,也未必能有胜算,反而打草惊蛇。常胜将军,你的五十万大军何时可集结?”

  戚关是上一任国公爷沈霍的部下,因战场上,沈霍为救被敌军围剿的他,不惜单枪匹马闯进敌营,最终杀了敌军首领,救了他,但是也因此,在骑马奔回时,不慎被敌军毒箭所伤。剧毒,他还没来得及回营便死在半路上。他戚关,向来怀着一颗赤胆忠心,愿为国家鞍前马后,可他这条命是沈老将军用命换来的,在千万挣扎下,还是选择了站在沈国公一队。

  他听得沈安良的话,心里很是沉重,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

  “还有二十万大军,只有征得圣上手谕,才能动用。”

  “二十万大军不是小数目,此事必定经过摄政王,这事儿怕不太好办!”

  一个官员蹙眉道。

  “无妨,这事太后自有办法,诸位不必担心!”

  在场的官员听到太后,一颗心也算放了下来。要知道,如今太后是沈国公的胞妹。膝下有一个小皇帝。虽不是亲生,但小皇帝除了摄政王,甚是听太后的话。若是小皇帝先斩后奏,一道圣旨下来,摄政王再大也不能抗旨!

  几人又讨论一番才各自回府。

  这边摄政王府说不尽的热闹。不少民众聚集在王府的大门口,伸长脖子往里看。

  只见各色美女鱼贯而入,一时间,王府内美女如云,堪比皇帝选秀般壮观!

  这件事全属董念一人负责。看着眼前的美人儿,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时辰了。

  选美塞第一关便是“外貌协会”。因为是奉太后懿旨选美的,王府的下人也不敢为难,董念抓着两个家丁,一个在门口引路,一个将人送出去。侍卫们也任由人被带进带出,昨天凌暗卫已经传达了王爷的指令,他们只要时刻警惕有没有人搞小动作就好。,于是董念侧躺在贵妃椅上“指点江山!”

  这已经是今天早上第三十三批了。每批十五人。也就是说,她已经看了四百九十五人,她好像有些审美疲劳了。今天算是领教了秦靳渊那张俊到人神共愤、天上有地上无的脸的威力。这些人数还是在她限制年龄、外貌的情况下。可想而知,他在女人们心中是多么男神的存在!

  嘿……如果把这些人纳进府,说不定……还可以从中捞一笔!

  董念脑海里浮现出几十个美人聚在胧月阁院子里排坐,人手一个牌子,自己便在上面拍卖伺候那个男人次数的场景……哈哈哈……不由得笑弯了眼!

  于是立马又来劲:

  “你、你、还有你!”被点到名的美人们个个兴奋地搅着帕子,脸上漏出中了五百万的标准笑容。

  一只玉手点到尽头时,震惊地跳起身来:

  “哇塞……!”

  “妹子啊,平日里都吃了啥玩意好吃哒?瞧你那对。。珠穆朗玛峰,简直傲娇死了!”

  说着还不忘走到身着翠色烟纱裙的女子面前,用手在空中形成托举的姿势……,

  “这妥妥的E杯啊…………平时带着它两挺沉的吧!!”一脸色眯眯地盯着人家的。胸。

  大。胸。妹子被说得小脸儿迅速红了起来,赶紧低下头,她没想到摄政王妃这么豪放,简直让她羞死人了……

  “得嘞,就你了,告诉你,是个男人他保证喜欢哈哈!”说完不忘咸猪手去揩了把油。

  那位大。胸。妹子一听过了第一关,兴奋地跳起来,顿时忘记羞涩:

  “谢谢王妃!”

  这一跳,波。霸。抖三斗,让董念长吸一口气:

  “我要是个男子,肯定爱上你!”

  小芳麻木地看着这样的场景,这个早上小姐已经激动过不下十次了,难道她忘记了自己的身材比这些人还要好吗?…………:

  “下一队!”

  于是,这一队没选中的人失望地走出了凉亭,换下一队美人满怀期望地入场。

  小芳一脸臭臭地看着自家揩油揩了一个早上的小姐:

  “小姐,别人家的主母选妾都尽量选姿色平平的,您到好,尽选这些身材火辣的,哪个男人抵挡得住诱惑啊!您这不是给自己挖坑么?”

  董念喝了口茶,听完小芳的话,脑海里自动浮现秦靳渊流连花丛的香艳画面。啧啧,别说还,画面感挺强的……!

  “哎你不懂!这些选来的妾室如果得到那匹种马的种子,将来生个一儿半女的,到时候我这个失宠又没有子嗣的王妃,自然会被休掉!岂不快……”哉!

  小芳吃惊地捂住董念的嘴,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苍蝇:

  “小姐,您可千万不能再说这样的话了!”

  “噗嗤……”暗处的黎宸实在受不了了,“种马!” 还“种子”哈哈哈哈……

  “靳渊,没想到你的王妃如此风趣哈哈……”

  秦靳渊一双深邃的桃花眼没有任何波澜,只是背过身后的手已经紧紧握成拳。他们来了有一炷香的时间,这个女人无耻的举动就持续了一炷香………她!还是个女人吗?

  最可恶的是,大庭广众下盼望着自己被休弃!仿佛像世人宣称这是多么光荣的事情,这里就像她的牢笼,让她势如敝屣!那么当初,又是谁不顾一切往他这里钻!

  生气容易冲昏头脑,很显然秦靳渊忽略了“种马”这一词。

  见他沉默不语,黎宸以为他无所谓,惊讶道:

  “你就不打算管管你的王妃,再这样折腾下去,不出几日,王府后院就比后宫还热闹了!”

  秦靳渊淡淡道:

  “哼!且让她得意两天!”

  不是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吗?那就让你尝尝,欢乐的后果!

  黎宸僵住笑容,他就知道,腹黑的摄政王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骂他的人!

  “对了,眼看还有三个月就进入水灾期了!”

  黎宸询问的目光看向秦靳渊,这次南巡,他见过太多穷困潦倒的村民,没有田种,只能背井离乡当乞丐,再这样下去,又会一次爆发灾荒,南方各省恐怕坚持不住了。蛮族若乘机攻打,大轩腹背受敌,内忧外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秦靳渊听闻,深邃的眼再次黑得像个无底洞:

  “自皇上登基,便派工部侍郎南边治水,三年共拨款一千三百万两金……所以,这十五天,你只去看了灾民?”

  顿了顿,看向眼带笑意的黎宸正朝董念处望去。一个侧身便挡住了他的视线,声音冰冷毫无感情道:

  “本王甚是觉得,你比何仁东更适合南方治水。从现在起,即刻启程,三月后未治好水灾,那便卸了你父亲工部尚书一职!”

  被挡视线的黎宸还想换个角度继续看,没想到当头突然来了一盆冰水把他的热情浇得灭灭的……

  “我……”指着自己,哭笑不得道:

  “我怎么可能会治水。靳渊,你在开玩笑的吧?”

  开玩笑,他就只会吃喝玩乐,偶尔帮忙跑跑腿。哪里会什么治水!

  “你何时见我开过玩笑?”

  “额……是没有的!”他低头认真地想了想。这个男人很腹黑,很沉稳,很心机,就是从来不开玩笑……完了完了,如果治不好,他爹非打死他不可!于是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俊美无双、不怒自威的男人:

  “那个,王爷啊,您就说实话吧,我哪里得罪您了?我该改,我保证改得彻彻底底……”想到什么,立刻严肃道:

  “何仁东是我父亲的旧部,此人值得信任。金子一事,前两日我暗中探审,说是几度上书奏报朝廷,到手的不过一千两金。可是中途被人拦截,一直到现在,河坝还为修全。”

  秦靳渊某光沉了沉,他有料到会有此事发生,也派人通知在南方的人紧盯着。可是,他同样没有收到消息!

  黎宸见他还是不说话,又一脸苦涩道:

  “王爷!摄政王爷,我能不能不去啊!”

  秦靳渊抬起脚步,一甩衣袖,大步流星地往回走:

  “不能!”

  黎宸心如死灰般看着男人的背影:

  “我……我哪里得罪他了!”

  于是只能认命,一脸苦逼,灰溜溜地跑回府收拾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