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葵水期会发病
楠芷2020-06-17 00:442,342

  小芳一手端着粥,一手拿着包裹,向两人急步走来:

  “小姐!”

  看着小丫头着急的模样,董念笑着安慰道:

  “不要担心,有谪仙大夫在,我死不了!”

  小芳看向钟楚觞,感激得就要下跪。还好他先一步虚抚。小芳感激道:

  “多谢钟神医相救。今日莫不是您恰好在医堂,小姐便凶多吉少!”

  钟楚觞看了看董念和她丫鬟,客气道:

  “不必客气!这是我本职工作。”

  董念听到小芳说的话,又想起中毒一事。眸光微沉,开口道:

  “你能诉我蟾毒的特征吗?”

  钟楚觞点头:

  “中此毒之人,隔五天发热一次,大概延续两个时辰,期间高热不退,昏迷不醒。此毒可自身化解,体质好的人,一月后余毒会自清,体质弱者,有可能要五个月才能清除。但鲜少弱者可撑到五个月。”

  顿了顿,他看向董念,还是说了出来:

  “这样的毒,厉害在于,只要接触一丁点芙蓉花粉,毒性马上改变。”

  董念疑惑道:

  “那又会是什么毒性?”

  “药力是媚毒的十倍。且无药可解,除非…………”

  董念听到这里已然明白,除非行男女之事,否则便会死!究竟是谁会对自己下毒手?会是那个小芳说的郡主吗?毕竟,只有她有这个动机不是。眼下最要紧的是解了蟾毒,查出凶手。可单凭一己之力,她要怎么查呢?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钟楚觞道:

  “蟾毒是无色无味的白色粉末,单是皮肤接触不可能出现反应。另外,蟾毒遇水会成粉色,若是不小心粘上衣物或者皮肤,不用特殊药水清洗,五天不会褪色。”

  董念感激地朝他点点头。他不仅救了自己,还给了自己有用的信息。这个恩情,她记下了。

  董念匆匆吃过米粥,喝完药,带上小芳回府。临走前,她向钟楚觞说明,三日后,自己还会来找他,一起研究退热贴之事。

  董念和小芳买了些菜,还有各类种子。她打算在院子里开垦一块土地出来,现在正值播种季节。

  回去的路上,董念的脑袋一直在倒带。

  钟楚觞的话,五日毒发一次,今日便是第一次。所以,下毒之人作案时间应该是五日前。

  如果蟾毒不能通过皮肤接触,只能是空气传播或者是吃食,还有就是血液。

  排除血液。因为自己是三日前才割腕放血的,那也是自己临时决定,在此之前,没有人知道。

  现在只剩下空气传播和吃食。

  空气传播有些不太可能,毕竟,小芳一直和自己在一起。除非,是有人在她睡着时,往她房间放毒。

  吃食上,自己和小芳同吃。如果有问题,那小芳也会有问题。

  董念一个头有点大,心更是沉了沉,这无疑是大海捞针!忽的眼睛一亮!是了,五日前自己还在被秦靳渊贬去后厨当杂役。当时她尝过许多食物!

  而这些食物,后厨的下人不一定都吃。毕竟他们在王府后厨内,吃过不知几百回了。只有自己这个吃货不放过任何好吃的!

  董念思及此,深吸一口气!

  如果真的是吃食上出现问题,那么很有可能下毒之人不是针对她,而是,秦靳渊!

  两人匆匆进了府。董念唤小芳进屋,而后把房门紧闭。

  小芳倒了杯水给小姐,也受意与她一同坐下。

  董念把出府前的疑虑再问一遍,小芳只好如实回答:

  “半个月前,小姐来了葵水。”

  小芳顿了顿,又补充道:

  “小姐每次来葵水时,都会发一次病。发病时,会六神无主,好似听不见外界的呼唤。任凭使用什么手段也换不回神。之后您会昏迷,过两个时辰便会清醒,等清醒后,会失去发病的记忆。”

  顿了顿又道:

  “四年前,您在春猎围场中发病昏了过去。我急着去找人,回来却发现您不知。后来发生一场大事,您身负重伤,昏迷不醒。”

  董念惊诧地打断她的话:

  “你是说,我来葵水才会发病?发病还会昏迷?醒来后失去记忆?”

  怎么那么像!

  如果说,现代的自己也是葵水期昏迷,醒来便失去一段记忆。那么,院长的话便说得通了!

  小芳点点头,沉重地继续道:

  “葵水期间,不知何时就会发作。好在时间尚短,只是一个时辰。不过半个月前,小姐受邀去游湖,您听说太后也会去,想着只是半天,又是葵水第一天,应该不会发作,所以就去了。后来,船舱着火,大家乱成一团,我寻不到小姐,也被绊倒砸在船拦上。正当我迷迷糊糊时,恰好看见小姐从船上跳下,我正要开口,有人先一步捂住我的口鼻,把我扔下船。”

  董念眯起眸子,越来越觉得,这具身子和现代的自己有关联!

  她看向小芳:

  “那为何之前不与我说?”

  小芳为难道:

  “我当时不知您是否处于发病状态。您这病只有我与老爷知道。老爷有交代,此事连您也不能说。我怕说了被您发现。哪曾想,您这次醒来,是失去所有记忆……”

  董念:“…………。那我可曾看过大夫?”

  “有的,三年前,老爷带回神医。当时只对外说给小姐号平安脉。神医只说,您脉象正常。至于您的那样的症状,是病也不是病。时日一到,便会根除。”

  “神医是今日救我的那位吗?”

  小芳知道她说的是谁,立即摇头:

  “不是,是一位女神医,大概三十来岁。”

  董念好奇地问:

  “大轩一共有几位神医?”

  “只有三位。就是奴婢之前与您说的女神医,还有钟神医以及他的父亲。不过钟老神医已经神秘失踪四年了。”

  董念哦了一声。又八卦道:

  “这个女神医三十来岁,按照你们成婚的年龄,那钟楚觞会不会是她生的呢?”

  小芳忽略“你们”二字,摇摇头道:

  “这个奴婢就不得而知了。”

  董念越听越觉得自己身上有秘密,而且很复杂。

  当即先把身上的秘密放一边。

  “此事我会再努力想想,你跟我说说,关于我和摄政王的事。”

  又想到那日沈婵汐的“靳渊”两个字,道:

  “对了,有关于太后和秦靳渊的事,你知道多少,便和我说多少。”

  她觉得,这次中毒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多了解了解当下人员情况,说不定可以有所启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