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谪仙钟楚觞
楠芷2020-06-17 15:043,783

  钟楚觞看着床上的绝世佳人儿撅起嘴儿,不由得莞尔一笑。他方才转身取银针,回头时,便见她伸手解下腰带,而后又快速敞开外襟,露出一件半透明带扣的粉色里衣,他急忙过来阻止,没想到女子的手更快,解下了三个扣子,而后又抓着他的手不放。这要是不知情的人儿肯定要误会,不过他知道,她是因为中毒的现象导致浑身热得难受才会有这一系列动作。

  他笑着摇摇头,打算给她穿上衣服。

  只是当他手触碰衣扣时,女子冰肌玉骨的肌肤乍现眼前 ,玉,柔被奇怪的衣服包裹着,若隐若现,中间一条精美的线条展现在男人眼前。随着女子平稳的呼吸,它们也时时起起伏伏……

  “轰~~”

  钟楚觞脑袋一时炸开!耳根迅速红了起来。

  他是名扬四海的神医,医治过无数男男女女,却从未遇到过如此棘手的场面。这一度让他平静了二十五年的心起了一丝丝波澜。

  不过只是一息之间,他便平复了心情,好笑又无奈地摇了摇头。医者父母心,医者眼里不分男女,他怎会忘记父亲教导过的话。

  钟楚觞走上前,坐在床边的竹凳上,缓缓伸出手,一扣,两扣,三扣给她扣好里衣,尽量不去看女子曼妙的身姿。再将她藕色娟纱外衫合拢,又将其水芙色腰带系上。只是……他给她系了个合心结。

  这是小时候,母亲自创,并亲自教给他的系结,回想起来,二十几年从未见有人会这般系结。这是他第一次给女子系腰带,别的花式他也不会,干脆就用上母亲教的

  就在他穿过最后一次心结时,一只玉手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想做什么!”

  董念记得刚才热得厉害,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活活烤焦时,恍惚看见火光中出现身着一袭红色流仙裙女子,正唤着她的名字。

  她努力朝那女子看去,待看清人时,瞬时怔住。这张脸,她太熟悉了!螓首蛾眉,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精巧玲珑鼻,娇唇若丹霞,尤其一对勾魂摄魄的媚眼。这不就是现在的自己吗?

  于是连忙上前抓住她,只是还没有走两步便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

  原主对她摇摇头道:

  “我要走了,这里本就属于你。我的一切便是你的一切。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说着便冲董念微微一笑:

  “回去吧!好好活着!”

  说完便渐渐溶于火海。

  董念立即伸出手,想抓住她,大声喊到:

  “别走哇!我还有很多事情想问你……”

  可是人已和火海融为一体。就在她泄气的蹲下身时,一粒金色水滴浴火升起。董念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

  “额……难道这是舍利子不成?不是只有和尚圆寂才有这玩意儿的吗?”

  不待她胡思乱想,这粒金色水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撞进了董念的眉心里。于此同时,脑袋“翁~”地一声,四肢似有熔浆灌注进去。董念惊得猛地睁开眼。便见有人在解她的腰带!

  钟楚觞也吃惊地抬起头看向睁开眼的女子。他不曾想,中了蟾毒的人,还能在没有救治的情况下,中途清醒过来!

  他温和一笑,对她说道:

  “在下是南山堂的大夫,正替姑娘系好腰带。”

  说着便低头不紧不慢地穿过最后一次心结,一个漂亮的粉色合心结便出现在眼前,钟楚觞看着它,思绪也在漂浮。

  董念在他抬头的一刹那间被震惊到。只见眼前男子肌肤白皙,脸如白玉雕刻,眉如墨画,双目星眸,鼻梁高挺,鼻峰温和婉转,一张性感红唇此时正挂着浅浅笑意。身着纤尘白衣,浅蓝色对襟开衫,腰间白绸带下挂着一对墨玉珠。三千青丝用一支玉钗冠起,他正端坐竹椅上,皎如玉树兰芝。乍一眼还以为是天上的谪仙误入凡尘。

  董念不惊看呆了。忘记自己的手还抓着人家的手腕。

  钟楚觞回神,看了眼抓着自己的玉手,抬眸对她又是微微一笑:

  “姑娘?”

  “嗯?”董念被叫回神,好似干坏事被抓包了一般,赶紧把手缩回来。

  天呐!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医生,她要不要多来几趟医馆看个够哇?可是……

  “那个,你……为何要解我腰带?”

  虽然她知道,这个男人没有恶意,但此时慌慌张张的情况下,她只能转移注意力,解了方才看他看得出神的尴尬。

  钟楚觞平静道:

  “姑娘是中了蟾毒,加上本身发热,毒性入侵血液,才会使得你比普通的发热还要难受。所以,方才你昏迷期间,因为难耐高热,迷迷糊糊解下衣带。在下见此,便上前给你系上。”

  “中毒?”竟然不是昨夜淋雨而发烧!怎么好好的会中毒!

  董念一听,想起刚才的梦。自己在梦里因为高太热宽衣解带,她知道自己的德行,实在怕热,一热就喜欢穿得凉快。所以……“刷~”一下,耳根子迅速红了起来。她该不会在谪仙面前丢脸了吧!想着想着,不自觉咬住下嘴唇,一双媚眼不敢看向男子。

  钟楚觞好似看明白了她的尴尬,不禁一笑道:

  “姑娘不必担心,在下并没有非分之想。再者,姑娘只将腰带解下。”

  这么说,她应该会缓解一些。

  “额……是吗?那就好那就好……嘿嘿……”

  董念心虚地低下头,幸好在现实没有太出格。

  钟楚觞见她低下头, 便也不在多说什么。只是起身来到案桌旁,拿起一副银针再次坐回竹椅上:

  “因你还在高热,接下来我给你施一套针,再配几服药,按时服用,便可降温解毒。”

  “啊?施针降温啊!”

  董念是真的很热,这时感觉背后黏糊糊的,衣服都贴着身子,怪难受的。

  “要很久吗?”

  男子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

  “大概一刻钟即可。”

  “哦!好的,麻烦你了!”董念看着针,若有所想。在想,到底要不要说。

  每次打完预防针后,院长会立马当众拉她离开,把她放在院长办公室观察半个小时。久而久之,大家都在传她是可能是有白血病,不能让人知道。

  可是董念知道院长为何将她带离,就是怕自己的异常在别人面前暴露。银针治疗,应该不会流血吧。毕竟那么细的针孔。

  钟楚觞温润如玉的声音再次想起:

  “有些疼,你若撑不住,可咬住这方帕子。”

  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方干净的帕子。董念虽然不怕疼,但是还是鬼使神差地接过来。是一方男士用的墨色手帕,散发出淡淡松竹香。

  在他下了第一根针时,董念“嘶~”地一声,不禁咬住因为虚弱而发白的下唇,柳叶眉蹙成一团,表示着她很疼。

  钟楚觞看着,动作放得更慢更轻柔些。所以后来的几次银针下,她倒没有之前那么疼了,也知道是他故意在放轻动作,心里不禁甜甜的。作为感激,她还是说了出来:

  “谪仙大夫,你们这里发热的人都要施针降温吗?”

  钟楚觞剑眉微挑,嘴角不自觉上扬,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很显然对这样的称呼感到新奇又不排斥。

  董念被他的笑融化了。

  男子白衣端坐,一手执银针,专注给女子解毒。他坐的位置,恰好背对窗口,窗外的桃花树开满了桃花,一阵风过,花瓣在空中旋转,而后慢慢地,轻轻地落下。忽然给她一种霽月清风的感觉。

  “嗯!”是给她的回答:

  “若是发热难忍,高烧不退,那便需要施针暂且降温。病人还可以利用冷帕敷额,擦拭穴位来降温。”

  “哦……那小孩儿们肯定哭闹不止吧?而且来回换水贴额头也实在麻烦,人得总是躺着坐着也不方便。”

  钟楚觞想到上次给小皇帝施针降温,虽然他没有哭闹,但也是疼得不轻。随即点了点头。又想到她说的不方便,他从前是有同样的感想。当即随口问道:

  “姑娘说的正是在想的。只是在下不才,未能解决这些问题。不知姑娘可有见解?”

  说完手便停下动作,一套针也扎完了。钟楚觞侧身,对上了她妖魅的凤眼。

  董念躺在床上,也不避讳地看着他,抿了抿唇道:

  “我曾在古书游记里看过,海外人发热,多用一种冰凉的膏药贴,能保持恒温。贴住额头,以及其他高热穴位。给病人物理降温。若不是持续高热,人们用这种药贴,行动也自由。”

  钟楚觞深吸一口气,心里暗想这个办法的确很好。但是……

  “姑娘说的方法的确不错!只不过,是怎样的药能够在接触体温后还持续冰凉呢?”

  董念想了想,她在现代的发烧时,经常用退热贴,一贴即可,继续上课。当时她就很好奇,退热贴是怎么来的,所以特地去查了一下。只是……高科技的成分,不知道在这里可不可以用什么替代!

  “我也只是在书里看过,大概需要的是薄荷、水,凝胶,以及龙脑香的树脂和挥发油中加工取得的结晶。这个凝胶需要在植物中寻找,即对人体无害,还要锁住水分,让薄荷汁与水还有其他成分凝结成固态胶体。”

  顿了顿,又道:

  “制作贴,还需要用到无纺布。即透气,又舒适。至于结晶的提炼……步骤比较复杂,若你要提炼,不妨叫我一起?”

  说完,她还在想,这样的想法,会不会被他拒绝。毕竟在古代,要做这些,应该很难。

  钟楚觞在她提到凝胶时,不由一愣。但听完下文,便知什么是凝胶了。顿时兴奋地身体向前倾,眼里似有星光闪耀,看董念多了层钦佩:

  “原来世上竟有如此高明的技术!多谢姑娘相告。那到时还要麻烦姑娘了!”

  董念眉眼弯弯,笑道:

  “不客气不客气,即如此,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董念,请多关照!”说完就伸出手想跟他握手。

  钟楚觞看着着一只芊芊玉手向自己伸来,愣了一秒。

  董念歪着头,才反应过来,僵在半空的手立马挥一挥,尴尬地笑着:

  “嗨!我这是跟你打招呼,嘿嘿……”

  钟楚觞不禁一笑,也学着她说:

  “在下钟楚觞,请多关照!”

  两人相识一笑。

  “姑娘可有觉得好些?”

  不说她还不知道,自己好像没有那么热了。连连对着他点头。

  “那在下替你拔针。”说着就更轻柔地替董念取针。

  此时,门外响起脚步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