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那块玉,问题不少!
楠芷2020-07-14 23:562,600

  半个时辰后,董念沉下心,眉头蹙起,沉浸在刚才小芳说的内容中。

  那年宫宴,原主同父亲一道入宫,在殿门遇见秦靳渊,于是三人一同进殿。当时她一直是低头的,不曾去看秦靳渊一眼。

  可是,奇妙的事发生了。进殿的一小段路上,原主胸前的那块玉一直在发光,还是一旁小芳看见了告诉她的。小芳说,那时原主听了身形一震,赶忙捂住胸口,看着秦靳渊背影发呆,连向太后和先皇行礼都忘记了。所以后来大家都知道原主爱慕摄政王,竟然到了殿前失礼的境界。整个宴会,她时不时就会偷偷看他。回到丞相府后也是魂不守舍,经常拿着项链发呆。之后就有了她追摄政王的一段故事,还有她爹替她求亲的事儿。

  董念想了想之前的那块玉。看起来就比普通玉石项链漂亮一些,本质应该和其他和田玉没有什么差别。为何会发光?而且,原主之前没有看秦靳渊,她便是对他无意的。那为什么在玉石发光后,便会产生一系列的后事呢?所以,那块玉,问题不少!

  至于沈婵汐,是沈安良的妹妹。小芳对她之前的事迹不太清楚,只说她十八岁便入宫做了皇后,一直无子嗣。两年后容贵妃生下如今的小皇帝便当场因血崩而死,所以先皇把小皇帝交由她抚养。后来先皇驾崩,临终托孤给秦靳渊。小皇帝坐上了皇位,秦靳渊当上了摄政王。沈婵汐和他没有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倒是沈沁冉和摄政王的事传遍了大街小巷。

  坊间传闻是先皇还在时,秦靳渊当时才二十岁,便是大轩的战神王爷了。以三十万大军战赢凤国七十万大军。而后凤国使团入京,签订十年和平协议。先皇高兴,举办了一场春猎,特赦三品以上官员之女,若有意者,可随员入围。

  秦靳渊在那次春猎遭人暗算,险些丧命,恰好被沈沁冉发现,救回了他。至于是怎么被暗算的,沈沁冉怎么救他的,其他人一概不知。所以从那以后,沈沁冉便经常出入王府。大家虽然面上不说,却也在心里知道,沈沁冉将会是摄政王妃。

  但小芳也说了,当时受伤的有很多人,原主也受了重伤足足昏迷了一个月才醒来。

  那么巧!她也在那时发病,并且失踪过一段时间。

  董念根据小芳提供的年份,知道那时沈婵汐那时已入宫五年了,沈沁冉十四岁。那么当时自己已经十九岁。而原主遇见秦靳渊的那次宫宴也在她十九岁时举行。第二年便嫁入了王府。三年来别说和她同房,就是踏入胧月阁,秦靳渊也不曾有过,说明他对原主一点意思也没有。那么,一切事情是发生在四年前。

  原主嫁进王府后,因为知道自己拿不住秦靳渊,便有意拉拢太后,让太后替自己说几句话,有意撮合他两。

  董念听到这,真想剖开脑袋瞧瞧这颗是不是脑袋瓦特了!光有大胸不长脑子!

  所以,那日推原主下水的会是沈沁冉吗?还有,这次中毒,若不是意外,那就是自己碍着别人的路,想要除了自己。

  想到毒,忽然想起钟楚觞说的,腾起身,就走到门窗前。

  小芳看小姐起身,便也走过去。

  董念道:

  “帮我一起看看,这些窗户纸是否有被捅破的痕迹。”

  因为她睡觉喜欢关窗,还有就是,她睡眠一向浅,若是有人趁夜色进她房里下毒,她定能察觉。除非,像电视里一样,先捅破窗户纸吹迷魂香,再进来下毒。

  两人仔细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一丝破洞。她又再去枕头被褥床单上仔细看了一遍,皆没有白色粉末。因为拢月阁只有她两,这几天忙得要死,没有换传单被褥。

  董念若有所思地坐回椅子上:

  那就只有吃食上了!

  她不知道的是,秦靳渊已经派了凌在外面盯着,不可能有人半夜入得了她的房门。

  董念有些累了,总感觉浑身骨头要散架,打发了小芳,自己在床上休息了半个时辰才有所好转。

  这时已经是申时一刻了。她立马起身,带上小芳就往王府后厨去。

  那边王府书房内,凌已经将今日府外发生的事告知王爷。

  秦靳渊放下手中的奏折,缓缓吐出一个字:

  “查!”

  空气中一阵轻微波动,几名暗卫飞身而出。

  董念!

  他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脑袋里都是她这十几日来反常的所作所为,以及她信誓旦旦地和他说要合离!还有就是,关于灵女一事!

  突然,一双深邃得不见底的黑眸快速爬上红丝。秦靳渊意思到自己的异样,用力闭上眼,强力镇压体内的乱窜的烈魄。额头上瞬间布满细丝汗,可想而知有多痛苦。尽管如此,他只是蹙起剑眉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衣裳被汗水打湿,他才恢复原来的状态。

  秦靳渊面无波澜,心下却知,烈魄若再不释放,自己便会很快控制不住!

  沉思片刻,换了身衣服便朝府外离去。

  京城郊外,有座杏花庄。

  庄上的十里杏花林,此时正开满了白中透红的花朵儿,就像是女儿家搽过胭脂,一簇一簇,娇羞地立在枝头翘首以盼。细细一看,嫩黄色的花蕊正调皮地眨眼睛。一阵风过,花瓣洋洋洒洒地在空中璇舞,落了满地芳华。空气中弥漫着淡雅的清香,沁人心脾。

  往里走,便可见涓涓细流从上方穿林而过,溪水清澈见底,偶尔还可见几条小鱼欢快地游着。

  再往一旁,便是一座三开院落。院内一张石盘茶几上躺着三三两两杏花瓣。

  钟楚觞伸出修长好看的手,拿着茶盏给来人准备茶水。忽而一笑,如沐春风:

  “来了!”

  秦靳渊一身湛蓝色锦袍,负手而立,眼底眸光一如既往深邃,面上无丝毫表情。

  钟楚觞微挑眉:

  “怎么?多年不见,一见面,你似乎不太高兴呢?”

  秦靳渊抬步上前,坐在他对面,一手拿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

  虽然他不言不语,钟楚觞还是能够猜出他来的用意:

  “这次去赤崖,带回了火灵草以及其他药材。我将之练成丹药,一共三颗。”说着将药瓶扔给他。秦靳渊接过,淡淡扫了一眼。

  “火灵草只能帮你在失去意识时,保持半刻钟的清醒,且一次只能服用一颗丹药。”看了看他的脸色,又道:

  “依父亲留下的那分信,再有几次,你便控制不了烈魄。如此一来……”

  “无妨,我自有办法。”秦靳渊回了一句。

  他薄唇微勾: 这么自信,看来,是找到人了!

  多年的好友,钟楚觞知他向来如此冷性子,便也随他。而后又给他斟一杯茶。

  过了片刻,见他还不走,便不由好奇:

  “呵,不曾想,你也会留在这里陪我饮茶。”

  虽然三年不见,但是他不认为,冰冷性子的男人会突然想要与他叙旧。

  秦靳渊放下茶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起身离去。

  钟楚觞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由好笑。相识那么久,从来不见他是个犹豫的人。

  人去后,他想到董念说的凝胶,便也起身离开,背着药框往后山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