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是谁?
楠芷2020-07-03 20:162,892

  “轰隆隆~”

  此时天外传来一阵响雷,与此同时,菊花的花瓣瞬间收缩,由黄色变成暗红色,一瓣、两瓣……几息之间全部凋残,光芒也同时尽散。琉璃鲟沉入湖水中安静地等待着大雨的洗礼。一阵闷风吹过,大家才从喜悦中惊醒:

  两个妇人偷偷交耳:

  “莫不是真要下雨了?”

  方才先说琉璃鲟跳出水面是吉兆的苏氏,此时也尴尬地捏起了手帕放在唇边,眼睛不时往外看去,深怕来一场雨啪啪打脸。

  董念笑得更是开心了:

  喜事!那就如了大家的愿,尤其是秦靳渊这头潜力种马!作为二十一世纪最优秀,最具有审美力的美女老师,就来给你们办一场大喜事儿吧!

  秦靳渊待菊花全部凋零,起身拱手:

  “皇上,戌时已过,明日还要早朝,需早些回宫歇息!”

  此时一直被忽略的小皇帝也终于冒泡了,抿了下嘴唇想了想,小大人语气道:

  “朕今日很是高兴,能看见千年难遇的神奇景象,这是七皇叔的功劳。赐七皇叔海晨珠一颗,黄金千两。”

  秦靳渊上前拱手:“谢皇上!”

  几个妇人一听“东海晨珠”不禁“哇~”了一声。

  户部侍郎李氏小声地对旁边的沈国公夫人道:

  “那可是东海千年一颗的晨珠啊!如今这个世上,仅仅只有三颗。大轩统共才一颗,现在落入摄政王手上。倘若他聚集三颗晨珠,那…………”

  “大惊小怪干什么!在皇上手中,不就相当于在摄政王手中么!现在只不过让大家知道而已。你切莫慌张,落了把柄,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的!”

  大家以为就要结束的时候,小皇帝又发话了:

  “七皇婶近日需操劳府中喜事,此乃应天之举,特赐齐凤国贡品一套。”

  众人又一片惊叹声……有个官家小姐嫉妒地低声反抗:

  “不就是操办选拔侧妃和姨娘么,谁府里还没过?这小皇帝也太偏心眼儿了。”

  “嘘~你小声点吧,皇帝虽小,可摄政王偏护着啊!别让他听去,治你个不敬之罪!”旁边小姐听到赶忙提醒道。

  那女子听到摄政王,悄悄抬眸看了一眼,立马脸上绯色,羞涩地低下头,心扑通扑通直跳。自己要是被选中,当个妾室也好呢!

  董念一听赏赐,两眼直冒金光: 这小正太明摆着是在给自己撑腰啊!有了皇帝撑腰,她办起事儿来就更方便了!

  她上前对着小皇眨眼一笑,随后施礼:“谢皇上!”

  心里暗暗给他一个赞!这小子长大后定是个明君。就是千万要挨到长大后,别中途被夺去了皇位才是!

  沈沁冉听小皇帝说要赏赐齐凤国贡品一套,嫉妒得快要发疯了!握紧了拳头,指甲陷入掌心。

  要知道,齐凤国今年的贡品是天丝霓裳羽衣和蓝玉水钻头面首饰,统共也才两套。据说天丝霓裳羽衣是由北带极其罕见的冰蚕七七四十九天的吐丝加上十位顶级绣娘镶晶缝纫而成,普天之下统共两件,一件已赐给齐凤国皇后,没想到另一件到了董念那个白痴的手里!

  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她是大轩第一美人兼第一才女,从来都是所有女眷的典范。她要忍!总有一天,她会拿回这些东西的!

  苏氏见女儿发红的眼眶,一只手覆盖着她的手背,轻轻摇摇头,暗示她忍耐。

  秦陨祁其实心里不是很开心。今天来本是想尝尝皇婶的手艺。要知道这三天他回去,御膳房做的山珍海味都入不了他的眼,他都瘦一圈了!

  傍晚没见着皇婶,想着亲自过去找她,奈何在皇叔的淫威下,刚要踏入映月阁的脚,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至于东海晨珠,原本是黎宸南下收复塔桑取回的贡品。听说是千年一颗的稀世珍宝,想着送给皇叔,毕竟拿人的手短,日后来找皇婶就容易多了。秦陨祁转向沈婵汐道:

  “母后,天色已晚,不如陪儿臣一同回宫?”

  沈婵汐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这个小皇帝,何时与董念这般亲近了?不行,很多事情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必须重新梳理,好好整治一番!

  她睁开眼,满眼温柔慈爱地看着小皇帝:

  “也好。哀家随皇帝一同回宫。”

  眼底划过一丝冷意。

  女眷们听闻太后和皇帝要回宫,也就附和着都与秦靳渊告退。

  只是沈沁冉给秦靳渊拜别时,泪花在眼底打转,委屈地看了眼男人。秦靳渊见此,单手负立,垂下眼眸。

  两人的互动没有逃过董念的法眼,好奇多看了两眼。

  只见女子一张精致的鹅蛋脸,两弯柳叶眉,美目流转,眼含春水碧波 。秀鼻微挺,娇俏可人,朱唇若丹霞。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此时眉头微蹙,眼里似有道不尽的苦。真真是我见犹怜!

  董念不禁在心里暗叹,这应该是她见过的最美的人了!比自己还要美上三分。

  一行人匆匆忙忙离开,深怕碰上雨天夜晚,路不好走,加上又是春夏交接,若是淋了雨要得风寒的。

  等人都走光后,浮光亭就只剩下秦靳渊和董念主仆三人。

  此时一阵凉风袭来,吹起了亭梁上白沙帐,也吹起了董念一袭月牙流仙群。

  “阿嚏……”女人不适时地打了个喷嚏。

  刚才她本来就想随大众离开花园的,谁知道刚要走就被这个男人叫住。没办法,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姗姗地坐了回去。

  一刻钟过去了,

  这个男人不说话就算了,还自顾自地喝茶。这算是给下马威吗?

  她也不甘示弱: 嘁!装!逼谁不会。于是坐在位置上翘起二郎腿开始嗑瓜子:

  哼!气场还是要有的!反正有大把瓜子磕。

  小芳见自家小姐太粗俗不雅,着急一推想提醒她,董念一个没坐稳“啊~”的一声,被推倒在地上来了个狗吃屎。

  “咚~”

  头重重磕在秦靳渊的鞋边……

  “啊!小姐!”小芳意识到自己失手,吓得赶紧要去扶起人。

  秦靳渊顿喝茶的动作,居高临下地看着趴着的人儿道:

  “行如此大礼,看来是知错了!”

  董念握紧了两只小粉拳在地上怒锤了两下:

  “小芳,你特么是猪吗!”

  她活了二十七年,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真的是应了那句话: 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小芳尴尬道:

  “一时失手,一时失手嘿嘿……”

  她蹭地爬起来,一手柔这额头,一手指着说自己错的人道:

  “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说人话!我从头到尾都顺着你们,哪里有错。”

  她是真的生气了,为了他会发光的菊花,劳心劳力了三天,割腕放血差点造成自杀,现在又意外给他磕头,这个死男人居然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切的源头都是他!她发誓一定要报仇,她要选他七八个貌美如花,身材火爆的姨娘,燃爆他的后院!

  秦靳渊放下茶杯站起身,朝着这个不怕死、此刻炸毛的女人一步一步走来,颀长的身子渐渐逼近,浑身散发着王者的气息。

  董念顿住,被这样的气场压得一点脾气也没有了,弱弱地退了一步。

  又来了!这个男人动不动就来这一套,不行,不能让他觉得自己怕了他!

  于是定住脚步,双手叉腰,昂首挺胸,高高抬起下巴,装作不怕他的样子。只是她忘记了,自己的现在是,D级别了,这一挺,本就穿束腰装的她,简直是气势汹汹!

  秦靳渊停住了向前的脚步,看着高挺 /。向自己,好看的剑眉微挑。心似乎被什么抓了一下。看着她雄赳赳地气焰,就想用双手打压一番!

  男人微垂眼眸,快速压住内心奇怪的想法,不解为何最近总有这样的想法!

  这个女人,和以往真是判若两人!

  “你,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