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摄政王府有喜了
楠芷2020-06-16 21:502,775

  这时,一道妇人的声音响起:

  “皇上,太后娘娘,我听闻外番的夜明菊只是绽放湖蓝色光芒,今夜却放出七彩祥和光,琉璃鲟竟也按不住喜悦,跳出来共赏此景,此乃大轩之福,是大喜之兆啊!”

  董念寻声看去,三十来岁的贵妇人,妆容得体,想来年轻时候也是美人胚子。她正一脸喜悦地看着秦靳渊。

  小芳见董念看向妇人,便小声在她耳边道:

  “这是沈国公夫人苏氏,也是太后的大嫂。”

  董念也侧身小声道:

  “她是国师吗?竟然会算挂!”

  小芳听闻连连摇头。

  “哦!那就是巫婆了!”董念伸出玉手托住下巴,看着妇人若有所思道。

  “琉璃鲟素来是安泰、喜吉的象征,夜明菊千年难遇七彩祥和光,今夜乃是喜兆。看来,摄政王将有喜事临门!”

  另一位身着银灰色直长襟,腰间束这祥云纹腰带的老者,一手着捋胡子,一手放于前膝处。董念见此人坐于秦靳渊下首,便知他地位不低。

  董念听着嘴巴张成小圆型状,看向小芳道:

  “这个是吗?”

  小芳还是连连摇头。

  嘶~看来今晚的赏菊会,似乎目的不纯啊!她怎么感觉心里毛毛的!

  “嗯!哀家也深觉如此!”太后轻颔首,而后把话题牵引到董念身上:

  “若哀家没有记错,摄政王妃嫁入府中三年有余,想必,这喜事儿是王府要添丁了吧?”

  呵!

  呵呵!

  呵呵呵!

  她知道自己的第六感很准很灵验,可是,她能不能问一句:

  为嘛夜明菊发七彩光,琉璃鲟跳出水面你们就觉得这里有喜事呢?那为嘛有喜事就一定是我有喜了呢?有可能,是大轩官家小妾姨娘都有喜了,或者秦靳渊在外面包养的小三有喜了、又或者……

  董念扫了眼亭中的人,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刚捏起第七块糕点的手顿在了半空中,放到盘里不妥,放到嘴里也不妥,弱弱地说一句:

  “那个,难道大家不觉得,这是要下雨的征兆吗?”

  众人一听,皆是一愣!

  太后万年不变的微笑也僵在脸上。

  秦靳渊眉毛略挑。

  董念嘿嘿一笑,扭头看着上面的太后。这一看才发现,原来太后可以这么年轻漂亮!只见美人端庄典雅,标准的鹅蛋脸,小巧的鼻子,一副桃花美目,朱唇榴齿,淡扫娥眉,肤如凝脂。

  看上去也才二十四五点年纪!可以啊,人生淫家!

  此时,见她略微黑沉的眼睛看着自己,董念很识趣地把糕点扔回盘子里,改口道:

  “回太……太后!”尴尬地看着沈婵汐。

  “臣妾身子向来就弱些,并未怀有身孕!”

  最后一句话,她是偷偷瞄着秦靳渊说的。却只见这个男人自顾自的喝茶看风景,没有半点想帮自己的意思……心里又给他记了一笔账!

  太后沈婵汐立马恢复了原本的笑容。略微扬起下巴看着她:

  哼,算你识趣!

  董念抿嘴瞪大了眼,一只手默默弯曲四指放在嘴角处啃咬,看着像斗赢的母鸡高扬下巴的太后:

  难道,自己之前得罪过她?不能啊!小芳不是说过,自己经常去宫里给她请安么!

  “即使如此,摄政王妃进府三年有余,却不曾为摄政王生下一儿半女,为皇家子嗣着想,靳渊……”

  沈婵汐眉目含春地看着秦靳渊。

  董念听这一声“靳渊”不惊鸡皮疙瘩爬满身

  嘶~这语气……太后难道跟秦靳渊有一腿?

  董念也跟着看了过去。

  “哀家做主,给你纳了侧妃如何?”

  依旧在品茶的男人垂眸,好看地薄唇轻轻吹着热气,如羽翼般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他轻饮一口,抬眸看去,正好对上董念看过来的鄙夷目光:

  “太后有所不知,后院之事,向来是王妃安排。”

  董念一听,如被雷劈中一般:

  她安排什么了?安排自己过着捉襟见肘,穷困潦倒,变卖遗物的日子了!

  大渣男有没有?

  这不侧面描写了自己的善妒 ,三年不给他纳妾,现在还在外人面前让他为难吗?

  高啊!自己想妻妾成群,还想美名远扬,又可以让她臭名昭著,一箭双雕!哼!一记白眼送给大渣男!

  沈婵汐面上依旧温和,心里却惊起了一滩鸥鹭,看向董念的眼神带着冰冷:

  这个白痴,靳渊何时像如今这般,在外人面前提及过她!

  “也可!摄政王妃可有钟意人选?若无,哀家便做了主。”

  话里话外,都在提醒董念说没有。

  下座一贵妇人旁,沈沁冉羞涩地低下头,喜悦感顿时涌上心头,双手紧张地搅着帕子。她知道,董念那个白痴向来都是很听姑母的话,这是姑母给她赐婚的好时机。

  董念是听懂了太后的话。但,她凭什么如了这对狗男女的愿!暗暗瞪了眼秦靳渊。

  身后小芳有些着急地轻轻扯了扯董念的衣袖,董念摇头,示意她淡定。

  秦靳渊眯起幽深的眸子,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

  “回太后,摄政王辅佐皇上处理政务,为皇上分忧,劳心劳力,确实只臣妾一人怕是伺候不周。挑选侧妃,定是要挑顶顶好的才是,不仅侧妃,姨娘也需挑选三四个,好为王爷开支散叶。臣妾不才,愿为王爷分忧!”

  话音一落,在场的各位脸色千变万化。

  秦靳渊的脸黑得可以挤出墨汁,冰冷地看向不怕死的女人!

  太后笑容再次僵住,今日这个白痴居然多次不受控!

  沈沁冉低下头,掩盖了凶狠的目光,一颗兴奋的心顿时跌入谷底:

  这个白痴还要怎么选!她就是大轩第一大才女兼第一美人!如果没有董泽天横插一脚,她沈沁冉早就说摄政王妃了!上次没有看着她淹死,逮着机会,一定狠狠折磨死她!

  下首几个官家小姐,面上难掩激动喜悦之情。大臣家眷心里更是波涛汹涌,拉着自己的女儿们的手,纷纷看向董念,巴望着她能多看自家一眼,说不定自家的女儿就被选中了!

  这个摄政王很有夺位的潜质,说不定以后自己的女儿就可以当娘娘,那么他们家族就高人一等了!

  董念接受下面示好的女眷们,甜甜一笑。又得意地看向一头黑线的男人。

  秦靳渊淡淡瞟了眼女人。好似她们都决定和自己无关。

  “哦?那就交给你!哀家很是好奇,你会怎么选。毕竟摄政王,乃是大轩的栋梁,若是选的不好,怕是难堵悠悠众口!”

  董念起身略施一礼:

  “请太后放心,臣妾家事定当用十二分心处理。”

  这句话不仅让大家知道,她董念会用心,认真挑选,还强调了这是家事,意思是她多管闲事了!

  沈婵汐衣袖下狠狠握紧了拳头:即不能为我所用,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

  董念转身,向众人发出响亮的邀请:

  “从明日起,三日之内,摄政王府进行选美大赛。五品以上官员女眷,或是美貌佳人才女,十八到二十之间,欢迎来参选。”

  下面几个官员家眷一片哗然,兴奋地一个劲儿地夸董念:

  “你们瞧,王妃不仅长得美若天仙,人也大度,若是将来谁家女儿做了王府的妾室,定有福气。”

  “是啊是啊!之前以为她只不过是个无用的花瓶,不仅白痴,还善妒。没想到她这么大方,真是有当家主母风范!”

  秦靳渊眼含冰霜,眼角余光瞥向正笑得满面春风的女人。

  这个女人,竟然蠢到,连他基本弦外之音都听不懂!

  她,难道真这么迫不及待地,要给自己纳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