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禽兽不如的小念念!
楠芷2020-08-07 00:091,951

  他们跨入结界,眼前的景色,赫然是方才他们五人所站的地方!

  董念皱眉:

  “怎么又回来了!”

  她前后看了一圈:

  “咦,你的三名暗卫呢?”

  秦靳渊目光锁定在一面山石上:

  “这里是结界内,并不是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你看!”他指了指那面山石。

  董念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看见了图纸上画的那扇门,心下了然:

  “哦~我明白了。刚才那地方是障眼法,这儿才是真正的藏宝地!”

  她眸光一闪:

  好家伙!到底是什么宝贝,藏得那么隐蔽!这里跟那位女子有什么关联吗?

  男人一头黑线地看着女人贼溜溜地走过去。

  董念上前,四下打量了一番石门。石门为长方形,两面十分光滑,像是被刻意打磨过。两边门把手的地方是一个个菱形小孔,在小孔的下方,是一个形似玉兰花的图案,花心是一粒水滴形凹陷。董念眯了眯眼睛:

  这不就是她的那条项链吗?为什么会出现在石门上?

  她伸手抚摸着每一个凹凸处,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忽然心里没来由的慌乱:

  “秦靳渊,半个多月前,你得到那条项链,之后的一切,难道都是你设计好的?”

  男人在她身后,看着那抹倩影,知道她意旨何事,沉了沉眼眸:

  “本王一开始便说过,只要你答应本王一个条件,这条项链便还与你。”

  董念垂下眼眸:

  是啊!除了这一点,自己还欠他一个承诺。他犯不着为了将自己带来而设下重重计谋。

  她摇了摇头:

  设计下蟾毒的另有其人。而秦靳渊没有必要再让她欠一个人情。

  不可觉地吐了一口气。董念抿了抿唇,道:

  “既然项链是我娘亲留给我的遗物,而这里恰好有一模一样的纹路,说明这里面可能也有关于我娘亲的信息。”

  董念回头,这事儿越来越复杂了。她严肃地看着男人:

  “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从她来到这古代起,一切就像是被人设计好的,她似乎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这样的感觉实在是不好!

  秦靳渊深邃寒潭般的眼眸看着女人,薄唇轻起,轻描淡写:

  “二十七年前,有位女子抱着一个婴孩出现在此地。恰好遇上了那时的太上皇以及如今的董丞相。后来,太上皇对外宣称,那个婴孩是自己遗留在民间的骨肉。而那位女子便是后来的董相之妻 ,白蓁!”

  白蓁!

  董念一听到这个名字,大脑里便出现一系列关于白蓁的信息。她倒吃一惊!因为他所说的白蓁,便是自己的生母!

  普天之下,无人不知,当今摄政王正是太上皇当年从明间抱回来的子嗣。可,从未有人知道,摄政王是她娘带回来的!

  一个女子,一个婴孩!

  白蓁,白璇蓁!

  那么…………那么刚刚那一幕,难道是……

  董念猛然抬头看向男人:

  “你的意思是……”

  秦靳渊一双幽黑深不见底的眼睛对上女子惊愕的神情。看着她的疑惑,男人最终轻轻点了点头。

  她倒退一步,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答案!

  可娘为何抱着当时尚在襁褓的秦靳渊呢?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故事?

  “那么,你和我娘又是什么关系?”

  董念不单定了:

  不会吧!不要那么狗血吧!这个人千万不要是原主娘的子嗣啊!否则……否则她不是做了乱伦之事么?

  男人上前,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手掌摊开,里面躺着一条精美的项链,项链是乳白色和田玉兰,中间一粒小水滴状红宝石:

  “这也是本王,为何来此的目的。”

  董念看着男人手掌的项链。项链一如初见那般精美,一眼便知价值连城。可现在的她见了,却没有以前那份惊喜,反而多出一些沉重感。

  她颤抖着伸手过去,接过项链,小小一块和田玉,此时似乎有千斤重。抿了下唇,转身朝门走去。

  董念将白玉兰按照图形,贴了上去。玉石的里红宝石与门上的水滴凹陷处完美的重合。

  忽然,董念收心吃痛,刹那间玉石上四散出红色光束,光束在空中变成一点点红色星点,朝石门雕刻连锁的每一个菱形小孔里钻去。很快,两人就听到石门移动的声音。

  她收回手,看着掌心一道浅浅的伤口还是鲜红色,瞬间明白了,原来真的只有她能开启这扇门!

  两人定在原地,看着石门往两旁移动,心也被一点点打开。

  一个声音告诉她,里面有她很重要的东西!

  男人高大的身躯朝她走来,等着石门全开,声音沉稳道:

  “进去吧。”

  董念紧张地左手叩右手拇指,低下头看着自己一双白色绣花鞋,暗自咬碎了一口银牙:

  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刚刚还逞能,信誓旦旦地说着一番道理,说得潇洒,义无反顾。这下可好了,换成自己犹豫不决了。可要是,万一,秦靳渊是她娘给她塞的同母异父哥哥,那可怎么办!

  秦靳渊见她低头,犹豫不敢上前,便过去牵起了她的手。

  董念: 哎呀愁死了,都怪自己色性大发!色胆包天!色不择食!她怎么能够这么禽兽不如地把人家给上了!

  “呵,王妃倒是给自己定义得相当准确。”

  “啊?”

  女人蒙圈了:

  “我什么时候定义过自己了!”莫名其妙!

  男人挑了挑眉,一字一顿地说:

  “禽~兽~不~如。”

  说完便转身朝里走去。在女人看不到的地方,男人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满眼尽是笑意。

  董念: …………

  她刚刚是有在心里是有念过那么一句,额不过,难道他会读心术?

  “喂你站住!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怎么知道我禽兽不如…………”

  呸呸呸……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