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敢问王爷身价几何?
楠芷2020-07-05 18:293,637

  半刻钟后,董念被带上岸,躺在岸边柔软的青草上。被。撩,的不行的人儿,像是点燃一般,妖艳的眼睛里绽放着迷雾,瞬间化身一头饿狼,一个反转将男人扑倒在地,心想着反正今天就是逃不过这男人的诱。惑了,倒不如主动出击,好好享受一番…………男人微眯起眸子,嘴角勾了勾。只是她太高估自己,不到半刻钟,便败下阵来。

  清静的山林隐隐传来几声喘息,惹得夕阳羞红了脸,躲进了山背。周围的小动物们也纷纷识趣地跑回家……

  良久,董念终于被男人折腾得晕了过去。

  秦靳渊额角的汗沿着他完美的轮廓滴下,掉进了女人的唇瓣上,眼神充满着宠溺,俯下身轻轻啄了啄。他起身,一把将人横抱起,往泉水里清洗了一番……

  董念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她睁开妖魅的凤眼,第一时间看见背对着自己坐在石头上的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脸“刷~”一下通红。她羞得咬住了下唇,暗暗碎道:

  董念你这个大色女!哎,你根本就没有定力可言!要我怎么说你好呢?前一秒还信誓旦旦地要甩了他,后一秒就把人家给上了!真是……无可救药!

  秦靳渊背对着她,知道她醒来了:

  “醒了。”

  董念秀眉微蹙,心里小算盘啪啪啪地就开始打起来:

  该怎么给这个男人解释?虽说刚开始时,自己是被带入情景的,可是起主动作用的,还是自己。要不,就谎称自己一时冲动毁了他的清白?还是说自己不小心中了山里的花毒,刚好那时媚药发作才会对他那样奔放?可是无论哪种理由,都很牵强,感觉很不负责任的样子。

  转念一想:

  啧……这样把人吃干抹尽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倒是跟那些登徒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行,还是要坐下来好声商量,毕竟,人家还是一国王爷,而且还是人间极品,怎么滴也得尊重一下。再说了,老爹都自称,家里富可敌国,如果秦靳渊不介意,她就算倾家荡产也要补偿不是!有什么东西是钱解决不了的,是吧!

  远在京都还在为女儿奔波的董泽天,丝毫不知,自己的家产已经被女儿规划好了……

  没有得到回应,秦靳渊当她在害羞。

  女人低着头,正想着怎么化解尴尬,就听见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过来,试试衣服可干了?”

  董念疑惑,张开双臂,这才看见穿的是自己设计的一身藕色蚕丝吊带裙。她抿了抿唇:

  总是要面对的,不如就趁现在吧!

  她起身,忍着下身的不适走了过去。脚触及地面,凉凉的。咦~她的鞋子呢?

  董念疑惑地慢慢靠近男人所在位置,这才发现,他的前面是一堆篝火,篝火旁简易搭了木架,架子上是自己的月白色广袖流仙对襟,还有一双秀着白玉兰的绣花鞋,还有……还有一套小内衣…………男人正一本正经地翻动着手里的木棍,拨动着它们,好让它们受热均匀,动作好优雅,像翻动着的不是小内内,而是一堆……烤肉……

  啊啊啊……她不想活了………本来还想强装淡定……

  两眼一番,差点就要羞死过去……小脸蛋红得都能挤出西瓜汁儿了 ,两只手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睛,此时恨不得自己是只土拨鼠,刨个地洞钻进去,最好盖上盖子,别让人看见她现在到底有多尴尬……

  秦靳渊见她的动作,当她是因为之前两人的交缠而害羞,嘴角轻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放下手中木棍又道:

  “不然,本王帮你穿上?”

  董念惊愕,立马抬头瞪圆了眼,一颗脑袋瓜子一个劲儿地摇:

  “不不不……哪能劳烦您,您坐着,我这就去换,这就去……”

  说着就颤抖着走到烤架上,拿起衣服捂住脸,转身朝石壁跑去。

  此情此景,她都恨不得多找几个土拨鼠兄弟,加快马力挖地洞了……

  男人勾了勾唇,眸中荡漾开一丝涟漪。

  他垂眸,看着眼前的篝火,记忆早在两人缠绵时涌了回来:

  原来这四年来遭受的罪,是这个女人种下的果!不过,烈魄是上古神功,封印能压制得住,定是不凡之物,如今与封印两相融合,他能感觉身体里已有一股超越认知的雄浑力量!

  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尖叫 ,秦靳渊一个闪身来到女人身旁,揽住将要倒地的女人。

  董念换好衣裳,却一不小心打滑了,她拍拍胸脯:

  “呼……好险好险,谢谢你啊!我不知道这里的石头长满了青苔,可滑……”

  话还没有说完,男人横抱起她,她惊得立马搂紧男人的脖子。反应过来,对上他一双迷人的桃花眸,眸色温润。女人受宠若惊,一颗心扑通扑通,根本不受控制地乱跳:

  “你……你要干嘛……?”

  秦靳渊横抱起她,没有回答,径直走向篝火旁,将她按坐在自己大腿上,拿出一旁水袋,抬起女人的玉足,缓缓倒出水给她清洗。

  董念搂着男人的脖子,看着他一系列动作,讶异他的温柔。一个想法突然窜出,她睁着大眼,不可置信地对上男人认真的眼神,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

  秦靳渊将烤干的鞋子,试了下温度刚好,便亲自给女人穿上。

  直到一系列动作结束,董念还不能回神。

  “再看,又要流鼻血了。”蛊惑的声音响起,女人回过神,心虚地嘿嘿两声。眨了下眼,还是问了句:

  “你,你为什么突然对我那么好?”

  好到她都以为,他已经喜欢自己了。好到她差点要把对他负责的话脱口而出。

  男人看着她的眼睛道:

  “你是本王的王妃。”

  “我之前也一直是你的王妃啊?”

  男人眸光略有闪躲:

  “如果本王说,本王从来没有对你不好,你信不信。”

  董念还想如果他认错,她就打算替原主原谅他了。没想到他死鸭子嘴硬,当自己是傻子还是当全京都人是眼瞎,她秒变脸 ,没好气地瞪了男人一眼,声音带有火药味,粗暴道:

  “起开!”

  秦靳渊面对她着突如其来的转变,知道是生气了,眸色微沉,却也不反对,将她放下地。

  董念拍了拍弄皱的裙摆,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既然王爷不能以真心相待,那么我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否则咱们内心都会尴尬介意。今日之事,还请王爷早日忘记才好。”

  “今日之事,本王并不觉得尴尬介意。”秦靳渊淡淡道。

  董念一个咧租,感情是她太在乎了?

  哼!不介意最好!

  她伸手在吊带内侧自缝的口袋里掏了一番,摸到一团东西,毫不犹豫的就掏出来,递到男人手中:

  “其实对于今天的事情,要不是你先勾引我,我也不会上了你!我呢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犯错了就弥补,君子坦荡荡,不像某人做错事了还不承认。”

  男人听出意有所指,好看的眉毛高挑,嘴角肉眼可见地抽了抽。又听到女人说:

  “……喏,这是定金,来日我让老爹把补偿送进王府。咱们一笔勾销。”

  给他钱,其实有更重要的原因。

  她心里乱得很,不是都听人说,第一次哪里会超级疼吗?怎么自己没有感觉疼,反而觉得很舒服?难道自己不是处,早已背着秦靳渊种了一片草原?

  为了给原主擦屁股,她都把血本拿了出来。

  艾妈,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差点没把自己吓傻。要是被人发现,会不会浸猪笼啊?总有一天,要找出原主的姘头,好好敲诈一番再往死里打。麻蛋,有夫之妇也勾引,绝对是渣男!

  她偷偷瞄了眼不做声的男人,不知道他发现没有。

  秦靳渊眯起危险的眸子,看着掌中一团东西慢慢散开,模模糊糊几个大字“伍千两白银”,气得嗤笑出声:

  “王妃莫不是觉得,本王的身价,就值这些银两?”

  董念被问得有些理亏,她知道堂堂一国摄政王,家底肯定丰厚,所以才会想着要老爹帮忙,她底气不足道:

  “不是,我刚不是说了,我老爹会给我买……”单,还没有说完,男人冰冷的语气在山洞里回响:

  “呵,王妃好大口气!好,若是王妃出得起价格,本王便忘记今日之事!”

  董念眼珠子转到他一边,听他的意思,他应该超级贵!于是不太确定,弱弱地问了一句:

  “那么敢问……王爷您身价几何?”

  男人睨了她一眼,薄唇轻起,淡淡道:

  “不多,一个身份罢了。”

  额……是摄政王的身份吧!这还真不好估算。

  董念眼珠子滴溜一转,心想得去打探一下,摄政王的身份值多少钱。可要去哪里打探呢?

  她一只手环胸,一只手拇指托起下巴,一排贝齿咬住食指,做思考状:

  不然去黑市,找个暗杀组织给估估价?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口传来脚步声。

  金匆匆赶来,在门口也不敢进去,冲里头说道:

  “主子,影传来消息,找到了!”

  秦靳渊眼皮一抬,朝洞口看去,声音恢复以往的冰冷:

  “嗯!”

  董念疑惑道:

  “找到什么?”顿了顿,觉得不对,朝门口走去,指着金道:

  “咦,你……你怎么也在这儿?”

  金拱手道:

  “回王妃,属下三人在昨日便与主子汇合。当时您还在昏迷。”

  经过这两次,他对这个王妃越发敬佩了。

  “哦。”董念点点头,身后传来脚步声:

  “走吧。”

  “去哪里?”

  “去拿回属于本王的东西。”

  “哦……”

  董念讪讪道。心里嘀咕着: 拿回他的东西,为什么要带上自己。

  男人经过金时,金猛然抬头,吃惊地看着主子:

  他居然感受不到主子的内力!

  男人大掌牵起女人的手往前走,道: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可以开启那扇门的人。”

  额……他是会读心术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