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你哪知眼睛看见我是女人?
楠芷2020-07-14 11:263,528

  秦靳渊将人带到山石顶,一落地,董念便抓着他稳了稳身形才敢放手。抬眼望去,眼前的美景令她发出感叹:

  “好美啊!没想到这上面别有洞天啊!”这么温柔的场景,直接融化了她的心。

  只见明月如金钩,悬在天上却令人误以为近在咫尺。月色像一匹银色柔纱罩在几棵凤凰古木上。嫩绿的叶子捧着一簇簇火红的花朵,又因着才是夏初未到,花团并不是很热闹,在柔和的月光下别有一番静怡。宛若是一位身着火狐舞衣的仙女静静躺在月光下,更让人心生怜爱。

  树下一片青青草地,许多棵草牙尖端立着正在休息的萤火虫,发出一闪一闪的金光,照得五颜六色的小野花格外靓丽。花间三三两两白色蒲公英镶嵌其中,就像一朵朵可爱的茸球。清风吹过,一支支白色降落伞在空中飞舞,惹得董念想要抓在手中好好揉捏一番。她心喜地跑了过去,撑开双手在空中挥舞,脚过之处,惊起一片萤火虫闪闪飞起。她在花丛中,就像一个天真烂漫的小精灵。一只玉手轻轻捏起一朵蒲公英,对着空中吹,降落伞就像漫天的柳絮将她围绕在其中。

  耳边传来银铃般的笑声,秦靳渊寻声看去,就见女人在花丛中旋舞,那般温柔纯洁,好似这一切景色皆因她而生。他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有那么一刻漏了半拍。他微垂下眼眸,眸色复杂。

  董念回眸,见一身月湖袍的男人高大挺立,站在参天古木前。墨发用一只小玉冠束起,双手背后,清风徐来,衣袂飘飘,宛若古刹里走出的神仙,浑身透着神秘而迷人的光芒。此情此景,却让她有种窒息的熟悉感。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在哪里见过。女人噗嗤一笑:

  果然,应了那句撩妹的话: 美女,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董念被帅了一脸,抿了抿唇,朝他走近。不知是不是美景撞色胆,竟起了撩他的心思。她妩媚一笑,踮起了脚尖,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手勾起他的下巴:

  “美男今年几何?可有家室。小女子不才,愿娶你生猴子啊!”

  秦靳渊沉下一张脸,一头黑线地看着眼前妩媚的女人。刚才自己怎么会觉得她天真浪漫,纯洁善良呢!

  他一把拍开女人的魔爪道:

  “本王是人!”

  要生猴子找猴儿去。

  董念笑容僵在脸上,半晌回过神来,一把推开男人,睨了他一眼,转身心里暗骂:

  “嘁~直男,无趣,呆板,老古董!”

  “过来。”男人命令道。

  他知道这小家伙指不定在心里嘀咕着骂自己。

  “哦……”女人认命道。

  董念傻愣愣地跟在男人身后绕树一周,不时在背后拉开嘴,伸出舌头略略略做鬼脸。男人突然停下脚步,女人急忙手手,却来不及收脚硬生生地撞了上去,疼得她眼泪都冒了出来!

  秦靳渊转身,居高临下地瞄了她一眼。他哪能不知道她的小动作。抬手食指点住她的眉心,将人带离三尺远:

  “进去吧!”男人下巴朝树一侧点。

  “啊?”

  难道被他发现自己在背后搞怪?那也用不着用撞树报复她吧!小气的男人!

  她气得嘟嘴,两腮鼓鼓囊囊:

  “你自己不会进去啊?”

  “你先进。女人优先。”

  “我靠!”

  这就很让人不开心了!她撸起袖子,比了个猛男秀肌肉的动作,特地很男人地围着秦靳渊转了两圈:

  “你哪只眼睛见我是女人了?”

  男人看着洁白的藕臂,挑了挑眉:

  “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

  顿了顿,又道:

  “这棵古木有上千年的历史,已经有灵根。把手放上去,用你的灵力灌注,它会开启那扇门。”

  董念恍然大悟,原来只要摸一摸就可以进去!

  等等!怎么感觉自己被他给耍了!

  哼!

  她放下衣袖,斜了眼男人,高傲地覆手上去。

  哎!谁让只有她有灵力。

  闭眼静静感知。良久,周身传来一阵寒气,冻得她不禁打了个寒颤。董念猛地睁开眼,只见刚才唯美的景色早已消失不见,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皑皑白雪。四周荒凉,连个人影儿都没有!只有几棵枯树,树枝上压着沉沉的雪,突然听到上方传来“咔嚓”一声,一支枯枝再也承受不住压力,折断了。重重的雪哐~”地落到了董念的肩膀,董念冷得打了个喷嚏:

  “阿嚏~我去~什么鬼地方这么冷~”

  她拍掉肩膀的雪,再次扫视一周,确定没有看见秦靳渊:

  哎!跟着他,不仅吃不饱,还当出头鸟!早知道就不答应他进来了!

  不过,这回她没有慌乱,反而冷静又警惕地观察了四周。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董念心下一惊,浑身紧绷,警惕地转身寻声望去。只见一匹战马朝她这里狂奔而来。她瞳孔瞬间缩紧,闪身朝树后躲去。

  然而,就在她以为马儿会朝前驰去时,那匹马却长嘶一声,两只前蹄高高抬起来了个急刹车。突然,一声重物砸地的传来,董念看去,原来是一个身穿带血铠甲的战士。

  她好奇地上前蹲下,刚一推那人,那人便翻过身。此人满脸血肉模糊,分不清五官,但从他的铠甲可以看出他的身份不凡。她伸手探了探鼻息,气若游丝,已经是将死之人了。

  董念有些不忍。

  所有将军战士,不过是上位者的一颗棋子罢了。上位者的目的是利益,棋子的目的就算不是卫国,也是出于保家。当战争的号角吹起,战场上,真的难分谁对谁错。毕竟,世上有邪念的人少之又少。

  阳光总是比阴暗强大。你可以遮住阳光,制造黑暗,却不可以让阳光从此停止照射人间。

  她轻轻推着那人:

  “喂,你醒醒!”

  那人慢慢张开眼睛,朝董念方向看去,很明显地松了口气,紧接着紧张道:

  “快跑!”

  随后吐出一口鲜血,彻底断了气。

  董念还在回味那句快跑,身后就传来一阵婴儿洪亮的啼哭声。她刚转身想看看怎么会有婴儿在哭。没想到在她转身的一瞬间,一个人影快速往前跑,从她的身体里穿过。董念身形一震!

  哇靠,什么情况?

  呆傻的她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又从远处传来。

  “白玄蓁,放下那孩子,我可以考虑给你族人留个全尸!”

  一阵易阴易阳的声音在茫茫白雪地里回荡,声音听的人直起鸡皮疙瘩。董念搓搓胳膊:

  “什么声音这么恶心!”

  她看去,只见一队身穿黑色铠甲的军队整齐地朝她这里驰来。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带着黑白面具的……鬼?说是鬼,一点也不夸张!而且那种令人作呕的声音就是这个男人传来的:

  “本尊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抓到长孙穹的后代之时,便是整个天下覆灭之日!”

  董念心下唏嘘: “这人也太狂妄了吧!”

  当然,她不会觉得,这是在跟自己说话。那么,就是刚刚那个从自己身体穿过的影子。她转身,就看见那女子顿住脚步,回头冷笑,声音空灵,但却带着一股刚硬:

  “阎魔,这天下苍生,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说完便抬手往身后设了一道结界。

  女人一袭降紫色流仙裙,裙上沾染了不少血迹,她凤眼如琥珀,朱唇点樱桃,面容空绝色,气若幽兰谷。

  董念在看见女人貌若天仙的姿容时,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仿佛不久前,她们的关系好到不可替代。她的心砰砰砰直跳,眼泪也不知为何流了下来。她跑过去,想要拉住女人的衣袖,可是女人设完结界,头也不回地跑了,不时还传来婴儿的哭声。她刚要伸手触碰结界,就被人一把抓住,往后退了几步:

  “慢着!”男人醇厚磁性的嗓音响起。董念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向他,声音带着鼻腔,哽咽道:

  “秦靳渊?你……你怎么也进得来?”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哭过!

  “本王没说过自己进不来。在你推那位时,本王就在旁边了。”

  …………

  那又说,世上只有自己能打开这扇门。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说来说去,还不是想让她冲前锋!

  “你干嘛拦着我!我刚刚好像看见熟人了!我正要去追。”

  男人沉默了片刻,道:

  “你准备好现在就要进去了?”

  董念被问得莫名其妙:

  “我当然准备好要进去了!”

  这里面肯定有关于她的秘密,不然她为何会触景生情!

  男人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又问道:

  “如果打开后将迎来痛苦和劫难,你可还愿意?”

  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同时也是在问自己。困扰着自己二十八年的真相,就差这一步,便可海阔天空。可若这个真相不尽人意,那又当如何?

  董念甩开他的手:

  “是关于我的回忆,我每一刻都不想忘记。是关于我的人生,我从来不会逃避!”

  说着,就上前伸出双手贴在女人设下的结界上。

  突然间,结界划出一道白光,中间出现了一个圆形洞口,她毫不犹豫地就跨了进去。

  秦靳渊身形震住,耳边回荡着刚刚她的话:

  是关于我的记忆,我一刻也不想忘记。是关于我的人生,我从来不会逃避!

  主动寻了二十几年,最后竟然想逃避。他心里苦笑,自己还没有这个傻女人活得透彻!

  他抬眼看着女人潇洒绝尘的背影,唇角一勾: 迟早要面对,何不一起!

  他随之进入结界,同时转身,将刚才的洞口,用自己的灵力填补,并设下自己的结界。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一跨进洞口,眼前的景色竟然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念念不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