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古斯通事件中
麒麟煲龙龟2020-05-03 14:433,496

  “狱安!”

  唉~,多么熟悉而又让人讨厌的声音,带了鸭舌帽都能认出来。

  狱安放下相机,回头看着走来的男人。

  高挺的身姿,腰间挎着台高档的相机。名牌的衬衣和西裤被他穿的整整齐齐,与狱安随意搭配的皱烂亚麻色外套成正比。

  干净利落的短发,刀削斧扩般的脸庞上浓眉大眼,眸光炯炯有神。周身,一种干净高贵的气质让人不容忽视,简直是标准的时尚模特。

  “大爷的……”狱安酸了,情不自禁的暗骂了句。

  这人就是来酸他的!

  “什么?”张启仁没听清。

  “没什么。”

  张启仁,传说中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不是本地人,来自于一线城市——京平市。家族是华夏国科研院的核心人物,明明可以靠着背后的家族过得锦衣玉食,却偏偏跑来江芷市这个穷乡僻壤,与他这个一穷二白的小记者争活干,还美名其曰,独立生活,不想靠家里。

  想到这里,狱安就不得不吐槽,张启仁你口口声声说不想靠家里,那你能不能别穿的像个明星!!!

  深吸口气,狱安平静了下心情,明知故问的笑道:“张少啊,你来这水雾河干啥?不怕十年前的古斯通大爆炸重演吗?”

  十年前,古斯通爆炸的中心就是这水雾河。当时两岸的建筑物都被爆炸威力夷为平地,尸骸遍野,所以时至今日,这里成为了江芷市的禁地,没有人想来这儿,尤其是今天。

  张启仁没有正面回答狱安,而是扫了眼狱安手里的尼索相机,眼前一亮,惊讶道:“最新款的尼索牌相机,小安可以啊,深藏不露,这东西不便宜吧!”

  张启仁的惊讶让狱安极为的受用,虚荣心得到满足,有点飘飘然。但他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声音平静的道:“还行,不是太贵。”

  “半年的工资,我觉得挺贵。”张启仁蹙额,“我拿了这次的大版稿费,也去买一台。”

  “……”

  果然,这逼是来这里拍照的!

  “张少,我先来这里的。”狱安眉头一锁,申明他先到的主权。

  开玩笑,这次的日全食新闻可是全市乃至于全国都关注的事件。只要能够拍出好照片,再写出好的文章,报纸铁钉钉卖翻的事!

  决不能让张启仁坏了他的买房计划!

  “张少,你去别的地方吧,江芷市这么大,你要是拍的和我的相近,老板会很难选的。”

  “哈哈。”张启仁咧嘴一笑,说道:“没事,这里我让你,我去桥上的八角楼上拍。”

  什么叫让我?

  狱安气笑了,但他没说什么。

  人家已经让步,这里又是公共场所。更何况他们还是同事,真的撕破脸,往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犯不着给自己找麻烦。

  张启仁挥挥手去往桥头。

  狱安看着他的背影,眼角瞥到了河雾里忽隐忽现的八角楼。

  突的,他的瞳孔猛地一缩,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惊恐,全身都在犯怵。

  “怎么回事?”狱安的声音含着恐惧。他来回地看着八角楼和前进的张启仁,莫名的感觉到不安。

  那八角楼就像是一个神秘的潘多拉魔盒,封印着某些会给人世带来灾祸的东西……而张启仁就像是打开盒子的潘多拉!

  “张启仁!”内心在大喊。

  狱安张了张嘴巴,最终没有出声叫住张启仁。

  谁会为了竞争对手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而放弃拍摄呢?就算是狱安他自己也是一样。

  摇摇头,狱安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太阳和往常一样炽热、耀眼,没有什么异常。十年前的日食太阳也是如此。

  他低头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11点50,离日食还有10分

  当狱安低头看着手机的时候,在八角楼处,一抹绯红的巨大怪影在河雾里忽隐忽现地仰头挣扎着。

  这时,八角楼屋沿的四周围突然金光一闪,红色怪影在狱安抬头之前,被金光束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启仁来到了桥上的八角楼的楼底。整座桥除了桥墩和桥面是石料的,其它的全是木制的榫卯结构建造。

  梁木交织合叠,看起来有些错综复杂,让人的眼睛应接不暇。

  张启仁抬头,看了看楼上的楼阁。

  这楼阁的木板有的发了霉,呈现出腐败的黑色,看起来有些年头,踩上去似乎有破裂的危险。

  八角楼的屋顶四周围,掉漆的金色龙型底托上,神秘的红漆刻纹,让这座桥楼显得更加的古旧、诡秘。

  张启仁看着刻纹笑笑,正准备上去。这时,一阵音乐铃声响起,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发现是老板。

  张启仁皱眉,犹豫了下,他接通了电话,道:“蒋雪。”

  “启仁,监视狱安的任务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

  张启仁转头,看了眼正在拿相机拍照的狱安,道:“蒋雪你不是通过相机的监控看到了吗,他正在拍照,没什么异常。”

  电话另一头,蒋雪面前巨大的投射屏幕上,不断地放映着狱安正在拍摄的水雾河风景。

  “是,我看到了。”蒋雪看着那些风景画面皱起眉,神情担忧的道:“但快到日食了,十年前的灾难,我们ZL一定不能让它重演。严密的监视狱安!”

  “明白!”

  张启仁说完,挂断了电话。他在原地看着手机发了下呆,之后握紧手机,看着托底上的红漆刻纹,眸光坚决。

  张启仁蹬上了上楼的木楼梯。

  白云遮住了天空,苍穹之下一束金色的阳光,透过云端之间的夹缝从天空斜射下来,像是救世主的降临。

  突然,原本还很明亮的苍茫天空,忽然之间暗淡了下来。连天上飘着的白云,也开始跟着褪色、躲藏。

  看见这奇异的景象,狱安睁大了眼睛打起精神。虽然他的心里越来越焦虑不安,但事关买房子,他不得不集中注意,专心致志的拍摄日食。

  拿起相机,他“咔擦咔擦”就是一阵连拍。

  天空中的太阳,不再像往常时那样刺眼夺目。现在的它像是个高挂在天空里的小光珠,明晃晃的,让人感觉到神秘、以及大自然的不可思议。

  天地寂静,平时的鸟叫声都消失了,只有前方的水雾河还在欢快的流淌。

  狱安戴上了墨镜,看向太阳。

  初亏,太阳的一角开始被月亮所遮挡。天空进一步的昏暗,太阳的温度开始明显下降。狱安感觉到四周围的河风,开始变得阴冷。

  “砰咚!”狱安的心脏突然惊恐的一跳,让他的脸色大变。墨镜下,他微眯起了眼睛,心乱如麻。这渐渐被遮住的太阳,让他感觉到了恐慌。

  “我这是怎么了?”

  天空的颜色变得暗沉,压抑、晦暗不清。狱安再度连拍,却突然感应到了什么,情不自禁地转头看向八角楼。

  而在这时,桥那边的古八角楼,一道白色的光柱直冲天际,气势恢宏。

  就像是科幻电影里外星人入侵时,由地面部队下达的入侵讯息,压迫的气息朝着狱安迎面扑来。

  狱安拿下墨镜,瞪大双眼,震惊不已的道:“出什么事了?”

  马上的连拍了照片,紧接着,他想到了桥上的张启仁。

  这么劲爆的独家新闻,他怎么能让张启仁独吞?

  没有任何犹豫,狱安迅速地跑向桥口。

  大屏幕前的蒋雪,在看到了狱安拍到的光柱照片之后,立刻拿出手机,颤抖着手拨打了电话。

  “嘟”一声,电话被接通。

  “队长!”蒋雪面上冷静,但她的声音却在发抖,难掩内心恐惧,道:“直冲天空的光柱!”

  “我知道,监控卫星拍摄到了。”

  电话那头的女声顿了顿,接着说:“开启江芷市的空间闭环,蒋雪队员通知启仁队员,做好迎敌准备。”

  刷的一下,蒋雪面如死灰,带着哭声的说道:“是!”

  “做好牺牲的准备……”

  “明白。”

  光柱冲出地球,直达距离地球数十亿公里的大宇宙里。而那里,红与蓝两道光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速度,在天王星与海王星之间缠斗。制造出无数一波大过一波的虫洞波纹,破碎虚空。

  在接收到地球的光柱之后,红光突然像是知道了最终的目标,忽然的转向。在撞碎海王星‘柯伊伯带’内侧的‘离散盘’(由冰组成的小行星)之后,红蓝之光一前一后追逐着,向着太阳系的第3颗行星‘地球’袭来。

  食甚,太阳的大面积被月亮所遮蔽,留下了个残缺的光球。

  “砰咚!”狱安的心脏再次收缩抽紧。

  到达八角楼底的他闷哼了一声,难受得扒着楼梯间的扶手,捂着胸口。

  “我这是得心脏病了吗?”

  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狱安焦虑到额头冒汗,脸色发白。

  “踏、踏、踏”有气无力的下楼脚步声。

  狱安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了脸色惨白,摇摇晃晃下楼的张启仁。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

  狱安的话还未说完,张启仁一时无力,倾身倒下。

  狱安抱住了张启仁,不知所措的大叫道:“你怎么了,张启仁,你别睡啊!”

  张启仁微睁开眼睛,看着狱安,虚弱的道:“这个世界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光明,我要用我的黑暗去结束这份黑暗……”

  “……”

  “你秀逗了?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狱安完全听不懂张启仁的话。但看他的脸色,活像病入膏肓一样,他一定是遭遇了什么。

  张启仁吃力地抓住狱安的衣领,眼神炙亮,像是回光返照,声音断断续续的说:“小心……ZL组织……他们……无所不用……其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梦斯奥特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梦斯奥特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