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脾气火爆的副支队长
雨中青年2020-04-21 17:343,396

  “我去你妈的!这案子口供不清颠三倒四的,你是怎么审的犯罪嫌疑人?到底能不能干?不能干就回警校去回炉重造!”岸口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周勇的办公室内,周队长拿起一本案卷随手砸到了对面的年轻人身上。

  年轻人名叫李忠,是前两个月刚从警校分配过来的毕业生,还处于试用期阶段。

  “对不起周队!是我的疏忽!”李忠低着头道。

  看着对方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周勇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其出去。

  正在此时,另一名年轻刑警夺门而入,正好跟准备出门的李忠撞了个满怀,他赶紧扶住对方,转而对着周勇道:“周队,长兴路188号发生命案!”

  周勇赶紧起身,领着二人走出办公室,大声吩咐道:“都醒醒,紧急任务,张翔菲菲跟我一车,小陈小何小王带着李忠一车,快快快,出发!”

  众人一听,赶紧强打精神,胡乱整理了一下头发之后,就紧跟着周勇走出了支队办公室,其中以张翔和小陈最为麻利,命令刚出口,两人就飞奔到楼下开车了。

  “什么情况啊,小周,又有案子?”一行人刚走到支队停车场就被刚来上班的刑侦支队队长王建军给拦住了,周勇对着几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上车。

  “老王,指挥中心刚报上来的命案,长兴路188号!”

  听到长兴路188号的字眼后,王建军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然后语重心长的叮嘱道:“小的们刚刚才熬了几个通宵办入室盗抢的案子,都很疲惫了,你也悠着点,别把人当驴用,该休息的就调班休息,可别出什么岔子啊!”

  “老王你放心,我有数……”周勇随口敷衍着,显然没把老王提议悠着点的话放在心上。

  “去吧!去吧!小心点!”对于周勇的敷衍老王也没在意,反而是又叮嘱了一遍。

  望着两辆一溜烟开出支队大门的警车,站在台阶上的王建军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叹,这周勇,真有几分我年轻时的干劲!

  从刑侦支队到长兴路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但现在属于早高峰期间,幸好张翔的车技不错,又打着警灯开路,只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案发现场,就这样周勇还是满脸的不高兴一副随时要发飙的表情,张翔见状脖子一缩赶紧借口找先到的派出所民警了解情况去了。

  此时长江证劵交易所门口已经拉起了长长警戒线,几名派出所的民警和交易所的保安正维持着现场秩序。

  一名50来岁身着制式警服的男子走了过来,跟周勇打了声招呼后,便交待起了基本案情。

  “周队,我们20分钟前接到指挥中心的调派出警,现在已经清空了交易所的储户,相关人员也都控制住了,初步判断死者是堕楼而亡,法医正在做初步尸检……………”

  中年警察介绍完基本情况后,周勇点点头,手一摆,身后几人很有默契的散开,各自去接手后续的笔录工作了,只有菜鸟李忠望着警戒线中间的那一摊肉泥踌躇不前,看样子一副随时要吐的表情。

  “小李你去交易所的监控室看看案发时的监控情况!”周勇不耐烦的说道。

  说完,周勇就向着尸体走了过去。

  “死者年龄40-50岁左右,全身上下多处骨折,胸骨断裂,碎骨插进了心脏,当场死亡,初步判断死因是堕楼,此外死者全身无外伤没有与人打斗的痕迹,肝温显示死亡时间不超过20分钟,详细的尸检报告晚点我会送到支队去的!”检查完尸体的女法医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对着身后的周勇道。

  “行了,于法医,你们把尸体拖走吧!”对于法医冷冰冰的面孔周勇早已习以为常的道。

  检查完尸体,周勇走进交易所的大厅,张翔领着两个身着保安制服的男子走了过来。

  “周队,他们两个就是本案的第一目击证人。”张翔道。

  这两人正是前面守着交易所大门的王哥与小赵,王哥还好点,已经差不多缓和过来了,没见过什么市面的小赵则还是一副哆哆嗦嗦受到惊吓的样子。

  周勇安慰的拍了拍小赵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冷静点,说说你们刚才看到了什么?”

  不待小赵说话,旁边的王哥就脱口而出道:“警察同志啊!你可不知道,刚才真的是太恐怖了,我和小赵本来是在讲话的,那个人就这么直扑扑从我俩的面前掉了下来啊,砰的一声吓了我们一跳,脑浆子喷的到处都是的,可把老子黑死了!”

  一旁的小赵也跟着附和道:“是啊是啊!喷了一地血…………”

  旁边的张翔听着两人夸张的叙述,苦笑的望着周勇。

  “两位去警局做个笔录吧,也算是支持我们工作了!”周勇点点头,吩咐旁边的警员带两人出去了。

  “师傅,刚从系统里调出来的档案,死者名叫秦淼,41岁,江中本地人,无业,对了,除了长江证劵公司的老板华姜冬和几个他的客人外,还有一名目击者,叫弓宇,是是音乐学院的老师,据他说他跟死者是好友,一个小时前死者还在他家,然后情绪失控从他家跑了出来,他就一路追到了这,但是他没有亲眼目击到死者跳楼的场景。”张翔手里拿着刚刚汇总的资料,介绍道。

  周勇听到华姜冬的名字时眉头一皱,耐着性子听张翔汇报完之后才问道:“死者堕楼的时候华姜冬在哪?”

  “他在5楼的办公室里开会,与会的人员有他金融公司的股东和证劵公司的工作人员,喏,这是名单。”说完,张翔从手里的文件中拿出一张纸递给了周勇。

  周勇接过名单扫了一眼之后,不屑的骂道:“什么他妈的股东,一群流氓痞子…………”

  张翔吐了吐舌头,试探的问道:“那……师傅,咱们先去会会这个华姜冬?还是弓宇?”

  周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这个弓宇可疑么?”

  “呃……目前看来,他是最后一个接触过死者的人……可是………详细的资料得等菲菲调查完才能判断。”张翔挠挠头道。

  “这案子不简单啊!”周勇抱着膀子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那咱们现在去见这几个目击人吗?”

  周勇思索片刻之后说:“把他们直接带回局里去吧,我去楼顶看看……”

  来到楼顶,技术队的同事们已经在做现场勘验了,周勇穿戴好鞋套之后才走了进去。

  “周队,勘验已经初步完成了,现场发现了七组脚印,其中四组属于物业公司保洁人员的,其余的三组也已经测量完毕,死者脚上穿着的是42码的橡胶制皮鞋,脚印从1号通道入口一直到天台边缘处,途中在天台中央的位置上做过短暂的停留,另外一组则是43码的运动鞋,也是从1号通道出来的,一直延伸到天台边缘处,最后一组脚印则有些奇怪,没有走动的痕迹,而是停留在2号通道附近。”一名戴着眼镜,穿着警察制服的年轻男子迎着周勇介绍道。

  “那指纹呢?”周勇问道。

  “除了死者在天台边缘的栏杆上留下了指纹外,在就没有其他可疑的指纹了。”眼镜男说道。

  见周队没有发问,眼镜男又补充道:“楼下的同事已经从物业公司那了解过情况了,这栋楼2-32楼都属于写字楼,除1-5楼属于长江证劵所有外,其余楼层都是各种私人企业租赁的,而33楼属于机电房与杂物间,平常除了保洁人员和维修人员外就没有什么人会上来了。”

  周勇点点头,正在此时,他腰上别着的对讲机发出了嘈杂的电流声,就听见张翔慌乱的声音传来:“周队,周队,一楼大厅有状况,您赶紧下来吧!”

  “操,出事了!”周勇暗骂一声,也来不及脱脚上的鞋套,飞也似的往楼下赶去。

  此时一楼大厅处正上演着香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一幕,两帮人马对峙的场面,左边的是以张翔为首的岸口区刑侦支队的警员们,而右边领头的则是一个五短身材,但是土豪味十足的矮胖男子,论人数,当然是矮胖男子这边占优,除了他周围几名人高马大的保镖西装男外,旁边还有几名穿着名牌衣衫的中年男子,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华姜冬,你还想造反啊?敢公然跟警方作对?”刚下电梯周勇见到这一幕后,径直朝着矮胖男子走了过去。

  见到来人之后,华姜冬笑了,阴阳怪气道:“表妹夫?你这是准备带人来砸我场子的?”

  此话一出,除了张翔与女警李菲菲外的警察们惊的下巴都掉了,没想到周队长的背景这么深啊,居然是江中市首富的表妹夫,难怪年纪轻轻的就可以升任副支队长这样的实权高位。

  而华姜冬身边的几名大佬则是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这几位可是江中市地痞流氓届的中坚力量,以往或多或少都和刑警周勇打过交道,而且是很不愉快的那种,却没想到这个死条子居然和华总有着这种关联。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就像是点燃了鞭炮的炮捻一样,周勇望了望四周,强压着怒火,咬牙切齿道:“我告诉你华姜冬,你不要太嚣张了,咱俩本来就没什么交情,更别说我已经跟江明娜离婚了,你要是实相的话就乖乖的跟我们走,不要逼我动粗!”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