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走投无路的秦淼
雨中青年2020-04-21 17:343,363

  两个小时前。

  江中市沿江区黄鹂路段,滨江花园小区,这个小区是前几年才建成的,地段虽然紧靠着沿江大道,但这段属于未开发地区,绿化和物业安保都没跟上来,房屋质量也一般,所以价格适中,大多数居住的都是城市白领一类的中档收入人群。

  202-3-403室内。

  “淼哥,你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啊,要不咱们报警吧?我就不信他们敢杀到公安局去!”一名身高一米八左右,面容刚毅的年轻男子斜靠在客厅边上的一架钢琴上试探的对着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道。

  坐在沙发上的男子40来岁,头发凌乱,憔悴不堪,眼睑之间流露出无尽的疲惫,他身上穿着一套瓦萨其的韩版西装,但此时褶皱无比,领口还泛着黄色的油光,完全看不出来它世界名牌的气质,想必男子这段时间过得极为狼狈不堪。

  “报警…唉……!没用的小宇,他们的势力太大了,上面还有人关照,事情闹大了,我怕对汶汶不利啊…!”男子重重的叹息一声道。

  男人名叫秦淼,江中市本地人,早年在某事业单位就职,因与老婆离婚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被领导开除了,之后就开始了职业炒股的生涯,因大学主修金融专业,所以头几年炒股炒的如鱼得水,赚了不少钱,与前妻有一个18岁的女儿名叫秦汶,现正在江中市第一高中读高三,住读。

  而他对面的年轻男子名叫弓宇,也是江中本地人,今年27岁,与秦淼是老邻居,小时候父亲因车祸去世,是母亲一手拉扯大的,弓宇很争气,初中起就表现出了优良的音乐天赋,后被学校保送至了江中音乐学院,因在古典钢琴上的天赋,毕业时被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相中,并提供了全额奖学金出国深造,哪知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不久,弓宇的母亲也被查出患有末期肝癌,十几年如一日的操劳终究没有看到儿子功成名就的那一天就撒手人寰了,实属人间惨剧。

  还在美国深造的弓宇甚至连回国的机票钱都拿不出来,幸好邻居大哥秦淼的慷慨资助,才让弓宇能顺利回国奔丧,事后,秦淼提供了弓宇的生活费,以资助他继续前往美国学习古典音乐,弓宇也不负所望,顺利的拿到了茱莉亚音乐学院的硕士学位,并且放弃了留美的机会,回到江中市,就职于江中音乐学院这所百年名校。

  “汶汶还不知道吗?”弓宇问道。

  “唉……还不知道,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幸好汶汶在校住读,才没有被那些要债的人骚扰!”秦淼颓然道。

  见此情况,弓宇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倒了杯水,递给秦淼,然后说道:“哥,要不这样,我这还有几万块钱,然后把这房子拿去银行抵押了,凑个40万没什么问题,先把帐还了?”

  听到这话,秦淼感动的点点头,转而又叹息道:“呵呵,小宇,你的心意哥领了,这房子可是你家老房子的拆迁款付的首付,而且…而且40万根本不够,我这次太大意了,他们的坑挖的太深了…………”

  秦淼讲述着他的经历,从如何认识长江金融公司的高管,到如何利用杠杆融资,到金融公司翻脸不认人,利滚利的收账。

  “哥,你可是我的榜样啊,钱没了就没了,你还有汶汶!是在不行还有法律,央行规定的年利率最高不能超过百分之36!他们敢乱来的话,自然有法律去制裁他们!”见此情况,一旁的弓宇赶紧上前劝阻,什么为汶汶着想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之类的大道理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好不容易才把秦淼给暂时安抚住。

  “哥,你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下碗面,咱们先吃饱了,再想想看有什么其它办法?”

  冷静下来的秦淼木然的点点头,拍了拍弓宇的肩膀,微笑着应承道:“好,吃饱了再想办法!”这些日子以来他东躲西藏的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精神上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此时早已饥肠辘辘,疲惫万分。

  见此情况,弓宇心中一喜,连忙站起身来向着厨房走去,他先前还担心秦淼一时激动做出什么自毁的事,现在看来是劝住了。

  望着弓宇的背影,秦淼凄惨的一笑,随手拿过茶几上的钢笔和笔记本刷刷刷的写了一段话之后,悄悄的起身向着大门走去,他此时的心情复杂极了,有恨、有遗憾、有留恋、但大多数是对于女儿的抱歉,对那群无耻混蛋的鄙视,对老天爷的不公所感到的无限凄凉……………………

  “哥,你吃不吃荷包蛋?我下面的手艺那可不是吹的……………”厨房里的弓宇正忙碌着,他是故意找点话题,想多跟秦淼聊聊,就是怕他胡思乱想,哪知道说了半天外面一点反应都没有,弓宇意识到了不好,赶忙从厨房跑了出来。

  “靠!淼哥…淼哥…”弓宇慌乱的在屋子中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秦淼,不经意间的一瞟,恰巧发现了茶几上摊开的笔记本,他赶忙拿起来仔细的看着,就见笔记本上写着一段话:“小宇,哥没用,哥做不了你的榜样了,这次的坎实在是太大了,哥真的撑不住了,希望你看在我们的兄弟情谊上,替哥照顾好汶汶,那哥也就走的没有什么遗憾了……………”

  看着看着,弓宇的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滴了下来,心乱如麻,这他妈的不就是准备寻死吗!一边想着,一边赶紧掏出手机拨打着秦淼的电话,哪知道手机听筒里传来一阵阵已关机的女声,现在追还来得及,弓宇心中想着,赶忙穿上外衣,大步流星的冲出了房门,朝着小区门口跑去。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甩开两条长腿狂奔着,终于在小区对面的马路上看见了身形萧索的秦淼,弓宇一边喊着“淼哥”一边快速的向着马路对面跑去,哪知道秦淼一个闪身就上了一辆出租车,飞也似的开走了,弓宇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你追我赶的好不热闹,搞的司机师傅以为上演着美国大片里特工的桥段呢。

  紧赶慢赶,终于在长江证劵公司门口看到了前车,弓宇也不废话,甩下一张百元大钞就下了车,直奔前车而去。

  “师傅,请问刚才的客人呢?”弓宇喘着粗气的问道。

  司机师傅也不啰嗦,直接用手指了指证劵营业所的大门,弓宇见状,甩开大长腿就朝着营业大厅内跑去,一进门就看见男男女女的一大堆,除了身着职业套装的证劵公司员工以外,更多的则是穿着各异的股民们,其中以三四十岁的中年嫂子居多,她们叽叽喳喳的办理着各种业务,俨然就是业务熟练的老股民了,这证劵交易所也不像银行那般秩序井然,给弓宇的第一感觉就像是菜市场,对,闹哄哄的菜市场。

  弓宇一边见缝插针的向里面走着,一边扫视着秦淼的身影,在这种环境下,弓宇的身高优势得到了完美体现,不一会儿就在电梯那边看到了秦淼的背影,他赶紧拨开了面前的人群跑了过去,哪知道还是慢了一步,望着电梯显示屏上跳动楼层数字,弓宇心中一惊,暗道不好,难道淼哥是准备找金融公司的老板真刀真枪的干一场?那可不行,怕不是要弄出人命来,到时候汶汶可咋办啊!

  正胡思乱想着,显示屏上的数字停在了33上,我靠,淼哥还真想找人拼命啊,弓宇赶紧按开了旁边那部电梯,直奔33楼而去。

  弓宇这次是真的想错了,长江证劵公司一共33层,但只有一至五层属于金融公司和证劵公司办公,其余楼层早就当作写字楼公开招租给其它公司了,所以这栋楼叫长江证劵大厦,而33楼是顶楼,并没有办公区域,而是大厦的机房和杂物间,然后就是大厦的顶楼平台了。

  早在第三证劵交易公司期间,顶楼就被称为“玩家最后的归宿。”指的就是因炒股而破产的散户们,而他们这类人跟散户则又有质的区别,行内话称他们为“中户”或者“小户。”

  这些人的实力虽然没有“大户”那样强力,但几百上千万还是凑得到的,散户投资失败无非就是亏个十几万,最多也就是卖房还债而已,而中户则大多数都是民间融资借来的钱,从杠杆5倍到10倍甚至更多都有,他们的股票期货只要把本金赔完,那么金融机构就会强行平仓,以保证资本的安全,跟赌博无异,而最惨的则是这些借贷人们,血本无归不说,还要背负上巨额的债务,再加上没有破产制度与金融行业的不规范,最后大多数都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在电梯中的弓宇望着缓慢跳动的数字心急如焚,他脑门上都是汗,生怕秦淼做出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傻事,终于叮的一声,电梯到了33层,弓宇夺门而出,哪知道印入眼帘并不是想象中的办公区域,而是墙皮驳落的水泥走道,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弓宇顺着楼梯间直奔向上,推开了楼顶的铁皮大门,冲了出去。

  天台上空无一人,弓宇见此情况大脑飞速的运转着,猛然一惊终于转过弯来,心下一沉暗道不好,一股子血气直冲脑门,脚下一软差点瘫坐在地上,强自定了定心神之后才拖着沉重的步子向着天台边缘走去……………………

  他没注意到的是,在天台另一边的出入口处,一道黑影闪过,消失在幽暗的楼梯间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