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公关组合拳1
雨中青年2020-04-30 03:423,198

  从主编办公室出来的鲁小川,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呆呆的盯着面前的电脑,一言不发。

  几个同事见他出来,便围了过去,其中一个年约30左右的男记者调侃道:“你小子运气真好,这次挖到这么大的新闻,让主编表扬的飘了吧?”

  “对啊小川!这次进编制的名额可是有两个啊,你可得把握机会!”一个40岁左右的女同事道。

  旁边几人则是跟着起哄,说要让鲁小川请客吃饭之类的话,但此时鲁小川却听不到这些,他脑子里一团乱麻,就好像是买了张彩票中了五百万,但是去兑奖时才发现自己看错了数字一样的心情,大起大落的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刚到中午1点,鲁小川就趁着吃饭的空档从报社里溜了出来,他想了一早上,究其停止报道的根本原因,极有可能是华氏集团通过高层施压了,所以他想去其他报社调查调查情况,看是不是跟江中晚报一个待遇。

  哪知道刚从一楼电梯里走出来,迎面开过来一辆金杯面包车,只听见“哗啦”一声,车门打开,从上面跳下来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飞快的拎起鲁小川的后脖领子就丢进了车内,司机一脚油门,金杯就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车内,鲁小川惶恐的看着周围的状况,几名凶神恶煞的汉子把他踩在脚下,满脸严肃的一言不发,他想叫,但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生理原因,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根本叫不出来,就这样,在胆战心惊的状态下,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左右才停下。

  就听见又是“哗啦”一声,车门被拉开,其中一个汉子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还不滚下去!”

  鲁小川想配合他,但哪知道此时脚下绵软无力,根本站不起来。

  开门的汉子看出了端倪,他用嘲讽的口气讥笑道:“这傻逼怕是吓尿了?哈哈哈…………!”

  其余的几人也都跟着起哄,刚才那名用脚踢他的汉子,则是嘴里边骂着“怂货”,边像提小鸡仔样的提起鲁小川,把他扔到了车外。

  一看这汉子的动作就知道他是个练家子,这势大力沉的一扔,直把鲁小川摔得灰头土脸的,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大哥…大哥们……咱们无冤无仇的,我………我就是穷人一个…家里也没什么钱?你们找错人了吧?”被摔得七荤八素的鲁小川费力的直起身子坐在地上,害怕的求饶道。

  他此时才有空观察四周的环境,这里是一个废弃的工地,除了满是疯长的杂草外,还零零碎碎的码放着许多破碎的水泥块,按照时间计算,大概已经到了三环以外,而围着他的人则更为恐怖,一个个穿着紧身的黑色T恤,露出鼓胀的肌肉,剃得发青的头皮,胳膊上露出大片的刺青,一看就知道是混社会的。

  刚才那名踢鲁小川的大汉估计是这群人的头头,他也不理睬对方的求饶,而是招呼着众人围了上来,二话不说,就动起手来,拳头如雨点般落下,照着鲁小川的脸和腹部一顿猛掏,而那名大汉则是掏出根烟,靠在车门上,眯着眼睛惬意的抽了起来。

  鲁小川这次是真的惨,他本就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对于几人的铁拳完全就招架不住,不一会儿便被打得鼻青脸肿,连戴着的眼镜都被一个人给踩碎了。

  一根烟抽完之后,领头的汉子才招呼众人停下来,他径直走到鲁小川面前,在地上捡起碎了一边的眼镜,戴在了对方脸上,然后说道:“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么?”

  “不…不知道,大哥,你们放过我吧?”鲁小川忍着身上的剧痛,呻吟道。

  “啪”一巴掌呼在了鲁小川脸上,汉子冷着脸继续问道:“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么?”

  “我……我………”

  “啪”又是一巴掌。

  “知道…知道,我以后不敢了,我保证!”鲁小川带着哭腔的声音道。

  “哼……这次只是一点小小的教训,如果你下次还是这么不开眼,乱写新闻的话,就没有这么好过了………”汉子没有继续,而是一边拍着鲁小川的脸,一边说道。

  “知道了,大哥,下次不会了……下次不会了………”鲁小川连连点头。

  他这副样子,又惹得周围汉子一阵哄笑,大汉从车上拿出鲁小川随身的单肩包丢在地上,然后招呼着几人上了金杯车,一溜烟的开走了。

  良久,鲁小川才吃力的爬起来,他的近视度数其实不高,只200度左右,就算是碎了也没什么,但脸上和身上的伤却不怎么好受,特别是脸上,左脸颊此时已经高高的肿起,鼻血长流,嘴巴也被打豁了,稍微一动就疼,他从地上的单肩包里拿出一包纸巾简单的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然后拖着剧痛的身躯,往工地外面走去。

  鲁小川没有选择报警,因为他知道这事警察管不了,搞不好前脚从警察局出来,后脚又会被这群人绑走,到时候可就不止是打一顿的事了,他没也有回家,也没有去医院,而是拦了辆出租车,直奔老城区而去。

  这老城区就挨着岸口区,属于江桥区的管辖范围,紧临着长江的支流汉江,从沿江的一号码头直到十七号码头,在民国时期,这里商业发达,物流繁盛,各国的领事馆也都在这里,但是现在却不行了,主要是这年头物流的形式已经基本放弃了船运,改为更加便捷的铁路运输或者空运了,所以这十几号码头除了还在经营着河沙的业务外,已经没有什么别的生意了,而这老城区也就没落下来,不过近几年政府已经开始规划发展江桥区了,前段时间市里搞的城中村拆迁项目,就是针对江中市最大的棚户区,红旗村而拟定的。

  红旗村面积极大,当年属于国企红旗机械厂的宿舍区,而这红旗机械厂则是90年代江中市的支柱型企业,职工两万多人,在中部地区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型国企,承担着诸多进出口业务,甚至支援过咱们的老朋友阿尔巴尼亚,只不过进入本世纪以来,红旗机械厂就不行了,老国企经营模式僵化,人员关系复杂,技术设备陈旧等毛病拖垮了这个巨型企业,留下了这个诺大的棚户区。

  出租车在临近五号码头边的红旗村前停下,鲁小川拎着单肩包下了车,他的父母住在这,前几年他家老房子拆迁后,鲁小川的父母就在红旗村花了十万块钱买了套平房,其余的钱则是供他上了大学。

  鲁小川大踏步的在破败不堪的街道上走着,心中百感交集,毕业几年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报社记者的工作,哪知道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想起几天不见的父母,他不禁加快了脚步。

  走到自己家附近的时候,鲁小川突然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街边一位环卫工身上,那是一名头发花白的大妈,穿着套江桥环卫字样的橙色工作服,佝偻着身体,正清扫着马路,就见大妈一手拿着大扫把,一手拿着根火钳,正从垃圾桶里夹出一个空可乐瓶,然后放进旁边的黑色袋子里。

  “妈!”鲁小川走到大妈身后,轻声喊道。

  大妈听见喊声之后,赶紧把手边的黑色塑料袋和火钳藏到旁边的小推车里,然后尴尬转过身,正欲解释两句,却突然尖声道:“小川你怎么了?脸上怎么伤成这样?”说着,大妈的眼泪就要往下掉。

  鲁小川则是强装起笑容,扶着大妈安慰道:“没事,刚才采访新闻时跌了一跤,我去医院检查过了,医生说养几天就行,没啥大事!”

  “医生说真没事?你可不能糊弄我。”大妈带着一丝疑虑的问道。

  “真没事,都是外伤,脸上敷一敷冰就会消肿的。”鲁小川笑道。

  听见儿子这样说,大妈才终于放下心来,她拉着鲁小川道:“走,回家,你爸马上下班了,晚上在家吃饭,我给你们爷俩做红烧肉!”

  鲁小川的父亲叫鲁振,下岗后就干起了保安这行,前几年在医院做保安,因医闹投诉,被院方开除后,就去了华氏集团旗下的梨园小区工作,工资不高,每个月2000多一点。

  “妈,我就不在家吃饭了,我还得回去赶稿子,要不然明天主编会骂我的。”说着,鲁小川从钱包里掏出500块钱,就往大妈的手里塞。

  大妈则是推脱道:“小川你这是干嘛,妈又不缺钱,你也不容易,还租着房子。“

  “妈,这钱是单位发给我的奖金,您就拿着用吧……………”

  一番推脱之后,大妈还是把钱收进了荷包。

  “您以后别再捡垃圾了,儿子现在是长江晚报的记者,能养活自己的,您记得让爸少喝点酒,我过几天再回来看你们。”鲁小川道。

  看见儿子这么懂事,大妈高兴的道:“好,以后不捡了,不捡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