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讨债
雨中青年2020-04-30 03:423,404

  悲痛是很难消弭的,秦汶汶从北山回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过话,弓宇暂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把她安顿在自己家后,便出门去秦淼家取行李,毕竟那套房子的纠纷太多了,秦汶汶最近都不适合住在那,而人死债消这种话弓宇根本不相信,退一步说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而且秦淼的事又比较复杂,所以只能等公安机关调查清楚之后,再看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秦淼的那套房子在汉江区的云彩路上,听这名字就知道这片属于高档住宅区,宽阔的沥青马路边种着一棵棵樱花树,每到春天来临,一朵朵粉红色的花瓣落下,再加上樱花独特的香气,宛如仙境一般,而华翠园小区就坐落于云彩路的末端。

  小区不大,只有300来户,且安保严密,在弓宇出示了大门钥匙之后,依然被保安拦下,详细的登记了身份信息之后才放行。

  弓宇怀揣着钥匙来到了202栋门前,进门按电梯直达18楼而去,电梯门缓缓打开,引入眼帘的就是两个红色的大字‘还钱’,再进一步,整个楼道里都是用红油漆写的大字,秦淼家的门锁上还有被撬动的痕迹,但标有Medeco字样的门锁可不是那么好开的,更何况对方还不是有备案的锁匠。

  弓宇无奈的摇了摇头,打开门锁进入屋内,房子里的家具摆设还跟他上次来时一样,只是桌椅板凳上积满了一层厚厚的灰,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弓宇也不想在这套房子里作过多的停留,便径直走向秦汶汶的房间,打包好她的行李后,放入了旅行箱内,开门落锁而去。

  刚出一楼电梯,忽然从消防楼道里冲出来几个黑影,围住了弓宇,弓宇也不慌张,反而细细打量起这几个人,围住他的是四个人,流里流气的打扮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你小子跟18楼的是什么关系?”其中一个壮汉粗着喉咙说道。

  弓宇转头一看,就见此人一米七五左右,硕大的秃头上闪着油光,粗短的脖颈处摞着一层层的肥肉,虽然穿着件价值不菲的阿玛尼衬衫,但是脖子上粗大的镂空金链还是将他混混的身份暴露无疑。

  此时此刻,弓宇心中突然想起那个谁说过的一句台词“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大款就是伙夫”这小子明显不是伙夫,难道是大款?想到这,弓宇没有忍住,哈哈的笑出了声。

  他不回答问题还好,这一笑却是把几人给惹怒了,‘大款’旁边的一个小伙子径直冲了上来,一把照着弓宇的领口揪去,但奈何个子太矮,在身高一米八五的弓宇面前根本耍不起来,手刚刚伸到弓宇近前,就被他不费吹灰之力的一巴掌拍落,这一下子很重,就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小伙子半截手臂都红了。

  见同伴吃亏,其余两人也都冲了上来,只剩下那个‘大款’没有动,这两人不要命的架势和挥动起的王八拳,一看就知道是常年打架斗殴的主。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弓宇大喊一声:“等等!”这一声中气十足,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更是震耳欲聋,甚至还出现了回声。

  这一嗓子直接把两个冲上的地痞给震懵了,而站在后面的大款则是捂着耳朵,高声叫骂道:“草泥马的!你小子想死是不是,兄弟几个给我上!”

  弓宇向后退了一步,指着天花板角落处的监控探头道:“哥几个别冲动!你们虽然可以贿赂保安进小区,但是总不可能贿赂保安删监控吧?这可是刑事责任。”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款恍然大悟,但转念一想,又恶狠狠的威胁道:“那你有种就别出去,出去老子不开你的瓢!”

  “哈哈”弓宇看着面前一动一动的肉瘤脑袋没忍住,又笑出了声。

  “他妈的,你别欺人太甚!”大款抬头瞟了眼头顶上的监控探头,又看了看对面的弓宇,然后咬牙切齿的道,他众横江湖多年,讨债无数,从来都只有让别人哭的份,哪知道今天这小子如此不给面,敢嘲笑自己,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其余三人也都是满脸的义愤填膺。

  “哥们哥们,你别激动,咱们无冤无仇的,你堵我道干嘛?”弓宇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的问道。

  确实,他们几人连面都没见过,何谈仇怨,三个小弟转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老大。

  秃头却是不傻,他气急败坏的道:“我问你话呢!你跟18楼的是什么关系?”

  这华翠园小区是前几年新建的,采用的是一梯一户的户型,所以弓宇去18楼肯定是跟秦淼有关系。

  “我是他朋友,过来拿点东西!”弓宇如实答道。

  “那就行了,你朋友欠我们钱,现在他死了,但人死债不灭,你得替他还!”秃头气势十足的道。

  “行,你们是银行的吧?他欠你们多少?我帮他还!”弓宇想了想,直接道。

  “啊!”秃头没想到对方这么干脆,更没想道对方居然猜到了自己是替银行要债的。

  他赶紧解释道:“不,我们不是银行的,我们只是帮银行要债而已…不,是协助银行要债…不…呃…是………”

  秃头语无伦次的解释着,他们和银行催收部门有约定,如果因暴力催收而被投诉的话,佣金肯定会泡汤,很可能还要冒着被告到公安局的风险。

  弓宇见对方这副模样,便心中有了计较,他诚恳道:“哥们,别说了,他欠你们多少钱,我给!”

  “呃,就是7000块钱的卡帐!”

  “行,那这样吧,我今天身上没带钱,你给我个地址,我过两天去你那还。”

  “这…这可不……”

  “呵呵,你看啊,我只是他朋友,在法律的定义上是没有义务帮他还债的,所以我没必要骗你,你说是吧?”

  “呃…是这个理!”

  “那不就行了,我现在愿意帮他还,你要么就把地址给我,要么就去法院起诉他把!”

  “别…别…我相信你兄弟,我相信你!”

  说着,秃头从衬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弓宇,弓宇接过来瞟了一眼之后就放进了荷包里:“那行了,你们也别在这候着了,都散了吧!”

  “呃……我想问问,你怎么知道我们贿赂了门口的保安?”正准备转身的秃头忽然问道。

  “呵呵,你看看你们的打扮!又没有钥匙,除了塞钱给保安,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进来。”弓宇笑道。

  秃头恍然大悟,佩服的说道:“兄弟,你真讲义气!我佩服你!”说完,他就带着几个小弟转身走了。

  望着几人的背影,弓宇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拖着行李,走出了楼栋。

  回到家中,弓宇发现家里的情况跟走前一模一样,卧室的门依然关着,说明秦汶汶连喝水上厕所都没有过,再这么下去肯定不是办法。

  “汶汶,现在也不早了,你饿了吧?想吃什么叔给你做。”弓宇敲门问道。

  “汶汶,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咱们不能一辈子都活在痛苦里吧?”

  “汶汶………………”

  弓宇沮丧的倚靠在墙上,他这几天讲了无数安慰的话,无数大道理,讲到现在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了,忽然,他看到客厅角落处的钢琴,眼睛一亮。

  他挪了挪琴凳,然后坐了上去,翻开琴盖,左手微微抚了抚冰冷的琴键,脑中则是思考着该选哪首曲目,没一会便有了结果,就见他伸出了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按在琴键上,手腕发力,手掌和小臂的重量被均匀地传递到琴键里,看似微微的动作却让钢琴发出了阵阵动听优美的和弦,从高到低,从轻到重,让冷冰冰的客厅里顿时宛如仙境一般。

  房间里的秦汶汶当然听见了,准确地说,她还是第一次听弓宇弹钢琴,一是她从高中开始就在校住读,二是弓宇这个人很奇怪,除了在工作的时候教学生弹钢琴以外,从来不会在别人面前弹奏,更不用说特意在朋友面前炫技了。

  秦汶汶不自觉的打开门,走出了卧室,弓宇此时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琴键上,根本没有发现他的计划成功了,而秦汶汶则是站在他的斜后方,不知怎么的就被这首曲子深深的吸引住,心里的难过和悲伤也慢慢的释放了出来。

  小姑娘毕竟才18岁,情窦初开的年龄,本来对于弓宇就有些好感,现在此情此景,看着对方英俊的侧脸和专注的神情,顿时就沦陷了,就那样傻呆呆的站着,一动不动。

  良久,一曲终了,弓宇转过头微笑道:“汶汶,这首曲子好听么!”

  秦汶汶一愣,被猛的拉入现实,她尴尬的一笑,然后走到弓宇旁边坐下,问道:“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啊?”

  “叫雨中漫步,是一首韩国的钢琴曲!”弓宇道。

  “棒子能写出来这么优美的曲子吗?”秦汶汶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问道,显然是有些意外。

  弓宇一阵愕然:“这个词不是很礼貌吧?”

  秦汶汶吐了吐舌头,解释道:“是我们班男生说的,他们说韩国就叫高丽棒子国!”

  “呵呵,这首曲子的作者叫The Daydream ,他的身份很神秘,没人见过他,据说他是旅韩华裔,不过在我心中,音乐家是没有国界的。”

  “宇哥哥,你能教我弹么?”

  弓宇微笑着点点头,道:“可以!不过我要纠正你一点,你应该叫我宇叔叔!”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