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从后山走
sy蒲公英2020-08-22 13:193,113

        开玩笑!

   齐沐寒虽然毫无疑问是美女一枚,可是仗着家大势大就为人娇纵妄为,蛮横任性,中了他的术法亦是如此,他这一把历经三百年的老骨头,经不住她的折腾。

  不如就解了术法,扔回去得了。

  他刚要施法解她的醉心魅术,冷不丁门被推开,传来一个声音: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最不可能出现的人出现了。

  陆景辰衣衫凌乱,明显是匆匆套上衣服就跑出来的,鬓边发丝微乱,手持着幻羽,一脸震惊的站在门口,望着屋里的一片狼藉。

  此时的场景像极了捉奸的现场。

  空气突然间安静了。

  顿了顿。

  花泠月抬手整了整被揪的凌乱的衣衫,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赔笑道:“没做什么,景辰,你怎么来了?”

  陆景辰收了幻羽道:“适才听到你房里有动静,我以为是出什么事了,就赶来了,你的屋子怎么回事?齐师妹她怎么也在这里?”

  “你们……半夜三更共处一室……”

  花泠月拿袖子不住的擦着额头的汗珠却仍装作若无其事道:“景辰,你可别误会,事情可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子,齐师姐她费这么大力气来这里本来是要去拜访你来着,谁料她不识得路跑错房间了,你可千万别在意,齐师姐她和我什么事都没有,她只对你一心一意的。”

  陆景辰疑惑道:“泠月,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

  齐沐寒望着花泠月抢着道:“本小姐才没跑错呢!就是来找你的,你怎么言而无信,还敢做不敢当……”

  “言而无信?敢做不敢当?”

  陆景辰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回事。

  齐沐寒一个劲儿的道:

  “亏本小姐还不怕辛苦为你东奔西走,为你甚至去向道临那老头……唔!”

  花泠月自知再让她说下去就无法挽回了,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齐师姐你太累了,听话,赶快回去休息吧!”

  齐沐寒使劲挣开了他,她力气好大,还差点掀他一个跟头。

  “泠月师弟你真是太没人性了,你就这么对待本小姐,真是枉费本小姐的一番苦心,本小姐可是为了你去求……”

  花泠月看到此刻陆景辰注意力在齐沐寒身上时,装作被滑倒不经意间按上了齐沐寒的脉门,在她说出太多真相前终于让她昏睡了过去,花泠月顺势接住了她,扶着睡在了床上。

  “先睡一觉吧!”

  “齐师妹!”

  陆景辰忙过去查看齐沐寒的情况:“齐师妹为何突然晕过去了?”

  眼看就要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齐沐寒却晕了过去,其中一切缘由只有等她醒来再慢慢问了。

  “我也不知为何。”

  花泠月随口瞎编道:“景辰,她前几天为了你忙前忙后的,以至于把脑子累坏了,都分不清你和我了,现在还开始胡说八道了。咱们要不要找道临长老给她求丹药?”

  胡说八道?

  刚刚齐沐寒那样子明明极为认真,没有半点胡说的影子。

  “我先用灵力替她治疗。”

  陆景辰虽然心生疑惑,可又没发现什么有力的破绽,只得先给齐沐寒渡灵力。

  陆景辰渡完灵力后道:“齐师妹她只是太过劳累所致,并无其他大碍,无需惊动叶真长老和道临长老,我给她渡了点灵力,眼下她只需好好休息不日就可恢复。”

    “这大小姐她没事就好,她要有事了我可担待不起。”

  陆景辰并未作罢,望着昏睡的齐沐寒,严肃道:

  “泠月,你可知,依据门规,男女弟子夜里共处一室可是于理不合,若是被戒律堂知道了,不论什么原因,都会被抓去当众重罚。咱们这里入夜向来有师尊的结界罩着,齐师妹她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这还用问?”花泠月道:“当然是通过了师尊那关自然就进来了。”

  “师尊?”陆景辰一惊:“师尊身为这里的长老,为何要放她进来?”

  花泠月没好气道:“师尊的为人咱们都是知道的,有好处拿他会傻到拒绝?齐家又家大势大的很是了不起。”

  “师尊真是胡来!”

  陆景辰轻斥一声:“不管如何,得赶快送齐师妹回去,我这就送她回去,这屋子顶坏了,泠月你先到我房里休息。”

  言必,将齐沐寒拉到背上。

  他去送?若是齐沐寒路上醒了乱说,那可是个麻烦事。

  “景辰,让我和你一同去吧,也好给你望风。”

  “泠月不必担心我,我去去就回来。”

  为了以防万一,花泠月心一横,干脆撒起了娇:

  “景辰师兄,这事我也有错,你就让我去吧!保证不给你添乱。”

  俩人出了门,却听到不远处人声鼎沸,同时冒着火光。

  “快点,别让他们钻了空子。”

  是林南的声音。

  “若是属实,决不可让如此败类逍遥法外,定得让他罪有应得。”

  是王玺的声音。

  王玺这匹夫真是睚眦必报。齐沐寒刚来,他就带人来捉拿他了。

  “是王师兄他们。”

  陆景辰听到声响,忙将背上的齐沐寒塞给花泠月,道:

  “泠月,现在来不及多说了,你赶快带着齐师妹从后山绕着走,我去想办法拦着王师兄他们,为你争取时间,你快走,千万不能让王师兄发现。”

  “好,你自己当心。”

  花泠月依言接过齐沐寒,向后山跑去。

  陆景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返身回去,出现在王玺一行人面前。

  看到来人时,他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来的人不止王玺和林南。

  道临长老,姚泰长老,戒律庭弟子,就连一向孤僻懒散的叶真长老也来了。

  来这么多人,明显就是算准了来的。

  “众位长老们安。”

  陆景辰低头行礼。

  长老们点了点头,王玺便大摇大摆的从人群里走过来,顾不得脸上的淤青尚未消去,道:“陆师弟也在呢?”

  陆景辰点头道:“我在此夜巡。王师兄,你脸怎么了?”

  “这个你就别问了。”

  王玺捂上了脸:

  “说说你吧!这都深夜了,还不歇息?莫不是在做什么别的事?”

  陆景辰微笑道:“没有别的事,王师兄你们不也没歇息吗?”

  “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

  陆景辰道:“师尊近来身体不适,师弟在旁照料他。”

  “得了,我们也不和你兜圈子了。”

  姚泰长老发话了:

  “我们是有要事而来,近来有弟子举报你们清心阁弟子绑了琉影阁的弟子,我身为戒律庭长老,自然责无旁贷,关于绑了琉影阁的弟子共处一室,可有此事?”

  陆景辰否认道:“并无此事,我清心阁绝不会做出伤害同门之事,还请长老们明察。”

  “你可知门规第一百三十四条和一百三十五条,绑架女弟子,包庇袒护真凶,都会受到什么样的责罚?”

  “当然知道,绑架同门,废除灵力,关入寒冰洞,终生思过,而包庇者,会以同罪来论处。”

  “你知道最好!”

  叶真长老问道:“景辰,你当真没有见过我那弟子吗?”

  为了花泠月,一向敬重叶真长老的陆景辰撒谎了:

  “回叶真长老,我被罚后一直待在清心阁,从未见过齐师妹。”

  人群中的林南突然道:“长老们,没有证据他是不会承认的,我有一提议,长老们不如搜一搜这里。”

  “为了徒儿的安危我同意,师弟他会理解我们的。”

  “我也赞成。

  “……”

  王玺道:“陆师弟身正不怕影子斜,定然同意搜查,是吧陆师弟?”

  “……”

  道临长老一脸虚伪道:“景辰啊!并非我们做长老的不信你,只是有弟子看到琉影阁的弟子来了这里,况且她未归是事实,得确保她的安危,所以尽快找她出来。”

  “长老们见谅,我师尊尚在歇息,此等大事理应告知他,由他来作决定,我这就去叫他起来,请各位稍作片刻。”

  能拖一分是一分,只希望花泠月能带齐沐寒跑出此地。

  道临长老道:“不必叫师弟了,事关琉影阁弟子的安危,耽搁不得,墨卿师弟他身为长老,会理解的,你就留在这里,王玺,你留下看着他,其他人跟我一起搜。”

  后山。

  花泠月背着昏睡的齐沐寒跑到了出口那里,那里早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忙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

  只听一弟子道:“大勇,你猜这时候王师兄捉到花泠月没?”

  另一个叫大勇的不屑道:“都这个时候了,不见花泠月的人影子,肯定是被捉住了,他这回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谁让他和他那个师兄不把王师兄放在眼里,他活该。”

  “就是,为了抓住他的把柄,王师兄可是让我们盯了一天呢。我刚有发现就通知了王师兄,这下他死定了。”

  “不过,他们俩个都诡计多端,咱们几个要守好这里,不可掉以轻心。”

  “知道了。”

  这一切的巧合果然是王玺因齐沐寒打自己就怀恨在心,便在暗处盯着齐沐寒,只待抓到她和自己的把柄,等到齐沐寒一进他的房间,就禀明了戒律庭联合叶真长老和道临长老来捉人。

  这小子真够损的。

  眼下靠走是不可能出去的了,若再拖下去,前边的人也该搜到这里了,到时,又是一桩麻烦事。

  唯一的办法就是……

  他低头望向了手上的隐魔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孔雀遇到凤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当孔雀遇到凤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