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你家祖上
锦小满2020-05-28 20:062,277

  “别乱想了,纵然是仙长来了,你家的娃儿也救不回来。”大叔像是被说中心事一样,登时也就不说话了,只是又再看了锦鲤一眼,发现锦鲤在看自己,连忙扭头。

  他们口中的仙长无非就是修行人士,而不是普通的那些卖卖符咒,让人吃吃灰的道士。

  一人两妖,齐齐入了镇子。

  寻了家酒楼住下,顾渊给了不少的银钱,够她挥霍的。

  “上房,一间。”如今有了护卫迦娜,锦鲤不需要垫着脚在柜台前卖萌,只是迦娜也着实好看。

  店掌柜先是愣了愣,然后唤来小厮,“快,给小姐儿带路。”

  “道长,你说顾公子能解决掉该隐镇的隐患么?那可是断气脉的事儿,妖道也够狠的。”迦娜到底年纪大些,很多事情又被龙王硬塞地灌输过。

  锦鲤也有些担心,可自己是万万不可能出手整气脉的,这不是小事,动太多仙力,怕是直接被发现。

  “曾听师父说过,该隐乃是武夷峰独支,我师父一手神通可称造化,想来,武夷峰上必然也有大能。”

  不用特别大,比她师父差上那么一点就行,说起自己的师父,锦鲤心里一直有一个猜测,如此厉害的一位修士,要登仙那是一句话的事情,可他不但对升仙没有意思,好像还身负什么大任,归隐在该隐山里,经年不出,整日的给泰山府里的人打工。

  按照二师兄的话来讲,师父就是想当一条咸鱼,诸事不管,万世太平。

  “道长,你日后也会去武夷峰么?”迦娜突然问道。

  锦鲤狐疑地扭头看着她,“怎么?”

  迦娜就是担心啊,你师父不嫌弃你是一条鱼,可万一武夷峰上的大能人嫌弃呢?修者和妖自古以来势不两立,迦娜的话都到嗓子眼里,咽了咽都给吞了下去。

  她看不出锦鲤的年岁,但看化形来讲,估摸着比小白兔大不了多少的,就能有如此道行,还修出了仙气,那道长的师父必然是个无敌大能,有这样的师父罩着,道长肯定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锦鲤莫名其妙地盯着迦娜在那里做心理斗争,好似突然想到什么,调戏道:“老身我若是有朝一日羽化登仙,你也沾口仙气,鱼龙一族虽不是祖龙之后,可我听闻,你们家先祖,似乎有鲲鹏血脉?”

  迦娜倒吸一口凉气,“道长这话可是您家师父说的?”

  锦鲤摇了摇头,想到自己真实的年岁,再看看迦娜,眼里突然生出一股怜爱之意,“如今龙族落位为妖,你家大人,应当十分难受的。”

  迦娜以为锦鲤所说的她家大人就是她父母,连连摆手,“自我太祖,就是我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就不在乎仙籍了,如今化龙也能修出仙炁来,是妖是仙,又如何,我爹说,行得正坐得端。”

  锦鲤伸手想去拍拍迦娜的头,然后僵在半空,小兔子一下子窜到锦鲤山上,她的手这才落到小玉的脑袋上。

  迦娜瞪大了眼睛,道长刚才是想摸摸我么?

  “若世间妖族都像你爹那样想得开,万万年前的盛世,你怕是也能见一见。”锦鲤心中感慨,到底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

  整顿一番,带着两小只出去觅食,对于杂食的妖而言,垂涎人间美味并不可耻,吃着吃着,锦鲤突然对着小兔子好奇地问了一嘴,“小玉可吃过酸肉。”

  一旁的迦娜“咦”一声表示嫌弃,“酸的肉有什么好吃的。”

  “就是啊,道长为何如此问。”

  锦鲤笑笑不做解释,只说了句,“却也该带你回山,我们那的山主应当会好生教养你的。”

  小兔子感觉自己的幻耳一疼,低头吃饭不敢言语。

  “这镇子看起来平安无事,妖气虽然有,但都是隐匿的和善气息,道长咱们要在这里住多久?”迦娜一边夹着菜往自己锦鲤碗里送,一边如此问着,问得一旁的小玉手开始发颤。

  眼神飘忽地朝锦鲤喵了一眼,发现她并没有恼火,叹了口气,心下佩服迦娜姐姐,不愧是人傻福多。

  小玉虽是个宝宝,可她在人间的日子比迦娜是要久多了的,他们道长啊明显就是在此地等一等,若是顾渊真的有事,她赶过去还来得及。

  “你们先吃着。”

  小玉头抬起,问道,“道长去看那个农户么?”

  迦娜一把摁下小玉的脑袋,“乖乖吃饭,问那么多。”

  锦鲤眸色带笑地离开酒楼,来到一处无人之地,身上的衣服自行幻化成了凡人衣裳,总也不显得那么扎眼。

  略一观气,脚步就向着一处走,她走的很慢,可却并不慢。

  可惜了顾家的妖怪是一只蛤蟆,如果是个漂亮的飞空妖精,她此行就差不多该结束了。

  迦娜的鱼龙一族,鲲鹏血脉。

  小玉是先天有灵的妖兔,这就好比青丘的狐狸们,先天有灵对妖来说,就等于凡人生下来就注定了他成神的路。

  再去找一个,就最后一个,加上镇妖石里的小东西,海陆空就差空了,暂且不说迦娜的鲲鹏血脉,她还是得找到领空之主。

  只是那个汉子身上看起来并没有沾染什么妖气,锦鲤“啧”了一声,突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

  顺着异样的气息往镇子外走,来到一处田埂,绕田而建的房屋零零星星,看来只是一些替地主种田的农户住在这里。

  捏了一点土,没察觉出来什么不同,只是深吸一口气,那股原本不淡不浓的异样,加重了。

  耳边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哇哇”不止,闻声望过去,目光锁在一间小平房上,“邪?居然是邪气。奇了怪了,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普通农户人家里。”

  心里狐疑着往那小平房走过去,哭声渐渐放大,锦鲤敲了敲门,“有人么,我想讨口水喝。”

  复又敲了两下,不见人来,正要走,门却开了,农家妇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握着一只泥塑杯子,“艾呀,是个小姑娘。”

  锦鲤一笑,接过妇人的茶水,“多谢婶子。”目光扫了眼她怀里的孩子,“他哭得好厉害啊。”

  咕咚地灌下一口,将杯子还给农妇,农妇嗯了一声,摇了摇怀里的孩子,张了张口,又闭上。

  锦鲤眯着眼睛笑了笑,又谢了一声,转身离开。

  “不知道顾小公子请来他门派的仙长没有。”口中喃喃了一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