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吃兔兔不吃鱼
锦小满2020-05-28 20:062,463

     “哟。这不是顾渊么,这一奔丧可有个一两年?”与锦鲤分开,顾渊车马加急来到省城之处的武夷峰站点。

     眼前接待的长老,模样有些邋遢,酒葫芦斜挂在身侧,随着他身子左右晃动,却也没有晃出来一滴酒。

     顾渊下马车行礼,“莫师叔。”

     长老点点头,说了句,“乖乖乖,看着有长高。”

     顾渊是他接过去的,父母亡故也是他去的门派给了消息,然后将人带回来,如今顾渊是要回去了?

     “不是三年么?”

     当初说的守丧三年,之后斩断尘缘,一心求道,如今不过过去一年些许。莫长老忍不住看看顾渊,“看起来,你有所精进?难得,未曾落下修行。”

     顾渊一笑,“莫师叔,有一事弟子想请教您。”

     “哦说来?”

     “弟子因为要守墨家根基,请了一只坐蟾回祖宅,落户宅基地,如今,好似坏了此地风水。”

     莫长老听了坐蟾两字的时候,神色便不对劲,“坏了风水之说,恐还是轻的吧。”

     顾渊羞愧低头。

     “哈哈哈,无碍无碍,不防,正巧这段时日门派收人,纵是你来,我也得过个五六日才能启程。”

     “我入门,已经四年了啊……”

     莫长老看到他眼里的落寞,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头,“无碍,观气入炼气,如今你已然步入炼气中,可入内门了,一年半说长不长,既然在俗世能破境界,可见你天赋了,莫要气馁啊。”

     “谢师叔。”顾渊感激,正是开口想讯问那该隐山来路,莫长老就一声哨子,唤出了他的飞行法宝——一叶障目,轻身一跳,顺手还把顾渊拉了上去。

     “走,咱们去瞧瞧,你家那处,怎么回事!”

     话完,风罩一开,叶子就飘飘摇摇起来,顾渊想到日前抱着锦鲤御空飞行,眸色更深,以她资质,入门的话,自己兴许要唤她一声师姑或者师祖,只是,该隐到底是什么,竟然肯收一只妖做道姑,莫不是她自己杜撰的?

     可真是,差之千万里啊。

     莫长老低头看了眼顾渊,见他已经没有像以前坐一叶障目时那般激动了,小手握拳,不知在想些什么,问了嘴,“看你似乎有机缘。”

     顾渊点点头,“却有机缘。”

     莫长老笑,“日后可要好好还人家啊,能赐你机缘的人,除却心善之外,必然是有本事的,修行界说大,大于天,说小,等你真的走到一个境界的时候就会发现,也就那么小,总能遇见相识的人。”

     “她修为颇深,就怕追不上。”

     莫长老“诶~”一声,“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修仙就是与天夺命,与天作对,切不可信什么命理之说,还有那什么因果啊,轮回啊,罪业啊,那都是释教的说辞,咱们修真的不……”

     顾渊不解,“那师叔,功德呢?”

     莫长老顿住,而后十分无力地垂下头,“也罢,不过顾师侄记住,要走下去,切莫信了命。”

     顾渊还想问什么,却见莫长老掐诀做法,一叶障目“嗖”地一下窜出好远,眼瞧着地下就是自己家镇子了,顾渊一愣,锦鲤不坐马车,恐怕就是要飞来着,自己是不是碍着她了?

     ————————————————

     “道长,为何不带着顾公子一道飞啊,那马车,颠死我了。”迦娜整个人圈着锦鲤,锦鲤抱着兔子,三个就在天上这么晃悠着,打算挑一处人杰地灵的宝地落脚。

     听到迦娜这么一眼,锦鲤想抽手捶她脑壳,却被迦娜一箍紧,动弹不了,哼了声,“你懂个屁。”

     “我懂,我都懂,顾公子香,顾公子甜,顾公子模样惹人怜。”

     锦鲤一个急顿,衣裳突然脱体,迦娜反应不及,想去拉锦鲤,衣裳从迦娜怀里窜出,又回到锦鲤身上,过程很短,可迦娜已经瞪大了眼睛,直直地落了下去。

     小兔子探头,动了动兔耳朵,又看看锦鲤,乖巧地将头缩了回去。

     锦鲤飞身向下,就飞在迦娜的身边,迦娜哭求,“道,唔唔唔唔,长——噜噜噜,唔噜噜噜,错了——”

     锦鲤勾唇一下,喊话道,“风太大!听不清,就到了,不怕啊,不疼。”

     迦娜眼泪一下子飚出来,开始哭什么,“爹娘,孩儿对不起你们”种种,连自己的小金库埋在龙宫哪处都交代地清清楚楚,锦鲤站定在她旁边笑的眼睛都快没了。

     小兔子叹气,看了看锦鲤脚下的地,再看看因为浮空而胡乱摆动四肢的迦娜,只觉得羞与她为伍。

     “迦娜姐,真八百岁了?”

     锦鲤“嗯?”一声,摸了吧兔子头,“小玉几岁来了?”

     “四百。”

     “还是个奶娃娃呢。”

     “不是,迦娜姐是。”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迦娜嚎地嗓子都快哑了,索性装死不动了,时间一久,反应过来,扭身低头一瞧,“道长!你——”

     “我?”

     “你又骗我唔唔唔。”

     锦鲤挥手撤去术法,嘻嘻一笑,“迦娜可爱嘛。”

     “要补偿。”

     “补什么?”

     落地后,锦鲤往镇子处走,迦娜跟在她身边左右窜,“麻辣兔头。”

     “叽!”兔子耳朵一下子竖起,“兔兔惹你了。”

     “你吃不吃鱼!?”

     “不吃,腥得很。”

     迦娜眼咕噜一转,“那你吃什么?”

     “大白菜!”

     “白菜惹你了!”

     “唔唔唔,锦鲤姐姐。”

     锦鲤只是笑嘻嘻的,抱着兔子,另一只手牵着迦娜,来到了镇子口。

     “近几年这镇子都不乐意落界碑了。”锦鲤只是好奇地说了句,同行入镇子的人里,有较为年长的就喊话过来,“小姑娘年纪不大,见识却有的,你可想知道为何不落界碑?”

     锦鲤顺声望去,看到对自己说话的人扛着锄头,是个农家汉,对于界碑一事,更也多多少少的兴趣,歉意一笑,“随口一嘴。”

     那大叔也就哈哈哈笑笑,又是打量了锦鲤一番,不再跟她说些什么。倒是他旁边的哥几个,朝着锦鲤努了努嘴,小声地说道,“非富即贵的人家闺女。”

     大叔摆手,“看她衣服了么?”

     几个人这才注意到,“奇了怪了,这年头,怎还有如此小年纪的女道士?”

     “我怀疑,是仙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