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去外面看看
锦小满2020-05-28 20:062,603

     “道长可是要离开此地?”

     锦鲤点头,“既然是下山修行的,不能总待在一处。”

     顾渊沉默了片刻,胸口的精元丹微微发热,“不知道长师从何处?”

     “该隐。”锦鲤不隐瞒,“家师号该隐,所修道场名为该隐观,所处仙山名为该隐山,山下小村……”

     顾渊一笑,“道长可知此镇何名?”

     锦鲤点头,“该隐镇,不过是个老名,如今此镇里的人,都不称此处为该隐了。”

     “是啊。”顾渊动容,而后起身对着锦鲤抱拳,“此行一波三折,多亏道长出手相助,顾渊已经下定决心破去凡尘恩怨,步入修仙之列,还请道长指点迷津。”

     锦鲤摆摆手,“此事不急,我记得你有师从。”

     “师门武夷峰,如今只是外门弟子,暂时师从……”

     “既然是外门,那位尊长不过是你暂时领路人,算不得师,不过领路人也是启蒙恩师,日后有所精进,切莫辜负。”锦鲤突然如此道,顾渊看了看她的神色,严肃认真,头垂下,“弟子领命。”

     锦鲤挑眉,“你如今师从不定,若是能师承武夷掌门或其同辈尊长,你我能算同辈。”

     “道长的意思是?”顾渊不敢自己深度解读。

     “我的意思是,如今唤我一声道友,或者锦鲤便可。”

     “锦——鲤——”

     “是的,顾公子。”

     顾渊点点头,入座后对着门外说道,“请客人进来罢。”

     几个汉子走路有些没底气了,锦鲤瞧了眼顾渊,心下想着,这顾家在附近圈子还是有些分量的。

     顾渊不吭声,锦鲤也不说话,几个汉子木愣愣地站在屋子中间,跟做错了事要被判刑似得。

     “说呀。”

     “啊?”兄弟几个里的大哥先是反应,“哦是,是这样的道长,就是我老母亲,已经有半个月未曾好好合眼睡一觉了,而且……她总是起夜,那个样子吧,就明明是睡着的,但就是在那做一些很可怕的事情。”

     锦鲤蹙眉,“这不就是夜游症么?”

     “不不不,不是,道长,真不是夜游症,我娘她总是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的,然后第二天说出一些好几里外发生的事情,可准了。”说话的人年纪尚轻,语气里还有些羡慕自己老娘的感觉。

     不是夜游,自言自语,知道别的地方发生的事儿。

     “最早出现这个情况是在什么时候?不止半个月了吧?”这事情说来严重吧,其实也不严重,可若是不严重,到底放着不管,日后也是个祸患。

     奇怪了,这地儿不是师父管着的呢,怎么我下来一趟,就接二连三的出事儿呢?

     锦鲤开始怀疑,是不是师父和师兄弟们为了考验自己,故意设下了这些关来磨炼自己。

     大汉仔细想了想,点头道,“只是近半个月来愈加频繁些,若真要算时日,估摸着,快一年多了。”

     “一年多?”锦鲤扭头看了眼顾渊,“可也是这个时间?”

     “更久些,一年半之久。”

     锦鲤摆摆手,“那便是了,看来,你家的金蟾破了此地气脉。”

     “如此……”顾渊起身对着大汉一抱拳,“既是因为我的缘故让家中亲眷遭此劫难,此事,我必会全权负责。”

     锦鲤欣赏地点点头,“这便解决了。”说着要离开,大汉不死心,“道长不出手?”

     “不出手。”

     “那我母亲。”

     “暂时无碍,顾公子也是修行之人,他既然说了替你解决必然会替你解决。”

     这是大汉不曾料到的,连忙朝顾渊告罪,顾渊摆手不等他说话,“事因我而起,便因我而结,这位大叔今日先回吧,等明日或者再过几日,我便去访。”

     大汉纠结一番后,只得点头告辞。

     出了顾家的门之后,猛地刹住脚步,愣了许久。

     几兄弟以为是自家哥哥今日就想请人回去救老母亲,纷纷说再回顾家去求求那位小道长,或者再跪下也成,可老大缓了半响,问道,“我当真这般老态?叫那小顾公子,称我一声大叔?”

     等人走尽,锦鲤也打算告辞,临出门前,她又想起什么说道,“此地气脉既然因你有损,你必然是要做出些功绩了,我不得助你。”

     “我知道。”顾渊笑笑并不在意,锦鲤见他如此,复问,“当真知道?”

     顾渊想点头,但见锦鲤面色严肃,拱手一弯腰,“请姑娘指点迷津。”

     锦鲤一叹,“回山请人吧,沾功德之事,总也有人乐意的。”

     “是,顾渊明日就回山请人。”

     “甚好甚好,我明日离城,一道?”

     “好。”

     当日,顾渊紧急将族中亲眷召集起来,将产业给了最为信任的一家子看管,连宅子带铺子和商路都给了出去,顾家变天,但这个小小镇子却不会变。

     锦鲤一早就在镇子口等,怀里抱着小兔子,身边跟着小侍卫,乍一看去,以为传说里月宫上的仙女儿下来巡视人间来了。

     顾渊从马车里探头出去就看到了那白衣无尘的小姑娘,心口的精元丹昨夜助他破了久久不动的境界,此番回门,就能入内门了。

     “姑娘久候。”

     “不久不久,走吧。”锦鲤看都没有看马车一眼,转身就要走。

     顾渊眨眨眼,“不上马车么?”

     锦鲤这才看了眼马车,又看了看迦娜,“也好,左右不过一段路。”

     顾渊明白,她的意思就是,不过一段路之后就要分道。

     一段路也好。

     “去武夷,需多久?”马车内,锦鲤问道。

     顾渊想了想,“去山门里设立在凡俗的关口寻长老,他会御空术带弟子回门。约莫,三日可来回。”

     “记住,七日后,必须去帮那位老太太,不然恐有祸患。”

     “谁为祸?”

     锦鲤手指在自己的膝盖上扣了两下,眉头微微眯起,“接二连三。”

     顾渊心头一惊,“姑娘所言,金蟾破了镇子气脉,是何意。”

     “应当是那妖道所为,金蟾占了镇子以及附近周边的气脉,若不是有我师父的结界,恐怕这地方早就废了。”

     迦娜突然“哦~”一声,“难怪呢,我上岸前,老觉得游着累,可突然就不累了,一下冲上岸了给。”

     锦鲤点点头,“顾公子有何打算。”

     “我对此门知之甚少,还得回山门听师父的。”

     “这样,也好。”

     顾渊看了眼锦鲤,她认认真真地在给小兔子梳毛,用自己的手。

     “姑娘呢?”

     “嗯?”

     “姑娘有何打算?”

     锦鲤璀璨地笑起来,“远离我师父结界,去外面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