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家大人何处?
锦小满2020-05-28 20:062,481

     正在魔化的妖道也是被锦鲤那绵绵柔柔好听极了的声音,吓到愣了愣,而后魔气滋生地就好似要化了他自身血肉一样。

     锦鲤眸光里尽是森寒,可仍旧是任由他的威胁力蹭蹭上涨。

     对,只要妖道越厉害,杀了他,自己获益就越多,一旦超出某个程度,她和顾渊,就能因此一杀,而两清!

     顾渊可不知道锦鲤打得这个主意,急切,“道长不动手么?”

     锦鲤拍拍他的肩膀,“不急,你退到一旁去。”

     可顾渊还没动脚,妖道突然眸光一亮,好似恢复神智,扭头跑向一处。

     虽是黑夜,可遥遥看过去,那处却有人家灯火,怕是哪位夫人为入山狩猎的相公所留。锦鲤长叹一口气,“清了。”

     顾渊心焦,“那处有人家。”

     “我知晓。”

     “万一他挟持了……”

     锦鲤微微瞥了他一眼,讥讽地笑说着,“怕什么。”

     顾渊心头一怔,对啊,她不是道长,她是妖来着,虽修了仙气出来,可仍旧是妖啊,妖哪里会在乎人的生死,她一心不肯涉入凡尘,如今肯出手帮自己,也不过是看在自己是修者的份上,赌一把气运,若自己日后大成,她这小小的出手,便是大赚。

     想法虽然无情,可顾渊却更加激动了,原来你我是同一种人啊,都是如此精致的利己之人。

     锦鲤用发丝想都能猜到顾渊的心里变化,但却猜不着他突然急转的“同一种人”这想法,还莫名愉悦。莫名其妙地扫了眼他嘴角的笑意,泼了把冷水说道,“他若挟持了凡人,我将他击杀后,功德无量,故此,你我两清。”

     “两……”等不了他说话,锦鲤一把抓起他的手腕,飞身追过去。

     魔气冲天的妖道,横冲直撞进了一处村子,就朝着那最显眼的灯火之处进了去。锦鲤瞧着他这模样,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到最后近乎是张狂地掠进那户人家。

     “啊!”

     “什么人!”

     “放开我的孩子!!我跟你——”

     惊慌失措的脚步声和叫喊,她都没有放在耳中,疾行的身子在房屋前的帘幔处听了听,屋子里突然安静,连哭声都没有传出来。

     锦鲤掀开帘子,看了看屋内,只活了一个,就在妖道的手中。

     她的笑意,瞬间收起,眸色之内有一抹金色一窜而过,几乎不可查,“怎么?已经杀了一屋子的,妄想拿小姑娘来要挟老身?”

     被妖道挟持的孩子,比她此时的身形还要小些,圆脸乌黑的眸子,因为害怕失声,睁着个大眼睛,雾气蒙蒙的。

     “快!快逃!”

     听到小女孩这微弱的一声,锦鲤眉心微微一簇,叹了口气,“你以后就跟着我。”

     小女孩抖得越加厉害,妖道胳膊上的力道疼地她好像骨头在断裂。

     “跟么?”

     小女孩不明白锦鲤为什么要这么问,只是艰难地点点头,她这会子能有什么思考的能力,全都是靠着本能。

     “好。”锦鲤咧嘴笑,灿然而又有些悲切,像是在责怪自己,看了眼妖道身边的尸体,摇了摇头,“你先动手还是我先?反正也死了这么多了,你手里这个,你觉得我会在乎。”

     “哈哈哈,你在乎,你还要带她走呢。”妖道好似得逞,“她跟你走,你放我走。”

     锦鲤挑眉,“好啊。”

     “不行!”门外顾渊几乎是劈门进来,锦鲤的身高,挡住了他一些视线,他的不行两个字刚出口,锦鲤转过身来,“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行?”

     锦鲤身子一侧,顾渊自然而言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一对夫妻,一双老人,夫妻身下似乎还有个小的。

     “死了……么?”他脚步向后踉跄,突然对着锦鲤怒号,“为什么不早点出手!在林子里的时候就该……”

     “当初你爹送你进山修行,你师父可有告诉过你,既然步入修界,就该斩断凡尘?”

     锦鲤没让顾渊把话说完,声音平静到有些无情,“你走吧。”转头对着妖道说着,然后伸手,“把孩子给我。”

     妖道得逞一样地看了顾渊一眼,讽刺道,“大道无情大道无情,顾公子我们,有缘再见。”

     说着将手里的小女孩随手一抛,力道之大好似恨不得她落地成泥。

     小女孩没有尖叫,只是在飞出窗外的瞬间,看了锦鲤一眼,锦鲤没有动,却是快速地将自己身上的外袍一解,朝着窗外扔过去,人却追着妖道的方向,消失不见。

     妖道疾行未多久,脚下猛地一顿,带起不少尘土,扬尘之内,锦鲤衣衫单薄,负手而立,她目光如同夜里的独狼一样,死死地盯在妖道的身上,“一个妖道,懂什么大道。”

     “你言而……”

     “打架就打架!”不再给妖道说话的机会,他此时手里已经没了任何威胁自己的东西,脚尖一点,手中早已经掐好的法诀顺势打出,一声轰鸣落下,妖道虽躲避及时,却也被擦身,损了一只胳膊。

     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妖道,微微偏头一看,惊叫出声“啊——手,我的手!”

     锦鲤嘻嘻一笑,掠身上前,眉眼里全是杀意,“你的手,没了!”一掌拍向妖道,道行不够的妖道,纵然入了魔,此时也已经生起了死意,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跟锦鲤,差距太大太大。

     可这是为什么,这个小丫头,才几岁,她看着比顾渊还要小上一两岁的模样。

     锦鲤不知道他此时愣神是在想些什么,拍出的一掌,手心里是一道往生符咒,妖道只觉得一道金光入体,他却没有任何的痛楚,随后身体如同那扬起的尘沙一样,一点点飘散。

     顾渊拉着小女孩跑过来的时候,还没走近,小女孩手里的衣服突然朝锦鲤飞去,锦鲤抬手,衣服归身。

     “死……死了么?”顾渊其实看见了,那个化作尘沙的妖道,可他也看见了那道士是带着安详面容去的,他心有不甘。

     锦鲤瞥了顾渊一眼,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不能随意断了别人因果,我说过,他必须得你自己解决,才算了结。”

     顾渊醒悟,点了点头。

     见他没有因恨执迷不悟,锦鲤极是满意的微笑点头,然后对小女孩招了招手,“随我走吧,介绍个比你漂亮的小姐姐给你认识。”

     “那,那屋子里的……”顾渊是想着,好生安葬,可锦鲤只是牵着手里漂亮得如同瓷娃娃一般地小女孩,边走边道,“你家大人如今在何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