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黄皮子
诡猫2020-06-11 12:574,198

  “哎妈呀叔,这大冬天的你干啥去啊。”年轻的男人对着迎面过来的老男人问。

  “你婶儿被黄皮子迷了,我下山找个跳大神儿的。”迎面走来的老男人略微着急的说。

  “那行,叔,你赶紧走吧,注点意啊。”

  老年男人朝年轻男人摆摆手后,消失在了满是积雪的山林中。

  不知道走了多久,老人始终感觉身后有东西跟着自己,回头看了几次,却什么也没发现。

  “妈了个巴子的,净自己吓唬自己,这光天化日的,还能有鬼咋的啊。”说罢,继续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在积雪上。

  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老人走着走着,感觉自己踩雪的声音有点不大对劲,明明是一个人在走路,可是踩雪的声音,总感觉有两个。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有一个声音,阴森的响了起来:“你看,我像人吗?”

  老人心理一惊,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他深知,问这个问题的只有一个东西,那就是成了精的黄皮子。

  他慢慢的转过身,顿时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

  接着,山林中传来一个男人的惨叫声。

  不久,村子里就传开了,大家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聊着最近村里发生的怪事儿。

  “哎,你听说没,冯师傅前几天在树林子里,被黄皮子弄死了,听说他老婆已经被黄皮子迷了,他就是下山去请跳大神儿的道儿上,出的事儿。”一个被人称为冰棍儿的瘦高年轻人说。

  “听说前两年老魏家的二闺女,也被黄皮子迷了,一到半夜十二点就腿疼,疼到撞墙,一到半夜十二点就腿疼,疼到撞墙。那大小医院都看遍了,啥毛病查不出来啊。后来找了个跳大神儿的给跳好的,去年他们全家搬到县城了,不搁这地方呆着了。”一个叫二胖子的男人接着说道。

  “都嘎哈呢,别卖单儿了,跟着我去老冯头家里看看他老婆。他老头刚死,儿女又都不在身边,以后有什么能帮衬上的,老少爷们儿就搭把手儿。”村长从村头走到大家身边,大家一看村长发话了,就跟在村长后面,一起朝老冯头家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冰棍儿问村长:“村长,冯师傅是不是被黄皮子弄死的啊?你年长,给我们讲讲村里跟黄皮子的渊源呗。”

  “走你的道儿吧,还黄皮子呢,我看你就是黄皮子。”村长撇了一眼冰棍儿,不耐烦的说。

  大家见村长今天气儿不顺,也都不再言语了。

  不一会儿,一行几人到了冯老头家的院子。大家刚进到院子,就听到冯老太太一个人在屋子里大声儿的嚷着:“我杀死你,砍死你,下辈子也不会放过你,不管轮回多少代,我都会跟着你,你不得好死。”

  几个男人互相看了看,心里也都开始犯了嘀咕,这老太太现在就一个人在家啊,这是要砍死谁啊?

  只见村长皱着眉,冲着大伙儿说了一句:“走。”几个男人陆续都进到了老冯家。

  他们进去之后,看到了令人惊呆到一幕:老太太正四脚朝天的躺在床上,眼睛死死盯着房梁,双腿和双手像狗一样的佝偻着,老太太嘴角流着口水,全身不停的抽搐着,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

  经验老道的村长,顺着老太太的目光抬头一看,心里大吃一惊。因为,在他们家房梁上,压着一张完整的黄皮子的皮。

  从毛色和大小来看,这应该是一只岁数不小的黄皮子。

  这把整整一张黄皮子的皮放在家里房梁上,无非也是为了御寒。可是一般都会找一些小的黄皮子贴在墙上或者屋顶上,像这么大一张大黄皮子,连见多识广的村长也是第一次看见。

  村长让几个人上房梁,把那张黄皮子给撕下来后,老太太本来还在痉挛的身体,慢慢的瘫软了下来。

  冰棍儿赶忙上前,给老太太盖好了被。

  二胖子也给老太太端了碗热水。

  老太太慢慢的缓了过来,她看了一圈儿周围的人,然后疑惑的问:“我老头呢,他嘎哈去了?你们快把他招呼回来,让他别告诉孩子们啊,他们该担心了。”

  几个老爷们儿听老太太这么说,心里都不是滋味儿,谁都不好开口,把冯老头儿已经遇害的事儿,告诉她。

  村长为了转移老太太的注意力,就问老太太,这家里好端端的,怎么房梁上多了块黄皮子啊。

  老太婆叹了口气,颤颤巍巍的说:“那天,老冯去隔壁村子串亲戚,刚好碰到有人在地里抓到了一只特别大的黄皮子,他们村子的人就想把黄皮子的皮剥下来。问了一圈儿,也没人敢啊。老冯头儿之前见别人杀过,就说,这有什么难的啊,我杀,但是皮子归我。于是老冯头儿就把黄皮子的皮给剥了。黄皮子是个母的,好像身上还怀个崽子,造孽啊。”话还没说完,冯老太太的眼中就已经含着眼泪了。

  “婶儿,那后来呢?”二胖子迫不及待的问。

  “后来,老冯头子就把黄皮子的皮放房梁上了。没过多久,我就开始嘴歪眼斜,笑起来的声儿跟黄皮子一模一样了。但是老冯头儿啥事儿没有。再后来,家附近老有一只特别大的黄皮子跟周围转悠,老冯头子觉得一定是闻着我们家有黄皮子的味儿了,所以他就想下山找个跳大神儿的。这咋还没回来呢,都去了好几个小时了?”老冯太太断断续续的说。

  “哎呀妈呀,杀了个带崽子的黄皮子啊?我听说,前两天,老王家大儿子在锅炉房用开水烫死一只黄皮子,结果没两天,他干活儿的时候,自己掉开水锅里了,活活给烫死了,那……”不等二胖子说完,老村长打断了他说话。

  “老姐姐,老冯大哥现在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这两天就让这几个孩子们轮流陪着您吧,跳大神儿的要过两天才能过来,老姐姐,你再忍两天啊。”说完,一个眼神,示意几个男人一同出去。

  老村长赶紧安排了几个年轻人,晚上轮流看护老太太后,就离开,准备处理冯老头的后事。

  头几天,相安无事,老太太也一切正常。除了大家都要瞒着冯老头已经遇害的事儿之外。

  这天夜里,正是二胖子当班的晚上。

  睡到半夜,他隐约听见房子外头有黄皮子尖锐的叫声,二胖子一骨碌身,从小床上坐了起来,拿了把身边的铁锹,慢慢的靠近窗户。

  老太太本来睡觉就轻,被二胖子这么一弄,也醒了,她贴着玻璃,使劲的朝外面看。

  借着月光,他们看见,一只巨大的黄皮子,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两只眼睛发着寒光,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所在的房子。

  就在这个时候,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老太太和二胖子都被突如其来的钟声吓了一跳。

  二胖子心里暗骂着:妈勒个巴子的,外面的东西没咋地,先在屋里被吓个半死。

  就在他再次望向窗外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四只脚的黄皮子,慢慢的直立起了身体,身上的肌肉,清晰可见不说,这个头看着也跟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差不多。

  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直立起来太过费力,此时的黄皮子嘴里喘着粗气,不停的冒着白雾。

  “黄皮子成精了,黄皮子成精了……”老太太看到这一幕后,哆哆嗦嗦的不停重复着这一句话。

  二胖子现在的心脏,也突突的跳个不停,身上也抖个不停,如果不是今天陪夜,白天没怎么喝水,估计他现在,早就尿出来了。

  “妈蛋的,非得我值夜班的时候过来,真特么会挑时候。”二胖子嘴里骂道。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成了精的黄皮子突然快速的冲着房子飞奔过来,然后三两下爬上房顶,借着月光,猛的用拳头疯狂的砸房顶。

  没两下,房顶就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这个时候,成精了的黄皮子,突然仰天长啸,凄厉而刺耳的声音,划破夜空。

  紧接着,附近大大小小的黄皮子都跟着一起叫了起来,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二胖子手里紧紧的握住铁锹,挡在了冯老太太大前面。

  成精了的黄皮子一纵身,跳了下来,一步步逼近他们。而房子外面,也陆陆续续的开始聚集不少黄皮子。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成了精的黄皮子居然对着两个人,开口说话了:“你看,我像人吗?”

  两个人,惊诧的看着开口说话的黄皮子,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只能偎在角落里,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成了精的黄皮子一步步向前,边走边说过:“你男人把我的老婆开膛破肚,取出我那个已经成型的孩子,你说,残不残忍?”

  边说,边逐渐逼近了两个人,眼睛也死死的盯着二胖子。

  “所以这次我是来找你们索命的。”不等说完,它就来到了二胖子的面前。

  刚开始,二胖子还拿着铁锹,也恶狠狠的回望着黄皮子。但是不久,二胖子就感觉身体发虚,头昏脑胀。

  他只感觉身上老是贯穿着一股愤怒,那种愤怒,让他想把那个人的心肝挖出来。

  恍恍惚惚中,他走向灶台边,拿起了一把菜刀,直奔着老太太就过来了。

  二胖子感觉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仿佛身体里住了另一个人,他告诉自己,去把老太太的肚子剖开。

  此时的老太太,早就瘫软在墙角处,嘴歪眼斜的抽搐着。

  就在他举起菜刀,准备砍向老太太的时候,房子外,突然响起了几声猎枪声,接着传来了黄皮子的几声儿尖叫。

  窗外,乌云遮住了月亮。

  几个老爷们儿拿着猎枪,赶忙冲到屋里,对着黄皮子就开了几枪。

  成了精的黄皮子,左躲右闪,躲过了几枪。

  而被枪声震醒了的二胖子此时也反应过来,回身就给了黄皮子一刀,黄皮子躲闪不及,这一刀正好砍在了肩膀上,血滴滴答答的滴了下来。

  黄皮子一手捂着伤口,一边抬头看向夜空,乌云将月亮遮蔽的结结实实。

  黄皮子再一次仰天长啸,整个屋子仿佛被震的晃动了起来。

  黄皮子趁着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就窜出了房间,消失在了黑暗里。

  不久,老太太的儿子给老太太打来了电话,告诉她,儿媳妇儿给她生了个孙子,她现在要做奶奶了。

  老太太举着电话的手微微的抖着,她想,如果老头子还活着,那一定比她还高兴。

  过了几天,老太太的儿子把母亲接到了市里,家里面经过了这么多烦心事儿,终于迎来了一桩喜事儿,大家都对那不堪回首的事情不愿再提。

  儿子见到母亲,迫不及待的告诉她:“娘,你知道不,你孙子从出生就开始笑,虽然笑起来有点丑,有点怪,不过这说明咱们家从此喜事连连 啊,你说是不,娘。”

  老太太紧紧握着儿子的手,好像生怕也会失去他一样,含着眼泪,使劲的点着头。

  老太太跟着儿子回了家,看到了襁褓里的孙子,一下子傻了眼,他的五官一点也不像他们家人,反而,反而眉眼的细微处,竟然有点像那个黄皮子。

  而当婴儿看到老太太后,居然死死的盯着她,嘴里发出怪异的笑声,这笑声,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哎,你知道不,听说老冯太太疯了。”一个男人在村口和另一个男人说。

  “是吗?她不是被她儿子接市里享福去了吗?怎么就疯了呢?”另外一个人问。

  “哎,谁知道呢。都是苦命的人啊,行了,走吧,出去干活吧。”说完,几个人,消失在了满是积雪的树林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猫讲故事作品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猫讲故事作品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