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钩
张好人啊2020-04-28 17:392,398

  北方尽头之地,两界裂缝交口处,一座高耸入云的城墙上有个老人在城头散步,腰间别着一柄剑鞘呈墨绿色的长剑,长剑名为“意难平”,城头下有无数大小不一的黑点,密密麻麻奔袭而来,地面发出阵阵震动。

  腰间长剑轻轻发出颤鸣声,老人用手抚摸着剑柄,长剑才得以平静。

  天地之间有战鼓声不断响起,城头下发生一声声惊天动地般的声响,杀,杀,杀。

  城门大开,无数道虹光拔地而起,如同彗星般坠落在地,显出真身,皆是男女老少,也皆是等死之人。

  盛世太平犬,乱世等死人。

  黑点里几尊高达数十丈的漆黑身影咆哮一声,抬起手掌狠狠拍向地面。

  有老者轻笑一声,向着天空撒下一道道金色符纸,点豆成兵。

  几尊数十丈高的金甲神灵显出真身,以长枪挡下攻击,周围虚空瞬息破碎,又瞬息还原。

  黑点与虹光剧烈撞击在一起,如同彗星撞击陨石般猛烈,四周掀起一大片灰尘和血雾。

  方圆百里内光芒四射,因果环绕,死气横生,气血冲天。

  --------

  青云宗内,有个躺在云朵上面的白衣少年郎此时他面色忧愁,在白云上耸拉着脑袋,伸腿蹬脚,满地打滚,随后一个鲤鱼打挺起来看向北方,脸色冷漠。

  积攒了十几年的修为一泻千里,让他甚是烦躁,也有欣喜,至少他是最早见到了这一世持剑者的人,以后也可以找某个老王八蛋吹吹牛皮。

  李柳儿听完传法长老讲课后走在回府的路上,前面有三个年轻女子似乎在专门等她。

  李柳儿不想理会她们,她们却伸出手来挡住去路,其中一个颇为靓丽的女子说,“臭狐狸精,勾引男人倒是有一手,不过这修为嘛,和人一样,看上去弱不禁风的”。

  其余两人也掩嘴娇笑,“有些人,不识好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出身,就敢在台面上四处乱跳,却不知只会像个小丑一样惹人发笑”。

  李柳儿气的脸色通红,“你们怎么能这样说话,我只想静心修炼,不想和你们争辩”,说完便推开那女子手臂想要离开。

  三人却不依不饶,口中掐诀,一道由灵气幻化而生的白色小蛇咬向李柳儿,被她以火鞭抽灭,其余两人冷笑一声,直接祭起两柄雪白飞剑分别左右两方攻向她。

  李柳儿抽飞其中一把飞剑,另外一把飞剑似要刺向她的心头处,让她花容失色不禁大叫一声,然而飞剑却只是绞碎她的袖袍,一双粉嫩藕臂裸露在外面。

  让三人看的捧腹大笑起来,其中那个靓丽女子冷声道:“这只是第一次警告,若是日后我还听说赵云舟和你纠缠不清,可别怪我无情了”。

  李柳儿眼神戚戚,没有回应,缓缓走向住处方向。

  -------

  张初一在小镇带着云澈闲逛,想着应该买些什么东西给小师姐,不过路途遥远,吃食是肯定不好带了,只能折返青云宗的时候在做打算。

  在小镇生活几年了的他自然清楚谁家手艺不错,走向一个饰品摊子,老板是个小老头,他笑着说,“小哥看上哪个?今天做活动,两个打八折,五个打五折,绝对是这条街最便宜实惠的良心价了”。

  张初一笑着摇了摇头,“囊中羞涩,就买一件就好”。

  小老头皮笑肉不笑说,“小哥啊,若是送亲戚朋友可得买个贵点的充充面子,若是送心爱女子的话,就算把肉刮下来,也不要舍不得花钱呐”。

  张初一没有理会老头的话,只是眼神认真的挑选饰品,老头也识趣,不再多说。

  最后他选中一个白玉响铃的簪子和玉兔模样的耳坠,花了一两银子,在小镇不可谓是不贵了。

  老人价格高,手艺却是对得住价格,常常以套餐的价格蛊惑一些有钱的公子哥买上一套。

  买完饰品后,还赠送了一个木制的精美盒子,算个彩头,他向老头道谢一番后带着云澈继续在街道闲逛,其实仔细想想,似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这个街道上光明正大的走着,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很是不习惯。

  -------

  一座鼓起的土坟包旁,跪着一个高大少年眼神呆滞的看着墓碑,脸上有尚未干枯的泪痕。

  邋遢汉子站在他后面,用手掌不断抽着自己脸,声音沙哑着说,“二牛,我……我对不起你们娘俩,我不是人,我该死呐!”。

  李二牛站起身来,将他一把推倒在地,“若不是你嗜赌成性,娘亲怎么会忧愁成疾,若不是你将家中钱财败光,又岂会无钱治病?”,随后状若疯魔般跑向小镇,想要快点回到宗门询问师傅有没有将死人救活的仙法神通。

  邋遢汉子一个人在地上眼神死寂的看着那座坟包,脑海内浮现一个面容温婉的年轻女子正脸色温柔的笑着看他,一双白嫩小手朝他挥了挥手,像是在打招呼。

  随后女子皮肤逐渐黝黑起来,背也微微驼起,脸上逐渐苍老,一双满是老茧的双手死死抓住他的大腿,她哭诉着脸,口中似乎在说生前常常说的,“不要去了,不要再去赌了”。

  邋遢汉子如同行尸走肉般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墓碑旁边,口中轻声呢喃着年轻时所说的情话,用额头猛烈撞击墓碑,墓碑上鲜血淋漓。

  -------

  狗娃子笑容灿烂的带着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瘦弱的小姑娘在屠户那买猪肉,又去小吃摊买了许多蜜饯和肉干包在一起递给小姑娘,小姑娘开心的蹦蹦跳跳起来,口中说,“哥哥最好了”。

  狗娃子脸色温柔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那是当然了,哥哥不对你好,对谁好啊?爹娘和小妹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小姑娘似乎认真想了想说,“这些年来,阿娘常常埋怨阿爹将哥哥送走,两人总是在置气,不过夏季的时候,阿娘每次都会在中午最热的时候带着我去镇上买一个大西瓜送给正在做事的阿爹,阿爹每次只吃一小块,留给我和阿娘一大块”。

  随后她一脸伤心的问,“哥哥是不是去当神仙了?会不会不要阿爹阿娘还有小妹了”。

  狗娃子看着脸色蜡黄的小姑娘心中发痛,语气温柔的说,“不会的,不会的,哥哥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小妹和阿爹阿娘的,等哥哥在宗门攒够了银子,就立马跑路,回来盖个小房子,给小妹买很多很多的漂亮衣裳,吃好多好多的吃的,好不好?”。

  小姑娘蓦然而笑,“那我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狗娃子伸出小拇指和小妹的小拇指勾在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不该如此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道不该如此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