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空中惊魂 萍水相逢(中)
回头蔡2020-04-25 11:441,779

  命运总是这样,灾难面前越显平静,死亡便越拒之于门外。机场的侯客大厅里站满了家属,顿时间成了欢乐的海洋。

  我依然平静,胜男压根儿就不知道我来山东,在我姐面前我不想顾及任何女人。

  “先生……先生。”后面有人喊我,听声音应该是那个小空姐。

  “蛋哥,后面有人。”阿彪提醒我。

  “少废话,快走!”我冷冷的回答,直觉告诉我,再不快走,又是一场躲不过的桃花债。

  “哎呀。”我还是忍不住回头一看,小空姐因为追得太急摔倒在地,我不得不走过去问道,“没事吧?”

  “我知道你假装听不见,不用对我假惺惺。”她还有点儿小脾气。“明天又该肿起来了。”她一边揉着脚踝,一边埋怨我。

  “它不会肿的”,我安慰她说。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魔术师。”

  “哈利波特看多了吧,小丫头。阿彪,给我一卷冷敷绷带。”整天打打杀杀的人,怎么也得备点“干货”吧,更何况我也是半个大夫。我轻轻的把绷带缠在她的脚踝上,“六个小时以后,摘掉它,二十四个小时后改热敷。以后再扭伤脚踝,先冰敷,让血管收缩减少渗出,后热敷,促进血液循环,这样就不会肿了。”

  “骗起人来像个大夫。”小空姐取笑我道。

  我忍俊不禁,“你怎么知道大夫都是骗子。”

  “呐,还给你。”她从包里拿出一块手帕,把裹在里面的香烟和火机递给我,烟丝的香味跟香水混在一起,着实让我沉醉。

  “跑这么老远,就是还我烟”,我忍不住问道。

  “不是……我只是怕你的烟熏了我的包包而已。”她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从她的眼神里,我明白她的想法,我不想纠缠,赶紧说道,“你住哪?让阿彪背你回去吧。”

  “我就住机场东边的公寓里。”阿彪脱了风衣,刚要背她,“别别,我穿着裙子怎么背啊,等我回去换条裤子吧,更何况这个大哥这么凶,我……”她笑嘻嘻的逗我们,不过一看我们面无表情,又尴尬地说不出话了。

  “得了,彪子,去找个推车,我推她。”

  “别别,空姐最讲究坐了,我都这副德行了,我不坐。”

  “你真能穷讲究,你不会在这打地铺吧,要不我系根线,把你当风筝放回去。”

  “那好,那好啊。”

  “少废话”我实在受不了她的无理取闹,忍不住一扬手把她抄起来,自从阿姐走后,我就从来没在乎过别人的看法和自己面子,嘲笑我,你们配吗!

  “你把我放下,放下,要不然我咬你了,这多难为情啊。”小空姐急了;

  “别磨蹭了,你倒是有地方睡,再晚了,我们去哪睡去。”

  “哎呀,真丢死人了,早知道让你推我了。”她把帽子摘下来,盖在自己的脸上,可爱的样子让我有点恍惚。

  “2836次航班的旅客,因为飞机故障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为了表示……请持本机机票……兑换十二生肖青花瓷,谢谢。”

  “哎呀!”

  “一惊一咋,我摔了你怎么办。”

  “蛋哥,我想要一个猪、鸡还有狗的青花瓷,我就差这三个了。”

  “你怎么知道我叫蛋哥。”

  “我听他们叫的,蛋哥,求你了。”

  “我是真服了你了,阿彪你去兑奖,阿虎你拿着行李跟我走,咱们到东边的公寓门口集合。”一会儿我们来到了公寓门口。

  “你个猪,怎么两只狗啊,鸡跟你呢?”我忍不住臭骂阿彪。

  阿彪一脸委屈,“压根儿就没鸡和猪,嫌狗多,给我。”

  “不给,改天我还要用它换呢。”说着小空姐夺过去,坐电梯来到3层,听到有人喊:“王汪,你回来了。”旁边一空姐跟她打招呼,我们忍不住哈哈大笑,“你叫汪汪,怪不得不嫌狗多呢?”阿彪笑道。

  “才不是呢,我是水汪汪的汪,不是狗汪汪的汪。”

  “好了,回去吧。”

  “蛋哥,我能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我一眼读出她想留我的号码,急忙辩解道:“哦,我没带,不是,没电了”,很久没有这么慌张了。

  “回去吧。”我转身要走。

  王汪可怜兮兮的辩解说:“蛋哥,我……我其实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

  我又回过头来打趣道,“那你随便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呵呵,好了,挺晚了,回去吧。”我站在电梯门口等着下楼,扭头一瞅,她还站在那里,静静的,低着头、可怜的样子像当初的胜男。

  我犹豫的走过去,“手机我找到了,而且好像还有电。”这是我一生中弥补过失最滑稽的一次。她一边擦着大大的眼睛,一边接过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蛋哥,我真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

  “我知道了,很晚了,回去吧。”这次我走了楼梯,生怕她再耍什么把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