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空中惊魂 萍水相逢(上)
回头蔡2020-04-25 11:271,459

  飞机在济南的上空盘旋,这次回老家,第一是拜祭阿姐,第二是“阉猪”大行动。

  “旅客朋友们,我们的飞机起落架出现了故障……”机舱里开始混乱起来,几个空姐在强装镇定的控制秩序,从她们的眼神里我可以揣测到问题的严重性,看来这次真是凶多吉少了,阿姐,我来了。我继续闭目养神,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飞机在空中一圈一圈的盘旋,迟迟不敢降落,像在等待死神的召唤。乘客们显得越来越焦躁不安。

  “不行,我不能等死,我要出去。”一老头站起来,其他人也开始起哄。

  我旁边的空姐开始安抚,不过她紧张的情绪溢于言表。“老先生,请您回到……”

  “我不回去,我要出去……”小空姐瘦弱的身躯根本挡不住这老顽固的蛮横。

  “你要出去是吧?”我终于耐不住性子站起来。

  “我要出去,我不能坐在这等死。”

  “哼,生下来的人没有怕死的,怕死的都TM没生下来,所以谁都别TM的装横!阿彪、阿虎送这位老先生一程。”阿彪是山东淄博人、阿虎是湖北黄冈人,近一年来在我的精心栽培和科学管理下,颇有几分过去绿林好汉的模样。这哥俩夹着老头朝机舱门走去,这几万英尺的高度让这老家伙吓的屁滚尿流。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老头开始任怂了。

  “先生,放了这位老先生吧。”小空姐哀求我道。

  “你看不出来我在帮他吗?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扔出去。”我不是在开玩笑,一个连死都不怕的流氓,没必要拿杀人来装横。阿彪逼着空乘要开门,狠起来的样子,就像架着的这个老头是他的杀父仇人似得。

  “先生,求求您了,放了他吧。”小空姐握着我的手,跪了下来。她冰冷的双手加上那双充满渴望的美目,让我觉得她楚楚可怜。

  “得了,你起来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饶,阿彪把他的头扔下去算了。”

  “先生……”小空姐有点急了。

  “快死了还不能开个玩笑。阿彪放了他吧……anybody else,还有人想下去吗。”自己流氓的样子让我都感到陌生。机舱里迅速安静下来。我们坐回位子上。

  “蛋哥,我想抽烟。”阿彪忍不住问道。

  “你脑子有病是吧……”我转念一想,反正也快死了。“给我来根儿。”

  “好莱。”

  “先生,飞机上禁止吸烟。”我抬头一看,这不刚才给我下跪那小姑娘吗?

  “去天堂也不行。”

  她笑了,我也笑了,面对死亡,微笑可能显得更加的弥足珍贵。她回到我四十五度的位置上,和我斜对着。飞机越发的颠簸起来,人心惶惶。死亡,是今生的终点,来世的起点,如果来世我比阿姐小太多,那她不成了阿姨级的人物了。“呵呵”想到这,忍不住笑出声来。突然发现小空姐在看我,眼眶斟满了泪水,眼神中充满着绝望和渴望,从她的眼神里,我清晰的读到她的恐惧,更莫名其妙得是从她的眼神里我揣摩到:她竟然希望在临死前想得到一个来自我的拥抱。我故意掏出一根烟,她朝我走过来,却颤抖的说不话。

  “我明白,不抽了。”她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我站起来,对她说,“跟我来”,我把她领到机舱的拐角处,张开双臂,她很配合的抱着我。

  “飞机上,乌鸦对乘务员说:给爷来杯水!猪听后也学道:给爷也来杯水!乘务员把猪和乌鸦扔出机舱,乌鸦笑着对猪说:傻了吧?爷会飞!”我能听到她破涕为笑的声音。“人生就是一部书,我们只是提前读到了它的结局罢了。”十分钟过后,她擦干眼睛,恢复平静,对着我傻笑。

  “精神病啊”我竟然被她看毛了,只有精神病的眼睛我是读不出来的,我忍不住从口袋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她一把夺过去,“先生,天堂禁止吸烟。”

  “忘恩负义”,我转身走回座位,却能听到身后醉人的笑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