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意兴阑珊 觅死无门
回头蔡2020-04-25 12:392,118

  从我变成了狗屎,就再也没有人踩在我头上了。无聊的时候就想自杀,阿彪、阿虎其实是胜男安排在我身边的卧底,防止我无聊的时候得逞。阿彪时而不时的请我去他家做客,吃他老婆做的东北菜,看他女儿毛毛,我知道这是胜男给他长的心眼。更要命的是王汪,每次来几乎都带着一只宠物,说自己忙,无暇照顾,每一只宠物都叫阿蛋,一时间多了这么多重名重姓的兄弟姐妹让我无法适应,尤其是门口那只八哥天不亮就扯着嗓子“阿蛋,汪汪。阿蛋,汪汪。”等到胜男的花店一开,我就更惨了。干嗨色会的开花店,简直就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天天给我献花,即便刮风下雨也同样能享受到这清明节的待遇。加上吱哇乱叫的阿狗阿猫,挺大一院子想死的时候竟然找不到下脚上吊的地方。

  “阿彪,你们社团这么人,靠什么吃饭。”

  “胜男姐有她自己的产业,KTV、洗浴城、足道馆……。还有花店。”

  “行行,别提花店,一提就来气。这些我都知道,我是问你们做什么?”

  “哦,看看场子,收收保护费、高利贷什么的。”

  “老三样,就没什么新鲜的。”

  “有啊,做龟公、大茶壶啊,不过不是早让你给取缔了吗?”阿彪跟我打趣道。

  “去你大爷的。”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那你觉的什么最刺激?”

  “收高利贷吧。”

  “奥,走,带我去瞧瞧。”

  “哥,精神病啊,这都多晚了,咱明天不成吗,我老婆还在…。。”

  “少他妈废话,不行就叫你媳妇一块儿。”

  “算了,走着吧。精神病呀,大晚上的,我这回去怎么解释……”

   不大一屋子,围了不少人。

  “黑子。”阿彪喊了一句。

  “唉,彪哥,您怎么……”

  “少废话,这是我大哥,叫蛋哥。”

  “唉,蛋哥。”我一直以为我的名字让人反胃,时至今日我才意识到,长相同样能起到异曲同工的效果。这小子出生的时候一定是被扔上去过三次而只被接住过两次,而且是脸先着的地。这黑子人如其名,甚至黑都不足以形容他的肤色,五官生拉硬拽的捆在一起,我甚至在想,把鼻子拍扁了,嘴巴抡圆了,耳朵和眼睛调一下位置,腮帮子上插几根麦穗都比现在的布局合理。这猪样绝对是那种白天辟邪,晚上避孕的主儿。

  “黑子,给蛋哥,汇报一下你们的工作。”

  “好莱,蛋哥,这是今天收回的现金和黄金首饰,那边袋子里放着还不起钱的胳膊和腿。有些人就是这样不懂事,你不睡他妈,他就不知道你是他爹……”这绝对是一个畜生 ,尽管夜黑人黑我看不清他的眼,不能揣测他是什么人,但我确定他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我突然有种想宰他的冲动,伺机寻找着能致他于死地的蛛丝马迹。突然我看到旁边墙角畏缩着一个人,蓬头垢面,从衣着打扮上看是一女人。

  “她是谁?”我的第一次开口就问了黑子一二愣子。

  “她……借了公司一笔钱,还不了,她是来抵债的。”

  我心想你个畜生,今天不杀你老子管你叫哥,“知道帮规不能拿老婆孩子抵债吗?”

  “知道,不过……”黑子还想狡辩。

  “你他妈的不用解释,知道就行。老子今天不杀你,你就不知道我文武双全。阿彪,执行帮规吧。”

  “蛋哥,黑子他……”

  “什么玩意儿,你耳朵聋了是吧。”我气道。

  “蛋哥,不是,黑子……”阿彪还想替黑子解释。

  “彪哥,你不用提我求情。蛋哥,你是老大,三刀九眼、要要剐您随便。不过你得让我死的明白。”这黑子还挺楞。

  “拿活人抵债,你他妈还敢在这装糊涂。”我义正言辞的说道。

  “小弟不敢。您老说过,不能拿老婆孩子抵债,她是我姐。”黑子解释道。

  我鼻子都快气出血来了。好小子,要是老婆孩子我倒给你一痛快,你连阿姐都敢抵,我要不把你打的遍地开花,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其实他也不是我亲姐,她是我一哥们儿的姐姐,我哥们儿在上海念公安大学,两个月前见习的时候遭了黑枪,急需用钱,没办法,她一足疗女哪有这么多钱,求到我头上来了,我只能从公司挪了一笔钱,现在上面催的紧,我想大不了拿狗命还呗,谁知道她非死气白咧的求我把她抵了,有个蛋用,不听我的,在这鼓秋着一天了。”

  我心中大喊救命,我难道真要管黑子叫哥不成。沉默了半晌,不好意思的问道:“你挪了多少钱。”

  “十……万。”

  “十万!你丫个不大,胆不小……你甭管了,这钱我还了。MB,什么破病花这么多钱。”

  “蛋哥……”黑子感动的要疯。

  “你别叫我哥,你是我哥。”

  “别别别,蛋哥,要杀要剐……”

  我心想幸亏刚才没发誓喊你叫爹,叫你一声哥划算,量你也不敢答应。“少他妈废话,你就会这一句人话啊……以后少动不动就砍人胳膊剁人腿的,想想你自己刚才的难处……做事多用点脑子。”

  “知道了,蛋哥。”黑子心服口服道。

  “蛋哥,你这帮规可废了。”彪子打趣道。

  “屁话,人情大于枉法,这叫判例,说了你也不懂。”

  “得,我不懂。”我们转身要走,墙角的那个女人站起来跟在后面。

  “干嘛?”阿彪厉声道。

  “我给大哥当牛做马。”那女的低着头抽涕的说道。

  “蛋哥不缺你这牛马,阿姐快回去吧。”黑子接着道。

  “我……我给大哥当牛……做马。”她哽咽的样子让每一个人动容。

  看着她蓬头垢面,可怜兮兮的样子,我随口说道:“由着她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