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悲喜交加 疲于奔命
回头蔡2020-04-25 14:182,958

  从那晚后,我开始给阿月讲历史上经典的爱情故事,什么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当垆卖酒、雪夜私奔的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的传说以及西门庆与潘金莲反叛式的恋爱悲剧……我这里没有搞笑的意思,我的确认为三者没什么质的的区别;卓文君、祝英台是大家闺秀,卓文君知遇司马相如前还是个寡妇,她们对爱的追求往往被世人肯定;为什么穷人家的潘金莲被买来卖去苦头吃尽到最后敢爱敢恨却被活活钉死在历史耻辱的柱子上。为什么,因为这个女人没有背景、没有文化,而中国的历史都是由那些有背景、有文化、趋炎附势、自以为是的杂碎写的。就像西游记告诉我们的那样:凡是有后台的妖怪都被接回去做神兽了,凡是没后台的都被一棒子打死了。不要以为历史有多美好,司马相如追求卓文君,读读《史记》、《汉书》就会知道,这哥们儿所动得心思不亚于宫廷里的一场谋朝篡位。真正无暇的爱情,在现实的河流里是找不到的,所以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传说只不过是奔腾入海时河流穷途末路的海市蜃楼罢了。要我看来,读书人那种煞费苦心、磨磨叽叽的恋爱方式远不如社会底层这赤裸裸的追求方式更痛快、更真实、更有教学意义。

  故事讲完了,就看书呗。我教阿月《唐吉珂德》——《红楼梦》——《三言二拍》——《寻秦记》——《金瓶梅》,书籍总要一本一本的读;阿月就陪我吃饭——赏花——看球——溜冰——睡觉,计划总要一步一步来。当然我也想着胜男和王汪,毕竟每天有一个胜男的电话和十条王汪的短信,这是我的必修课,剩下的就是阿月的选修课。单身并不难,难的是应付那些千方百计想让你结束单身的人。突然一天,胜男提前从法国回来。拿着自己的行李和所有的家当,一定是听到了什么关于我不真实的传闻。这出其不意的一招让我原本周密的计划顷刻间化为乌有。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可以让王汪这样的小家碧玉分我一杯开了封的路易十三,但绝不会让一个丫鬟舔一下我的杯子。王汪也带着我剩下的“兄弟姐妹”如影而至,她现在跟大家闺秀是一条绳子上的两条带鱼。

  “我都是快死的人了,你们跟我叫什么劲儿?”

  “要不是看在这份儿上,会有两个女人同时爱上你,你以为你是人民币吗?你以为这是旧社会,男人还可以三妻四妾吗?”胜男说的我哑口无言,不错,若没有那与众不同的经历又怎么会享用这出乎意料的艳福。

  “阿郝,人不能没有节制。短命不是花心的借口。”胜男竟苦口婆心的规劝道。

  “蛋哥,你让她走;我跟胜男姐陪你生陪你死。”王汪越说越吓人,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嘴唇发麻,干的说不出话来。

  “大小姐、王汪,我是不会走的,除非蛋哥赶我。”阿月接了一句就转身回房间了。剩下的两个女人站在那里,恶狠狠的盯着我,眼神给我的建议是:滚,马不停蹄的滚。

  “站住,去把她赶走。”胜男和王汪异口同声说道。

  “和谐。”我心平气和的说。

  “不听是吧,那我走。”胜男摆出要走的架势。

  “和谐。”我傻傻的站在那。

  王汪也傻了,看着胜男,眼神不言而喻:姐,你走了,我怎么办。胜男回头气狠狠的对我说,“好啊,你敢不拉我。”

  “和谐。不是,不是,我是吓傻了。”我急忙上去拉她,心想真想走就不会有那么犹豫的眼神了。

  “哎,我是个始乱终弃的人吗?容我些日子吧。”缓兵之计,不过我对阿月充满信心,她转身前看我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

  后来的日子就像喝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碗里竟有半只苍蝇那样别扭。胜男她们嫌东嫌西,话也越说越难听。“做饭的功夫不入流,勾引人家丈夫的技术倒堪称一流!”胜男冷嘲热讽道。

  “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我反讥道。

  “怎么,说她你心疼,朝三暮四,万恶的根源,昨天还素不相识,今天就恨不得跟人家结成秦晋之好。”

  我咣当把餐具一放,胜男略显惭色,脸蛋通红;对面的王汪也吓得一声不吭;阿月低着头,豆大的泪珠滴在饭碗里。我心想:高兴了,把老子惹毛了。“非要让我忍不了,残忍给你们看是吧。厉胜男同志,你骂我我不生气,但你滥用成语实在无法无天。”气氛缓和了一些。

  我点了根烟,这时候谁敢给我掐了,我灭谁。“春秋战国的时候,秦国的老大秦穆公想当全世界的一哥,向晋国求婚,晋献公就把大女儿嫁给了他。后来老乌龟晋献公为讨好小老婆,改立小乌龟做接班人,并把另外的两个龟儿子夷吾和重耳扫地出门。再后来,夷吾时来运转,在姐夫秦穆公的帮助,做了晋国龟公。但是不久,夷吾忘恩负义,对秦国耍流氓抢地盘,被打的满地找牙,割地求饶,还把儿子公子圉赔到秦国做人质。秦穆公为了笼络公子圉,把自己的闺女怀赢嫁给了他。然而公子圉听说自己老子病了,害怕晋国老大的位置会被传给别人,就扔下妻子,一个人偷偷跑回了晋国。第二年,夷吾一蹬腿,公子圉就做了新龟公,跟秦国不相往来。秦穆公当然很生气,‘呸,你个公子圉,野儿个还骚情的很,饿早就看你个棒槌是个灾拐,包社列,明个让你从地图上消失。’于是立即帮助重耳打败公子圉当上了晋国NO1,又把女儿怀赢洗了洗重新嫁给了他。重耳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春秋五霸”中的晋文公,秦穆公也在女婿死后不久,借机打败已经成为中原的霸主的晋国,也成了“春秋五霸”之一。”我拍着胜男的肩膀,“这种乱伦的圆帽子别瞎往我这尖脑袋上扣……你要记住”,我一只手指着阿月“兄弟如手足”,再指王汪,“女人如衣服,”最后看着胜男,“你再动我手足,我扒你衣服!”

  三个美女忍俊不禁,“臭流氓,好好的一段历史被你说的想黑社会打架斗殴,恬不知耻。”大家又忍不住笑了,刚才还乌云密布,顷刻间就被我之手化解了。

  “又嫌不够浪漫是吧,要说浪漫秦穆公还真有个浪漫的女儿。”我又点了根烟,三个人盯着我等着我的下文,“秦穆公有个小女儿,周岁的时候,宫中放了很多东西,独取一块宝玉,弄之不舍,故名弄玉。稍长,姿容绝世,冰雪聪明,善于吹笙,不用教,自学成才。穆公命工匠将此玉剖为笙。女吹之,声如凤鸣。穆公特别喜欢这个女儿,筑重楼以居之,名曰楼凤,不是,不是,是凤楼。”三女白我一眼,我接着讲:“楼前有高台,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凤台。弄玉十五岁那年,穆公想给她找个丈夫。弄玉发誓说:‘饿丈夫必须精通吹箫,与饿琴瑟相合,否则饿不嫁。’穆公找遍全国也找不到这么个东西。突然一天,弄玉临窗吹笙,声音清越,响入天际。微风拂拂,好像有箫声相和,其声若即若离。弄玉非常奇怪,停下来,和声也停下来,余音犹袅袅不断。弄玉临风惘然,如有所失。晚上梦见一骑白马的男子,弄玉忍不住:‘难道你就是饿的白马王子?’那男子曰;‘非也,非也,在下唐僧是也。’弄月曰:‘噫……’。‘贫僧,虽不是吹箫之人,但知道此人身在华山。’第二天早上,告诉穆公。穆公派孟明去华山偶然找到了这么一个人。此人姓萧名史。弄玉箫史一见如故,后来萧史、弄玉夫妇二人居凤台秦楼上成天吹箫吹笙,学鸾凤的叫声并最终学得了和鸾凤鸟一样的叫声,因而引来了鸾凤之鸟二人乘之仙去。后来有许多诗文引用这个典故,唐·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诗:‘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唐·李商隐《相思》诗:‘相思树上合欢枝,紫凤青鸾共羽仪。肠断秦台吹管客,日西春尽到来迟’。握着老婆的手,好象左手握右手。”我突然握住入神的胜男;“握着情人的手,好象回到十八九”,又挽起阿月的手,“握着女同学的手,后悔当初没下手。”用眼神盯着对面的王汪。这种360度的情调大转弯,让她们情难自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痞之郝蛋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