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湮灭
军师赞我美羊羊2020-04-26 14:242,384

  林间山风呼啸,江河趁着天色未黑,如一只噬人的猛兽一般沿着山路徐徐下山。

  三个时辰后,落峰谷一处巨岩之上赫然伫立一人

  此人黑衣黑鞋,身材高大,一身黑衣在傍晚的云雾寒风中被吹的猎猎作响,其面色刚毅,肤色微黑,只是其左臂衣袖也随风而起,竟是空荡荡的

  山岩之上人便是下山而来的江河

  他站在巨岩之上遥看山下的卧牛镇,此镇是这方圆百里三处城镇之一,和青草镇一般

  江河在寒风中面带苦涩,嘴角微微一嘲,这天色很快就暗了

  于是目露坚毅,竟一跃数仗,从巨岩上拔高而起,直奔那卧牛镇口

  寒风呼啸,镇口悬挂两个大红灯笼,看着颇为喜庆,年味十足,江河缓缓走进镇口,家家户户灯火通然,屋内欢声笑语一片。

  “嗤拉”

  一声,只听寒风中传来利剑刺入心口血肉撕开的声音,江河手持飞剑,作势便要挖心肝,宛如地狱饿鬼

  屋内一大汉被江河提在手中,双脚抽搐,嘴角血沫只留,眼见是不能活了

  “当家的!”

  屋内女人发出尖叫,江河面色一寒,手中飞剑作势直取农妇脖颈,又是一阵嗤拉之声

  女人瞪着双目缓缓倒下,眼中却一直盯着江河,似要将其剜在心底,江河扭头不去看着女人,拿起一把匕首便划开大汉胸膛,顿时鲜血四溅。

  江河拿起心肝,取出老者给他收集血液的布袋,掐诀一念

  “敕”

  只见这布袋迎风涨大,变成一人多高,江河不敢迟疑,连忙把心头血挤如布袋之中

  这布袋看似是布匹所制,却也真不漏水,将血液一滴不剩的装入布袋后,看向女人的尸体,叹息一声也挖开心肝,

  “砰”

  的一声,似乎有瓷碗打碎的声音,江河顺声望去

  只见堂屋桌脚下,一七八岁大的孩童躲在其下,双目圆睁的看着江河,浑身抖如筛糠,脚下一片黄物,竟被吓到屎尿气流

  江河目中黯然,取出女人心头血后缓缓走出,自嘲道

  “我这般,和那蛇妖有何不同”

  目中缓缓看向那孩童,摇了摇头之后夺门而出,

  待到江河走远,小孩一个激灵,连滚带爬的跑向其他屋子

  不多时,一群大汉集结在镇口,往里面搜寻而去,手持铁锹木棒,气势哄哄的遍地寻找江河

  而此刻江河在一处颇为华贵的瓦房内,手中捏着一把心肝,贪婪的吸食着这热腾腾的心头血

  其目中赤红一片,身体微微发抖,竟似享受一般。

  “就……就。。就是他杀了我阿爸。。阿妈”

  门前小孩颤抖的指着江河,但是看到江河竟然拿着心肝在吸食,不由得“哇”的一叫,瘫软在地,不敢看他

  门口二三十个壮汉也目露恐惧,他们何曾看过这般邪异的景象,顿时一个大汉叫喊

  “这……这一定是妖魔!他不是人”“对,这是妖魔,妖魔下山了,赶紧打死他”

  另一个大汉说罢,拿起锄头便作势砸江河的头

  “嘿嘿,既是你们一起来送死,也省的我一家一家的找了”

  江河嘴角微微一笑,目中赤红,手中掐诀

  “疾”

  只见他面前凭空出现一把血色的飞剑,剑尖寒芒一闪,嗖的一声刺入那砸向他的大汉,血剑嗜血,一刺到底之后,竟贯穿数人

  众人闻声倒下,根本反应不过来,江河见此更加满意,双指并拢,做剑指一般指向众人,那飞剑似是有灵,江河指哪便急速刺向哪

  一盏茶的时间以后,整个房间除了江河以外已无活人,墙壁上血液四溅,腥气扑鼻,断手断脚一片散落

  江河看着此情此景,竟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美妙啊,这种弹指间取人性命的手段让人着迷

  随后稳定心神,慢慢的吸食血液,同时也收集血液,一时间竟忙不过来

  只是他所不知道的是,冥冥中他已被这摄魂诀迷失了心智。

  夜深如墨,江河站在镇口,手中提着那通风报信的孩童,缓缓摇头

  “你看你,你不报信,我不是走了么,现在,死这么多人,怪你啊”

  孩童双目圆睁,浑身颤抖,手脚胡乱动作,忽然一个激灵,竟在江河手中一动不动了

  江河目露古怪,这孩子竟被自己吓死了,于是兴趣全无,索性将小孩丢入荒地,一个闪身间往山上而去。

  第二日清晨,江河已然到达洞府,掐诀打开大门后,发现老者坐在洞府内正等着自己,于是低头恭敬道

  “师尊,弟子不辱使命,山下卧牛镇一百一十六口人的心头血都在乾坤囊内”

  老者闻言目露震惊,拍手大急道

  “什么!你把那一镇人全都屠戮干净了?”

  江河目露疑惑,不疑有他,便点头道

  “不是师尊让我去收集精血吗”

  老者闻言更怒,大吼一声

  “我让你去收集,我没让你。。”

  话语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目露精光道

  “好了,你下去吧”江河点头称是,缓缓离去,

  老者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思索的想着

  “这独臂小子看似窝囊,实则心狠手辣,确实是修魔的好料子,只是这一下屠杀一镇人口,怕是玄天宗会有所动作”

  老者想到此处,眉头越发皱起,索性一拍大腿

  “罢了,既如此,那就全都杀了,我也好踏上我的金丹大道,到时候哪里逍遥不得?只是这小子?”

  老者念及此处,微微思索

  “待他帮我把其他两处镇子收集完之后一并杀了吧,也好让我突破的顺利些,只是其修为未到中期,罢了。。”

  于是走向江河打坐的血池旁,看着江河眼中露出肉痛之色

  “乖徒儿,此番事了,你功不可没,为师这有一株碧血草,对你突破练气中期有大用,也算是对你的奖励吧”

  江河闻言看着老者,目中露出感激之色,只是心底越发的生疑,嘴上却不敢怠慢大喜道

  “谢谢师尊赐药,弟子一定赴汤蹈火的伺候您老人家”

  老者闻言目中肉痛更甚,也不去看江河,头也不回的离去,

  江河见老者走远,缓缓坐下思索

  “这老东西不知道图谋我什么,这碧血草暂且不能吃,怕里面有他的手段”

  想罢神色一正,继续修炼摄魂诀,还是得提生自己的实力,否则必有大难

  于是便沉浸打坐,运行周天

  山下,因为是年节期间,竟无人发现卧牛镇一镇人无一活口,其他两处镇子依旧沉浸在过节的气氛中,等待着春的到来,山下只有寒风阵阵,不时呼啸而过,卷起飞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