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血道
军师赞我美羊羊2020-04-25 14:163,031

  远山落峰谷伫立山间,两边悬崖峭壁,险峻其中

  时节已然到了深秋,宛如五年前的那个雾夜,然而,少年却不再是那个少年。

  林间有夜枭啼哭,恍惚间似有猛兽出入

  江河背靠着门框,目中思索不止,却真是如云里雾里,不得其要,只得在打坐中,沉沉睡去。

  小道旁,哑女林秀挽着江河的胳膊,缓缓度步

  是的,婚期将近,林秀眉间也不禁透出阵阵喜意,对于江河,他是满意的,虽不能言语,可眉眼间也透着丝丝情意

  江河带着林秀坐在门旁,脑中却挥之不去他那惊天的梦,如不能临仙门,生又有何意

  林秀拿树枝在门下缓缓写到

  “江河哥哥,我们成亲时买雕花云景床好吗”

  江河低头看着林秀青涩的面庞轻声道

  “依你”

  于是林秀浅浅一笑,又写道

  “那还要鸳鸯戏水枕和檀香什锦柜,我的女红尚可,我为你秀”

  江河心底触动道“也依你”

  林秀浅笑嫣然,又写道“还有龙凤呈祥被,”

  说罢竟脸色微红,如桃花一般绽放,江河看着林秀,目光静止,眼中万众柔情,他毕竟也是青年,此刻心底深处也是触动开来

  而林秀面色更红,在他嘴边亲亲啄了一下,便娇羞的跑开了

  江河微微低下头,目光闪动,嘴角也微微扬起,这红男绿女的青春柔情,也似融化了他那冰冷的心。

  天气渐渐的转冷,镇上的人们纷纷穿起棉衣,等待春的到来

  只是这过冬的粮食成了各家各户的难题,天气若尚好,则猎户们会去落峰谷旁打猎,镇里的人也是靠此过活

  于是人们纷纷组织去山里打猎,江河身强体壮又年轻,虽少一臂,却也耐不住大家的劝阻,跟着一起去山里打猎

  毕竟他也是想为婚期置办点东西的,寒风呼啸,山上更是风雪弥漫,这兽皮的棉衣也是挡不住这刺骨的寒风

  大家纷纷加快了脚步,去布置陷阱,等待猎物,而山上的存在,也在默默等着猎物的上山。

  “队长,这山腰附近野物太少了,要不咱再深入一点,这点东西可不够过活的”

  一个猎户看着队长说道

  “成,再深入一点,毕竟这落峰谷还是很古怪的,镇里的老人们也时长谈起”

  鼻尖都冻红了的队长点了点头说道,随即吆喝大家一起进山,往更深处找猎物。

  江河默默的跟在队伍后面,只是他心底越发的不安起来,不知道这股没来头的感觉从何而起。

  落峰谷深处,一个血色的洞前,冰雪竟也不敢靠近分毫,纷纷在洞口处五尺外融化

  洞中血气弥漫,腥风阵阵

  “摩崖,最近你的血池怎么供应不及了”

  一个威严的声音缓缓传来

  “宗主,非是我怠慢,而是近来玄天宗越发过分,导致我属地血奴数量急速减少,又没有新鲜的凡人补充,望宗主恕罪”

  说话的是个鹰钩鼻老者,而他对着面前的一个影像说话,此乃阵道的投影符

  “玄天宗么,我知道了”

  说罢便掐断了阵符

  “哼,老东西,肉都给你吃完了,还不给我喝汤,世上俨有此等道理?待我突破结丹,还要受你挟制?呵呵”

  名叫摩崖的老者哼哼一笑,随即洞府内便是一片漆黑

  “救命啊~~救命”

  洞中传来阵阵呼救声和惨叫声,只是被这呼啸的寒风一吹而散,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江河一行狩猎队伍缓缓而上,也是收获颇丰,大家自然喜笑颜开,只是江河心中不安却越发严重,有心提醒大家回去,却无能为力

  忽然,天空寒风呼啸而止,一股血色妖风自远处盘旋而来,吞噬一切,猎户们见状,纷纷往山下跑去

  奈何妖风太快,一霎间就席卷了所有人,江河也是眼前一黑,随后就不省人事了。

  “滴答~滴答”

  不知过了多久,江河勉强苏醒,只是眼前一幕让其骇然

  其身前一池鲜血映入眼帘,洞中鲜红如同白昼,血腥气铺面,各种人被悬挂在钟乳石上,有老又少,滴落的血液发出“滴答”的声音,给这寂静的洞窟增添了静默的恐怖

  见此江河内心更加骇然,他知道这必然也是妖孽作乱所为,且这手段血腥毒辣

  以血为媒,灌注自身,这般妖邪之术,却是江河想都未曾想过的

  “踏踏”

  江河听到洞口的脚步声,赶忙闭上眼睛,装作没醒

  “还装呢?醒了就好好看看嘛,这毕竟是你们的坟墓,你看多鲜艳,多壮观啊”

  鹰钩鼻老者咯咯笑着,目光扫视一众猎户,江河内心紧绷,颤抖不已

  “咦,找到了,没醒的小东西”

  老者双手一抓,凭空吸人,竟隔空抓住队长的头,随后法诀一掐,将其送至血池上方

  “噗”

  一阵令人牙酸之声传来一声,队长的头颅竟像西瓜一样被老者捏爆了,红黄之物散落地上,腥气滚滚,令江河差点呕吐

  实在是这等虐杀方法太过残忍,绕是江河,也是接受不了。

  “小家伙,你看到了吗”

  鹰钩鼻老者目光顺着脚下,直勾勾的看着装死的江河

  “还装呢?再装我直接送你下血池”

  老者桀桀一笑,江河知道事情败露,连忙起身跪拜不止

  “前辈饶命

  ”“呵呵,算你识相,我观你经脉有真气行走,且游走周天,你是哪家的徒子徒孙,怎么跟猎户混在一起”

  老者收回手掌缓缓问道

  “回前辈,晚辈无门无派,乃是偶然得到养气诀,故而有真气傍身”

  江河知道事已至此,只能老实的说道

  “那你这个小家伙运道不小,以凡人之躯,竟也能修到这练气二层,实属不易”

  老者抓住江河的手臂说道,以他筑基大圆满的修为来看,这独臂小子资质低劣不堪,比他都更加浑浊的灵根,竟也能在这小小年纪修炼到练气二层,当真是奇怪之极

  心间想罢,老者看向江河,而江河低头作揖,心头不知如何脱身,还是自身太过弱小,心念及此,不免说罢认命

  自己怎的如此倒霉?

  “罢了,我这洞府尚缺一弟子,你如能为我所用,叫我一声师尊,我便可饶你性命,如何?”

  听闻老者所言,江河内心一阵挣扎,末了作揖叩首道

  “拜见师尊”“

  “桀桀,且慢,做我的弟子且能这般容易,你去取了这一十四人人的心头血,我便同意收你”

  老者拂袖道,语罢江河心头轰的一声

  杀?还是不杀?杀我活,不杀,我死

  江河心头一阵挣扎,眼眶通红,浑身抖如筛糠,随即双手无力的垂下

  “请师尊赐教”

  “桀桀,好徒儿”

  老者狂笑一声,取出一把血红色的匕首扔给江河

  江河缓缓爬起,脸上带着狰狞,捞起一个猎户便要刺向心口,开膛破肚取心肝,只是望着昏迷中的猎户,竟一时也下不去手了

  这猎户在他初到镇上时,时常带他烤山鸡,来给他补充营养

  “娃啊,你跟我家那小子年纪仿佛,怎么这么瘦啊,得多吃点肉啊男子汉,听赵叔的没错”

  耳边依稀想起赵叔的话语,江河目中一片赤红

  “嗯?”

  老者轻哼一声,江河闻声一抖,状若疯癫般的刺进猎户的胸膛,鲜血四溅,猎户猛的抖一下,便不再动弹了

  “乖徒儿,这心头血得趁热,你赶紧喝下”

  老者咯咯笑道,江河仿佛木偶一般,拿起心肝,便用嘴吸,一时间好像是地狱的恶鬼罗刹一般

  “桀桀,好徒儿,还有十三个,”

  老者越看越觉得江河此子乃修魔的好料子,

  江河喝完心头血,缓缓走向下一个,喝了四五个之后,一个猎户猛然睁眼大吼

  “江河,你这个小杂种,你忘了我们怎么对你的吗”

  江河好像没有听到这大汉的声音,手起刀落,缓缓的吸食心头血

  老者越发的狂笑,渐渐的十四个人的心头血都已吸完

  于是老者大袖一挥,十四个尸体齐齐的挂在钟乳石上,如江河开始所见一样,老者满意的度步出去

  只留下江河铮铮的看着十四具尚有余温的尸体,宛如痴呆般的呐呐道

  “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想活着”

  回答他的是洞中血色的风声和那时常滴落的“滴答”声,久久的挥散不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