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仙路
军师赞我美羊羊2020-04-25 14:173,019

  接下来又是四五日,这卢四娘每逢深夜便来,无奈江河有心无力,

  “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江河恨然想到,最多三日,江河必然要被采补而亡。

  江河在床上艰难起身,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扶着桌子

  忽然看见桌角有剪刀和针线,于是心生一计,但是得从长计议。

  是夜,卢四娘又扭着腰肢款款而来,江河故作惊恐状求饶道

  “求求你饶了我吧,等我恢复好一些,不要取我性命”

  说罢涕泪横流,竟似真的嚎啕大哭,卢四娘见状,也沉思

  “这独臂小子有如此气血,待其长大……岂不是更妙的炉鼎,我且慢慢来采补,切不可伤其根基”

  心中想罢,便娇笑着对江河说道

  “小弟弟,我怎么舍得杀你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呢”

  江河闻言,心头不屑之意更浓,只是心间知道自己的缓兵之计计策大概是成了

  于是当夜卢四娘竟真有所留手,准备把其当成一个长期炉鼎,事罢便心满意足的离去了

  只留下江河独自在房间内恨恨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接下来几日,江河发现这卢四娘虽是修士,却没有白发老者他们举手投足的法术,且也不能踏剑而行,却不知她有几分手段了

  心中大约有了一些思索,大概这卢四娘定是修为低下,没有防身之术

  无非是她口中吐出的粉色烟雾颇为诡异,江河发现这烟雾只有迷人心窍之作用,并无杀伤力

  便决定有所动作,只是对待修真之人的种种玄妙,也不能轻易大意了,还需小心谨慎。

  就这般又过了几日,江河在其床下藏入剪刀

  深夜,卢四娘款款而来,只是今日有所不同,似是心情不错

  “这两日越发感到修为突破在即,这小子确实得留着,看来今夜便能突破练气三层了”

  心中这般想着,眉眼就更舒展了,果不其然,在采补途中,卢四娘感觉经脉隐隐作胀,似是灵气要撑破而出

  于是更加卖力,心头只有这修真大道,忘乎所以,殊不知江河手却缓缓伸入枕头下

  他虽不知卢四娘是何种情况,但是此刻她神志忘乎所以,正是出手最佳时机,于是狠下心来

  目光锐利更盛,卢四娘看着身下的少年目光,似有所不对,却也没有在乎,继续吸纳血气已供体内灵气游走。

  慕然间

  “嗤拉”

  一声,江河用尽力气将剪刀刺入卢四娘脖颈,霎时鲜血四溅,卢四娘尖叫一声,踢开江河瘦弱的身子

  双手捂着伤口,浑身颤抖,实在是这种鲜血不止的样子让她疼痛之余尽是恐惧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他不知道我随手就能杀他吗他何时布局杀我的!”

  心中千思百绪,手中正要动作,无奈血流不止,似乎气息也隐隐上不来,且刚刚真气回流,尽然一大半流入这小子的体内

  这小子不是凡人吗?

  卢四娘更加惊恐,却见江河猛地扑来,剪刀如砍刀般不要命的划向卢四娘,此时江河眼睛血红,脖子青筋暴起,唯独口中一言不发

  也不知刺了多少下,卢四娘早已死透,其鲜血流的满屋子全是,床单被子全是猩红的鲜血

  江河坐在其身旁,口中发出破风箱一样的赫嗤声,竟这样久久的坐了一个时辰,

  他杀人了

  江河心间颤抖不已,无奈其到底是少年,虽心性不同于其他同龄人,可也是境遇所致

  恍惚间,江河想到了一年前的年节,爷爷,铁叔,王叔,大家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流下了眼泪

  世道不公吗?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知道这是他今后唯一的一次眼泪了

  他长大了,他们,也不在了。

  江河坐了许久,深知此处不可久留,于是拖着残躯翻找卢四娘的柜子,找到了一包金银首饰和银子,于是毫不客气的装入怀中

  末了,还看到两本书,他也不识字,便胡乱揣入怀中,换了身衣裳连夜离开了红楼,在夜色下缓缓前进

  城门已然关闭,明日这红楼如此惨像,肯定无人能瞒下

  这城门楼是走不通了,不如趁夜从河流出去,忍者身上的剧痛和无力,江河找到苍云河的在侠和城的分河,一猛子扎下去,慢慢游走了

  冰冷的河水刺痛着江河,顺流而下,着月色为衣,江河不知漂流了多久

  在一片雾色中慢慢爬上了岸,没带火折,衣服看来也是干不了了

  江河就着岸边的干树叶,看着树旁的的新芽冒出头,竟不知为何低笑了起来,苍天不绝我,于是更加放肆的高笑起来

  苍云洲落峰谷,旁边坐落着三个城镇,此处距离南岭已经遥遥不可期

  青草镇的一处学堂里,传出朗朗书声,其内多半是半大孩童,唯独一个黝黑消瘦的少年也坐在其中,跟着先生郎朗读书,这少年浓眉大眼,其左臂衣袖赫然是空荡荡的,看着平添一分萧条

  此人便是江河,距离侠和城也已经过去了一年半,晌午,随着孩子们的笑声,已然是放学了,江河回到居所,一处不大的草庐,虽然简陋,却也安心

  拿出一本破旧的书,江河默默的看了起来

  此书正是从卢四娘那里搜刮来的,让江河惊喜的是这竟是一本修真宝书,名曰养气诀,乃是货真价实的修仙入门书籍

  其上虽无神通术法,却记录着如何引气入体,贯穿经脉,行走周天,蜕凡为真,是为修真

  江河于半年前识字后,便迫不及待的钻研此书,不出月余便修出气感,行走经脉一个小周天,已然是练气一层了

  恍惚间,他似乎不觉得修炼是极其艰难之事,莫非那白发仙师诓骗余我?

  江河放下养气诀,心底默默思索道。

  其实不然,他的这一层真气,是卢四娘那里所反补而来

  初时不显,待到他接触这修炼之道之后,才显露出来,且他本就具有四系杂灵根,从根本上跟凡人是有所不同的。

  心中不疑有他,江河每夜打坐吐息,虽无神通道法,却身体健康,气血旺盛

  只是这气感却越来越满,在达到书中记载的练气二层之后,已经半年未有增长了

  而他自己,也成为一个青年,蓦然间发现,到镇上已经有四年了。

  “江河江河”

  一个半大小子叫道

  “你的哑女媳妇呢?哈哈”

  言语间多有不屑,江河度步而出,却也不理睬他

  “一个残废,一个哑巴,倒是真合适啊,哈哈”

  少年依然不依不饶的嘲讽道,江河眉头微皱,却也是对其并不理睬

  哑女名叫林秀,乃是镇上屠夫的女儿,三月前有人前来说媒,毕竟哑女特殊,镇上无人能要,且年过二八,父母心急间怕嫁不出去

  这才有媒人提到江河,而其左臂乃是废的,倒也轮不到他挑三拣四。

  只是江河心头的修真火热慢慢被掩盖下去,却没有消失

  曾经的经历导致他渴望成为飞天遁地的仙人,渴望变的更强,从而无所畏惧于天地间,

  走到镇口,刚好碰到林秀母亲,言语间拉着他去她家吃饭,顺便见一见哑女,期望培养些感情毕竟,年后二人便是要完婚的

  进门后,林秀在那里浆洗衣服,其人如貌,端庄秀气,如不是天生哑巴,倒也是个良配,怕是说亲的人能把家门都要被踏破

  林秀放下手中的衣物,朝着江河淡淡一笑,已视礼貌,江河也是回礼,倒也是相敬如宾

  “小江,来来,陪我喝几杯,哈哈,你这小子看着高高大大的,怎的这么扭捏呢?”

  林屠户的声音传来,对于这个未来岳父,江河是有点头疼的,此人嗜酒如命,偏偏是五大三粗,每每劝酒,让人不敢拒绝

  江河作揖道“见过岳父大人”随后就入桌陪他喝酒

  “你这小子,天天这么文绉绉的,将来是想做个教书匠?想都别想,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的肉铺怎么办?”

  林屠户嘴里大大咧咧的说道,江河虽有些内心不喜,却也没表露出来,

  一顿饭罢,江河便回到家中,打开养气诀,内心思索

  这书中说普通灵根者,修行此法三年必然到练气五层,也就是中层,资质稍差些,也该到三层,为何我这里却两层都是勉强突破的,有何缘由呢

  思绪飘然间,幽幽一叹,仙路难,需踏天,欲得道,觅长生……奈何……奈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