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少年郎从此天高路远
军师赞我美羊羊2020-04-29 16:172,785

   洞中一片寂静,血色的腥风在盘旋肆虐

  地上散落着玄天宗众人的尸体,摩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竟似伤了本源一般,短时间内无法动弹

  丹炉外是冰冷一片,丹炉内江河忍受着烈火熬制,全身血肉渐渐融化

  不出半日,定是化作血泥,此时江河万念俱灰,却听见冥冥中有人呼喊

  “江河,江河”

  恍惚间是林秀的声音,江河自嘲一笑,原来自己竟然出现了幻觉

  可是接下来却听见各式各样的声音,有故去的爷爷,村里的大叔,还有,三镇人绝望的呐喊

  江河凛然想起,这怕就是人死前的饿鬼索命吧。

  耳边声音越来越大,仿若实质,江河心中暴虐不耐,呵斥道

  “生前你们性命为我所取,死后又能奈我何,聒噪!”

  顿时耳边声音为之一顿,仿佛是被其所吓,一时间不敢出声了

  忽然脑海中想起经文:

  夫天地万道,自有纲常,轮回不止,生生不息,天有魂地有精,摄天地万物之魂,炼精血神魂以余己身

  江河心中思索,摄天地万物之魂,炼精血神魂以余自身,神魂。。

  江河念及此蓦然间丹田处幽光大盛,摄魂诀竟是自动运转

  周遭出现无数冤魂,却是三镇山民

  江河目中震惊,只见丹田处仿佛有惊天吸力,旁边冤魂哭喊奔逃,却不敌幽光,纷纷被吸入腹内

  霎时间江河只觉神清气爽,周围被炼化的血肉也缓缓复原,甚至连断了多年的左臂断口出也出现丝丝麻痒,竟有重现生长出血肉之感。

  江河心中思索,目中寒光一闪,拼命运转摄魂诀

  只见周遭密密麻麻的冤魂尽数被吸入腹中,竟四百多条冤魂,江河心中满意更甚

  看向最后几个没被吸入的魂中,竟有卢四娘和林秀等人

  于是江河眉头一皱,只见卢四娘魂体浑厚,比之凡人要多出十几倍,于是张口一吸,幽光四起,那卢四娘魂魄正待逃窜,却不敌江河,被吸入口中

  末了,江河目光复杂的看向林秀的魂魄,对其招手,轻轻的抚摸道

  “秀儿,又见面了”

  林秀魂魄目光呆滞,不似有神智,竟本能的摩挲江河的手掌,看起来很是享受的模样

  江河目中柔情更甚,却见林秀魂体不同于其他山民,竟比卢四娘还有厚实许多的样子,不免心中疑惑,却也想不出道理。

  一炷香之后,江河消化掉几百冤魂,全身血肉已经全部长好

  而其修为竟也突破四层,之后连续破关,到达了练气七层的巅峰,也就是练气中层的巅峰,距离那练气后期只差一步之遥,顿时目露满意之色

  心头思索,不知那老魔身在何处,方才被炼化时恍惚间听闻洞内有巨响和打斗声,不免生疑

  但其生性谨慎,一时也不敢贸然出去,只得御气成罡,缓缓抵挡着炉内真火。

  江河打坐中目中思索,这摄魂诀绝非普通法诀这般简单,定是大神通之修士所留,其中奥秘还待日后解开

  接着望向身旁的林秀魂魄,不解之处更了

  过去半晌之后,江河见摩崖还未回来,心头绝然,悄然破炉而出

  只见内府哪里有那老儿的身影,心间疑惑,缓缓的朝外府走去

  来到外府,江河只见地上乱石散落,洞口还有十几个尸体倒在其旁,而那摩崖老魔也是趴在地上,生死不知

  江河心头狂喜,却也不敢动作,缓缓御剑挑起摩崖

  只见摩崖双目紧闭,却没有呼吸声,于是才敢上前

  顿时一看心头骇然,老魔浑身枯瘦如柴,哪似昨日的红光满面

  江河心头生疑,环顾洞府,发觉没有危险之后,不觉得意道

  “老东西,你也有今天,死了也难消我心头之恨,看我将你千刀万剐”

  于是作势便要拿剑刺入,只见摩崖依旧不动,江河目露思索,方才言语,只是激将之法,试探摩崖是否真的陨落,心头疑惑

  “老魔狡诈,我且刺他一次”

  于是手持飞剑刺入老者身体,一刀一刀的割肉

  十个呼吸过后,老魔全身抖动,面露狰狞,睁眼看向江河道

  “小杂种,你且再刺一刀试试!”

  江河面色不变,心中却大惊,这老东西果然装死诈我,只是其怎么好似动弹不得?

  于是更加肆无忌惮,仿佛要发泄这滔天的恨意,也不言语,仍旧一刀一刀的刮肉剃骨

  摩崖面上挣扎恐惧之意交替变换,末了颤抖着说道

  “江爷爷,你绕我狗命吧,你看我也没有多少时日了,看我曾经传你道法,绕我这条贱命吧”

  江河也不理睬,心中杀机更起,这老东西能屈能伸,他若不能恢复还好,若其能恢复修为,哪有我的命活?

  其实老者精血全无,只待休息七八日便可自行恢复一些真气,从而打开储物袋吞食丹药恢复,这种虚弱也要不了多久

  只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得不低头乞命,待其恢复,在报此滔天之仇。

  摩崖这般想着,口头掐媚之意更浓道

  “江爷爷,我有秘法,有宝丹,只要江爷爷留我一命,我全都献给你”

  江河闻言眉头一挑,笑着说道

  “算你识相,那我且饶你性命”

  只是这手上却提起老者,向内府走去

  摩崖心头惊恐,不知这小畜生要做什么,只得更大声的乞求,而江河仿若未闻一般,走到丹炉旁笑道

  “师尊,我也不诓骗与你,你且看来,这丹炉真火弥漫,待你的血肉和宝药融为一体成就宝丹,我再吃下,你就是我,我,不也就是你了吗,你看,我并未食言吧?”

  摩崖眼中恐惧更甚,大声乞求,却得不到江河的回应,只见江河搜走老者身上的储物袋,打开炉盖,一把将干瘦的老者扔了下去

  只是心中不免可惜,这老东西全身精血不知何故,被吸去大半,到时候这出炉的宝丹恐怕效果要打些折扣了

  心念至此,于是坐下打坐调息,静静的等待丹成

  洞中腥风阵阵,炉内烟雾滚滚,似有宝光外露

  江河欣喜的睁开眼睛,却见洞顶烟雾缭绕,宝丹成了

  于是打开炉盖,从内取出一颗红白相间的丹药,江河虽不知丹名,但见此丹流光奕奕,浑然天成,且闻之一口都能让体内气血翻滚,定是灵丹无疑

  于是调整气息,坐于蒲团,张口吞下了此丹

  此丹入腹既化,带有浓浓药香弥漫开来,顿时江河只觉浑身经脉隐隐张开,只三个呼吸,真气便突破壁障,进入了练气后期

  “八层了”

  江河缓缓吐了一口气,继续运气,只见其修为急转而上

  九层!

  大圆满!

  眼看就要突破练气而去,江河浑身却犹如万箭穿心,经脉刺痛仿佛要爆开

  于是运作摄魂诀,将剩余药力引入血肉,只见江河体内轰鸣,气血滔天,其左臂缓缓长出肉芽

  江河见此大喜,断臂之痛让其苦恼了这么久,今日终于可以不做那废人了

  不出一炷香的时间,江河左臂已然全部长好,仿若新生一般,江河试着握了握左臂,发现其力量和左臂相差不多,顿时满意。

  只是这药力还有许多,江河心念至此,便开始压缩真气,循环洗练

  只消一日后修为便压缩至练气五层,于是又缓缓吸收药力,周而复始

  约莫过了半月之久,江河缓缓睁开眼睛

  而其身下一片狼藉,全是黑色的杂质,此乃洗练自身所出的污秽

  江河内视丹田经脉,只觉经脉扩大两倍有余,其内真气浑厚,犹如实质,修为保持在在练气八层,已然压缩到极致了

  顿时念头通达,缓缓起身,走向洞外,看着春暖花开的群山,不免怔怔的站了许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