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生死桥炼化凡根
军师赞我美羊羊2020-04-28 23:442,848

   落峰谷口,沉积的白雪因这初阳的暖意似有所融化。

  这天地间也不再冰冷刺骨。

  山腰林间,传来嗤嗤的脚步声,似在积雪中艰难前行。

  来者正是江河,此时的他目中冰冷,姗姗而行。

  而往日到山顶不过两个时辰的路程今日却行了半日有余。

  洞府口,江河深吸一口气,调整表情,缓缓走进洞府。

  见到摩崖闭目打坐,于是面色恭敬拱手而拜。

  “师尊,弟子不负重托,山下两镇皆无活口”

  随即低头不语,乖巧的站到一旁,老者睁开眼睛,缓缓吐了一口气道。

  “办的不错,为师甚是满意”

  手中掐诀,只见江河腰间乾坤囊顺势被吸入摩崖手中。

  江河面色如常,心中却是大骇!

  “这老东西竟能随意操控我的法器,那这凝血剑……此物还需谨慎待之”

  摩崖打开乾坤囊,只见其内血气翻滚,竟不下二百人精血,顿时目光闪烁,想到玄天宗必有察觉,于是不耐道。

  “你且下去好好修习,待为师突破自有你的好处”

  江河点头称是,于是缓缓退下。

  “这小子血气茂盛,虽修为略有不足,也足以炼一炉好丹了”

  老者待江河退下,目中思索道,于是手中凭空出现一口丹炉,缓缓走进内府。

  “轰”的一声,石门关闭,江河听到门响,目中寒光一闪。

  “看来得多加练习飞剑术,方有些许自保之力”

  于是掐诀便开始练习。

  过了四五日,洞府一片寂静,只有飞剑穿梭之音缭绕洞顶。

  而内府却一片噼里啪啦的声音,老者面前丹炉飞转,口中念念不止,更是不时拿出灵药放入炉内。

  面前一阵阵药香弥漫开来,老者面露谨慎,此炉丹名曰生死桥,乃是突破壁障重塑己身的上古丹方。

  而其中辅药皆是百年灵药,甚至有一株五百年份的血线花,乃是老者半生收集而来。

  生死桥,顾名思义,吃下此丹,非生即死!

  然而寿元将至,摩崖不想化作冢中枯骨,只得搏命一拼。

  念及此处,老者目中一闪,此丹还有一味药引,乃是生人血肉。

  其中以修士精血为媒,骨肉为为引,逆天而炼,夺取造化。

  而这独臂小子便是这最后的药引了,老者嘴角微翘,霎时得意起来,手中却不敢怠慢,更为卖力的催动真火。

  又过了三四日,江河近来心中不安更甚,只是不知源头从何而起。

  于是打坐修心,却不知摩崖已悄然来道其身旁,目中隐隐露出古怪之色。

  “乖徒儿,为师大道将成,只是尚缺一物,且待徒儿为我取来”

  江河闻言,故作恭敬的起身一拜。

  “还请师尊明示”

  老者桀桀一笑,大手一挥,将江河缚住,狂笑道。

  “桀桀,取你的肉身性命,不知徒儿能否割爱?”

  江河目中惊恐,全力挣扎,奈何老者手如铁钳,一时间动弹不得,大吼一声。

  “师尊,不知弟子做错何事,还请师尊饶命”

  嘴上喊罢,心间却急速思量,老者闻言不语,只是笑声更甚。

  忽然江河面色一寒,目露精光,掐诀御剑,只见血色飞剑凭空而起。

  “嗖”

  一声呼啸从面门直刺老者,老者见此身形一动,目露轻蔑之色道。

  “乖徒儿,你的功法都是为师所授,你又何苦挣扎,能为为师而死,是你的造化”

  话音刚落,却见飞剑虽刺空,却在空中陡然调转剑头。

  “锵”

  却猛然刺向老者后背,摩崖只听噗呲一声,飞剑刺入后背心。

  顿时目露狰狞道“好啊,好啊,有点意思,既如此,我更要取你性命,留你不得”

  江河见一击不成,正要动作,却见老者对其后颈一个手刀,眼前顿时一片漆黑,竟昏死过去了,

  “哼,如若不是药引需活人炼化,取其怨念,又何须这般麻烦,留着小子一条狗命”

  说罢飞身而去,手提江河,直奔内府而去。

  内府中丹香四溢,与洞外血腥之气犹如天上地下之别。

  老者将江河丢入呲呲冒着烟雾的丹炉内,心中缓缓沉思。

  “此番药引进去,无需我在催动真火,只待其血肉熔炼,丹药自成”

  于是在旁边的蒲团上运气打坐,稳定真气,以待突破。

  “呼呼”

  一阵烈火燃烧的声音在江河耳边呼啸不停。

  炉内火气滔天,江河被生生烫醒,入目尽是火焰,心念至此。

  不由得万念俱灰,喃喃自语。

  “爷爷,阿秀,江河来陪你们了”

  于是任由真火烧尽皮肤,宛若血人。

  过了不知许久,洞外忽然传来砰的一声,竟是洞府大门被生生砸开了。

  一群身着白衣的修士在一位面色冷峻的中年带领下,呼啸而至。

  摩崖正在打坐,听闻巨响,不由大惊,见到外面白衣绣有云丝的道袍修士,顿时气急大呼。

  “玄天宗的牛鼻子道士,你们找死!”

  老魔手中掐诀,一柄血色魔刀呼啸而出,朝着玄天宗门人而去。

  只见玄天宗为首之人手中连连掐诀,一道青色壁障出现在众人身前。

  乃是三品防御法器青光盾,魔刀一击未成,盘旋半空,阵阵血色刀气斩在青色护盾上,眼看青光不稳。

  玄天宗为首之人肃然道

  “各位师弟,老魔修为高深,各位师弟协助我伏魔”。

  说罢,身后白衣道士们纷纷祭出法器,各色精光直指摩崖而去。

  摩崖目中狠色不减,手中连连掐诀,身前一道血色护盾凭空而起,赫然是御气成罡之术。

  只是又略有不同,眼见众人出手无果,老魔身势一正,筑基大圆满的气息呼啸而来,手中动作犹如幻影。

  霎时洞府魔气滚滚,一面黑色魔幡冲天而起,其内呐喊呻吟不断,仿佛人间炼狱,赫然是鬼道至宝招魂幡!

  “不好!这老魔竟也修有鬼道!诸位师弟快快结阵”

  说罢,脚踏七星步!

  口中念念有词:诸天星辰,万法同道,猎猎耀阳,正我道罡!

  其余玄天宗门人亦是如此,顿时洞府内阳刚之气大涨,此乃玄天宗金阳伏魔大阵。

  而洞中黄光与魔气你争我夺,一时间竟是相持不下。

  老魔见此大急,咬牙切齿。

  “这帮牛鼻子坏我大事,都得死”

  手中掐诀,缓缓念道:

  “九幽玄冥,劫运有果,融我血肉,鬼道万昌”

  霎时,洞府内冰寒一片,虽无冷风,亦是寒冷刺骨。

  “何人召我”

  一声仿佛从九幽之下传来的声音在洞府悠悠想起,虽众人听不懂其声,却能会起意,诡异非常,

  老魔毅然看向上方一个黑色衣袍的人形事物,拱手跪拜。

  “鬼王大人,信徒无意打扰,愿以血肉供奉,请求大人灭杀此地诸僚”

  玄天宗门人闻言,顿时胆战心惊,纷纷退走,为首之人大呼。

  “诸位师弟,速速离去,此地事情难以善了,老魔竟召出元婴鬼王,我等当保全自身,回宗门上报以待解决”

  言语间脚上动作不停,竟是要第一个冲出洞口了。

  摩崖看着众人桀桀一笑

  “想跑?”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漆黑大手抓向玄天宗诸人,顿时眼睛翻白,竟纷纷被摄去魂魄。

  老魔见此,向着鬼王拜首道。

  “多谢大人,请。。请取信徒血肉”

  说罢浑身颤抖,竟也恐惧异常,只见上方鬼影张口一吸,摩崖全身抽搐,竟被吸到大半血肉,顿时骨瘦如柴,全身精血只剩一丝,瘫软在地

  竟是差点陨落,可见召唤鬼王代价如此之大!

  上方鬼影也不去看摩崖,一阵空间波动,缓缓走入黑暗,只剩老魔在地上虚弱之极,竟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洞府顿时安静起来,仿佛什么也未发生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幽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