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话 思想者(3)
深海独仙2020-05-16 15:224,304

  一页又一页,锦郁着了魔一样地继续翻看。

  雨天晴

  “什么?班主任换了?”一声惊叫,点燃了学生之间的导火线,我的心咯噔一声:陆老师换了?换成了教数学的毛老师?

  学生们炸开了锅,大多数都在怨天怨地,很显然,他们并不希望陆老师离开,据说是为了生孩子,可谁知道呢?我并没有听到同学之间的议论声,我的思绪飞回了那一天……

  走廊里,搬水的学生已经把窄小的空间挤爆,我和寝室长高俊杰一同下去,众人都不耐烦地排着队,终于轮到了寝室长。这时候,收水票的老头忽然叫了起来:“谁?谁偷了一个水桶?”

  众人骚乱,没有人应答,寝室长把两张水票放在了室内的桌子上,拿起一桶水就走。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想要搬水,我的空水桶早已被老头收走,这时,老头拦住了我:“你没有交水票。”

  我一时气急,自己怎么就成偷水桶的了?我想辩解,可老头却把我晾在了一边,继续收着他的水桶水票。

  上课了,我无奈,只好先返回教室,心不在焉地听完了课,寝室长奇怪地问我:“你的水桶呢?”

  “被收走了。”我回答。

  “那你怎么不拿?”寝室长又问。

  “他不给我拿!”我委屈地说。

  终于,我怀着无比郁闷的心情再次来到了搬水室,老头看见了我,便教育道:“如果你拿了我的水桶,那么我就亏了,这笔帐找谁去要?刚才有几个学生想偷搬……”

  我的头很乱,这么说这老头知道自己是无辜的,不过是想找个人替他补偿损失?那么我的损失谁来赔?更何况凭什么?老头教育了我将近十分钟,我一句插口的话都说不上,铃响了我只好再次返回教室。

  直到陆老师的课上完,我才找到了救星,我急忙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陆老师。

  “你说你票给了,空水桶给了,但他不让你拿?”陆老师问,“你确定?”

  “嗯。”我肯定地点点头,我分明感觉到陆老师的身上散发出了一种公正而又愤懑的气息。

  “跟我来。”陆老师当即就走了下去。

  “我的学生说到你这里交了水票和水桶,你却不给他?这又是什么道理?”

  陆老师一开口就是刀枪直入,引得周围学生纷纷停下脚步,这是第四节课下课,因为要吃饭,现在是学生下楼的高峰期。

  老头也在吃饭,他看到陆老师找上了门,便将嘴中的活停下,又开始说起了他的损失。

  “那是他们拿的,关我学生什么事情?你要找他们去!”陆老师正式与老头进入了激烈的辩驳赛。

  “你上头是谁?把他电话给我!”陆老师越说越气,她没有发现,我的眼睛里闪烁着感动的泪花。

  “这不是水桶的问题,不就五十块钱,我可以买,但这关系到我学生的人格尊严问题!”陆老师怒喝。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我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来自老师的关心,我只能无声地擦着泪,至于陆老师说了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清了,我只知道,陆老师出钱买了水桶。

  几个下楼吃饭的老师见到这种场景,便做起了中间人,好心劝说起陆老师,她们还给我递了几张纸巾:“没事的,不要哭。”

  我默默点头,在陆老师的安慰下,我离开了,直到我再次回到教室。

  陆老师竟还专门问我吃午饭了没有,这更让我感动不已,这种温暖的感觉,真好——

  “滴答。”一滴雨落入了我的眼睛,我终于回过神来,放学了,原来我在公交车上发着呆。

  “听说陆老师在教其他班。”

  我听到了室友的谈话,我那颗沉寂的心再次活跃了起来,我真的很后悔,没有陆老师的QQ,不能谢谢她。

  “真是遗憾。”我叹息,“但我可以记录下来。”

  我笑了,虽然外面在下雨,但我的心里,却风和日丽,这个雨天,晴了。

  观英语课视频有感

  周四下午,英语老师给我们看了一个视频。

  视频中是一位小男孩,他年龄只有5岁,却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面对只讲英语的主持人居然毫不胆怯,对答如流,他还弹得一手好钢琴,他为下面观众弹奏了一曲,引来一阵喝彩。从对话中来看,他似乎是我们九州人。

  神童,天才,这或许就是观看者的第一个想法,他们为他喝彩,班中的同学也是一片唏嘘与羡慕,什么好厉害,天啊之类的话也相继涌出。

  有女生说了一句“他好丑。”

  寝室长立马反驳:“你配得上他吗?”

  也许英语老师给我们看着视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能更加努力地学习英语吧,的确,一个5岁孩子都能像老外一样说英语,而我们就更不应该学不好它。可事实真是这样吗?

  为什么他能如此受人欢迎和喜爱?因为他是孩子,同时,他也是天才。有人说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智慧,对此我抱有怀疑态度,照他这么说,天才都是后天努力形成的,可所谓天才天才,不应该是天生的么?

  的确,成为神童,还需要练习,比如视频中的男孩,他也一定用了不少努力,但真的有99%的汗水么?如果换成是一个普通孩子,那他的确得用99%的汗水,甚至就算花上了也不太可能成为神童。

  对于视频男孩来说,其实应该是这样,99%的智慧+1%的汗水=天才。

  因为他有大脑的先天智力的优势,所花的努力绝对没有普通孩子来得多。而普通人之中,也有聪明人和一般人,还有愚笨人,如果说聪明人的智力为1%,那么我的智力可能只有0.5%,甚至更低。

  古有抄书烧书的人,他笨,记性差,努力是超越了平常人,他终于有所成就。可他是天才吗?显然不是,后天的努力是不可能弥补先天的差距的,因为他在学,天才也在学,无非是毅力问题。

  神童,天才,一出生,只要努力一点点,就可成为耀眼光芒万丈的存在,而普通人,聪明人,愚笨人却要花出太多努力与汗水。

  有人天真地认为这社会充满了公平,他错得离谱,这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为什么?有人归咎与虚无缥缈的命运安排,是啊,这是世界的安排,如果人人都一样是天才,是神童,那么这世界也就没有意义可言了。

  对此,我也只能默默地看着视频中的男孩,再看看观众的欢呼,感觉他们的尖叫,一切事物都黯然失色,除了羡慕,无奈,还能干什么呢?

  我暗暗在心中记下,微微一笑:人各有志。

  运动会

  这周有点特殊,我记起来了,这周是运动会!运动会就运动会吧,我是没兴趣参加的,我踩着被狂风胡乱吹落的叶子,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我有意避开了这片树叶地带,我不喜欢听到这种声音。

  随着广播响起,同学们已经穿好了班服,不一会儿,我的班级就集合到了露天体育馆下。这里人声鼎沸,几乎所有学生都集中到了这里。

  班级要一个个到操场上去走过老大台喊过口号,不过要轮到我所在的班级,还要好一段时间。

  我们班的口号是……。二班出征,寸草不生,班服不是,我们选的!

  我去,这种极品口号自然还是高俊杰这极品想的,谁叫他是体育课代表呢!的确,我们的班服是毛老师选的,全身一片橘黄色,不对,应该是屎黄色,难看得简直不想说什么,不过对于我来说,也就多大点事儿。

  顺便提提高俊杰,他这个人呐,有时候的行为做事实在是让人无语。

  别人遇上一些麻烦,他就用四字成语讥讽,在一帮人的流传下,就变成了这么个版本:喜闻乐见,普天同庆,大快人心,奔走相告。

  再说运动会,口号最终经过老师的一再强调修改,这才改为:二班出征,战无不胜,生命不息,运动不止。

  这时候,有人猛地躁动起来,惊呼声此起彼伏。

  原来有一班女生统一穿白色制服,身下一条灰色,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灰色,我色弱,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每个人腿上还穿着黑丝袜!

  于是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只是开始,下面登场的班级也有女生统一穿着蓝短裙的,也有男生玩cosplay,听寝室长说这是什么异端审判局,应该是小说或动漫里的东西吧?

  我就默默地看着你们装逼。

  我发现这似乎不是运动会,而是忽然变成了某些班级的班服秀,还未成年,就开始享受这种羡慕的目光,他们,她们是否在心中沾沾自喜?他们,她们是否沉浸在这种意外的虚荣里?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其实,我很好奇那些穿短裙的女生跳广播体操时的模样,应该会很惊艳,真想看看底下能不能露出什么东西——突然邪恶了。

  “哗——”门开了,当李星看见锦郁坐在自己的书桌上时,他愣了一下,“锦郁姐?”

  “啊,小星星回来啦。”

  锦郁慌忙转过身,强颜欢笑了一下,问道,“怎么样,同学会开得还好吗?”

  不知不觉,看完几篇文章后,她居然坐在椅子上发呆了好长时间。

  “不好,我从来没去过KTV,如果不是遇上初中同学我在后面小心地跟着,早就迷路了。”李星情绪十分低落。

  “来的人也没几个,我不愿意见到的倒都来了,我坐在沙发上,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话,也没人理我,午饭都没吃。”

  锦郁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眨眼眼睛,正色道:“小星星,现实就是这样,不主动,是没人来找你说话的,除非你有吸引人的本钱。”

  “本来嘛,锦郁姐也觉得小星星你有些平凡,不过现在我才发现其实你是个思想者呢,只要你肯努力,以后说不定能和鲁迅先生一样做一名伟大的思想家哦!”

  说完,她举了举手里的本子。

  “其实也没什么,一些想法而已。”

  许是同学会导致心情沉闷了,李星的情绪明显没有太大的波动,他咧出一丝自嘲的笑,但笑容一瞬即逝。李星随手摘下眼镜,将它放在床头柜上,然后身体一下子躺倒在了床上,顺势还把头闷进了被子里。

  他需要时间去好好想想,至于想什么,他也不知道。

  “李星,你……”锦郁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原本想责怪他不打扫房间的话语一股脑儿的堕入了地狱。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李星愕然地从被子里露出头,缓缓直起身来。他发现锦郁正定定地看着他,她认真地凝视着某一个焦点,樱桃小嘴中认真地唱着夜空中最亮的星。

  原版的男音曾经让李星的心底掠起过一丝波澜与感喟,但不知道怎么回事,锦郁唱的女音,即便没有伴奏,李星都感觉自己的内心涌起了惊涛骇浪,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

  “锦郁姐……”李星想笑,却更想哭,他一个孤儿,能得到锦郁姐如此的心灵慰藉,他还有什么好渴求的呢?

  终于,内心最脆弱的地方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他无法抑制地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锦郁的细腰,泫然欲泣。

  锦郁一惊,敏感的身体很快就被迫放松下来,她用白皙的小手轻轻抚着李星那略显粗糙的脸庞,心底默默一叹,这是一个可怜而又可敬的孩子。

  “小星星,姐姐突然发现,我有点喜欢你了呢。”锦郁半开玩笑似地说道,“你呀,真是一个小偷,用内心的呼喊勾走了姐姐的灵魂。”

  李星仿佛没有听见锦郁的话,他的眼前隐约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花边短裙,扎着一条马尾辫的发光少女,少女轻轻拉着他的手,飞向天空,双目对视,深情微笑。

  “锦郁姐,我爱你。”李星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