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 孤儿
深海独仙2020-05-16 15:093,762

   放假回来的这一个夜晚,李星失眠了,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夜里很静,他甚至能听到窗外昆虫的嘶鸣声,可这里是街上又不是田野,哪来的昆虫?原来是他的内心迟迟无法平静下来。

  因为他忽然想起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直到现在他才猛然回忆起来,如患了失忆症的人一下子记起所有记忆一般。

  九岁的他总有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唯有一个问题,他的印象最为深刻。

  那天他问爸爸,自己的姓氏为什么不和他姓锦,这本应该是一个很尖锐很难回答的问题,但从九岁的李星嘴中说出来时,就变成了一句轻松随意的问话。

  锦建笑着解释说,他以前用过曾用名,在用曾用名的这段时间内,他和何清生下了他,为了纪念,他就姓李。

  那个时候李星还小,他只能模糊地记得自己天真地相信了这个看似破绽百出的说辞,爸爸毕竟是爸爸,尽管李星深信不疑,但他现在突然回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头了。

  曾用名?可爸爸为什么要改名?以前的名字也需要纪念?李星的脑海中倏地蹿出无数个问题,他感觉自己很烦,头痛欲裂,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渐渐从他脑海的海平面中浮现出来。

  “李星乖,让爸爸抱抱,唔嘛!”

  一个模糊的声音在李星头脑回荡,像是一条引线,点燃了他心中沉寂许久的炸药。

  “李星,妈妈和爸爸很爱很爱你,你知道吗?可是我们得走了,对不起——”又是一个模糊的声音响起,从声音上听,是一个女子。

  李星大叫一声,他猛地从床上弹起,身体又砰地仰天栽倒下去,他重重地砸在床上,床颤动着,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

  他在喘息,原来他又睡着了,想着想着,竟然做了一个噩梦,但事实上,他也分不清这到底算不算噩梦,总之,他不喜欢。

  李星摸了摸后背,湿漉漉的,做梦也会出汗?这是李星第一个想法。不对,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李星用力回想刚才梦中的情景,他似乎看见了自己的爸爸和妈妈,他们站在云上面,笑着朝李星挥手,虽然他看不清他们的样貌,但那种血肉相连的亲情,李星却深深地感受到了。那就是自己的父母亲。

  可自己梦见爸爸妈妈算是什么事儿?李星又想,他又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想起锦建从小对他的好,他想起何清对他的不冷不热。可是李星总以为那是为他好,他认为爸爸溺爱他,而妈妈却是恰到好处,不溺爱,却仍然在关心他。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他觉得没什么不对的。而现在,这种没什么不对却成了李星怀疑的一个重大突破口!李星开始觉得这里不对了,他觉得自己与锦建、何清之间缺少了一点东西,那是血肉相连的亲情感应!

  李星根本不知道,若不是在锦建的要求下,何清理都不想理他!她每天都在关心与冷漠之间挣扎,她还在女儿与离婚之间挣扎,她与锦建一样活在痛苦之中。

  除了李星和锦郁,锦建和何清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家庭在一次一次地破裂,却又在一次一次的忍耐之下被强行修补,锦建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何清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也许,要等女儿成年,也许,要等到他们终老。

  “爸爸,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李星还是忍不住了,第二天一早,他看见锦建想要出门,他来不及犹豫,便脱口而出。

  “嗯?”锦建惊讶地回过头,他看着李星躲闪的目光,心中忽然咯噔一声,坏了,难不成是……

  “爸爸,我们进去说吧。”李星低声拉开了自己的房门。锦建的反应很快,他立刻就换上了一副温和的笑容,说道:“好。”

  “爸爸,我想问的是我九岁时问的那个问题,你还记不记得?”李星不动声色地问。

  殊不知,在他这句话说出的一刹那,他的心里就已经默默地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在这些年的风雨磨砺下,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大了很多。

  锦建在心里暗叹一声,看来,该来的,还是要来,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想到这里,锦建反而释然了:

  既然骗不过,难不成还强行瞒一辈子?李星也长大了,是该有知情的权利了。

  “李星啊,听爸爸说。”锦建在床上坐得离李星更靠近了些,他用手搭上了李星的肩。

  “你其实是一个孤儿。”锦建沉默了一会儿,他与李星的目光对视,李星不由自主地扭过头去,他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看来,被他猜对了,自己果然不是锦建的亲生儿子。

  但是这算什么?他还以为这一切本是他所拥有的,他以为自己是幸福的,结果到头来,他竟然可悲地发现,自己一直在受骗,是他参与了这个陌生的家庭中来,是他让这个家庭遭受了无尽的争吵,而自己还不知道内幕。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他终于能够了解何清对他的态度,那是一张冷漠却又不得不强装关爱的脸,至于锦建,谁知道呢?谁知道呢?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

  “李星,爸爸其实一直把你当作我的儿子,至于何清,她也许不这么想,因为这个,爸爸和你妈妈一直在争吵。”锦建没有急于解释,他一边说,一边注意着李星的反应。

  让他震惊的是,李星一点反应也没有,像是个木头人一样,唯一在动的,就是他眼眶中流转的泪花。

  李星很痛苦,他的脑海乱成了一片,心好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疼得要命,他拼命扯动着脸,闪着眉毛,想把眼泪挤进去。

  不过他这个表情,倒是十分像某种面部抽搐。

  “我知道,你听到这个消息会很难过,但这是事实!李星!男子汉,爸爸教过你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要勇于面对一切!”

  “虽然隐瞒了你这么多年,爸爸也有一定的责任,但你要知道,爸爸这么做是从你的角度考虑的。”

  “现在你长大了,告诉你,就是希望你能够勇敢接受这个现实,它也许很残酷,但只要面对了,总会挺过去的,不是吗?”

  锦建用力地拍了拍李星的后背,他这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完全发自内心。

  李星觉得自己似乎好受一点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了锦建的话之后,他就不怎么难过了。可能是他内向,太容易感动,没错,他的确被锦建感动了,心也不怎么痛了,相反,还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男子汉大丈夫,要像男人下身的器官一样——能上能下,能大能小,能退能进,能软能硬,能屈能伸,能忍!在他刚上初中的时候,锦建就严肃地教过他这一句话,他牢牢地记在心里。

  所以,他才能在胡浩等人合伙的欺负侮辱下,忍受到现在。

  如今是初三下半学期,很快,他就可以离开这帮该死的人了。想到这儿,他心里就舒坦了不少,至少在自我暗示和自我安慰这两个方面,李星已经达到了一般人没有的水平。

  “爸爸,我还可以叫你爸爸吗?”李星拭去眼角的泪水,他终于想通了,才短短五分钟时间,他就想通了,一切,都仿佛恢复如初。

  冰冷的冬天被春风吹散了,坚冰被阳光消融了,风雨过后,又是一道彩虹。

  “当然可以,只要你愿意的话。”

  锦建如释重负地笑了,这五分钟,李星在进行心灵的斗争,他又何尝不是在紧张与不安中渡过?

  “哦,差点忘了,你的亲生父母留了点东西给你。”锦建在床底下抽出一只绿色的小篮子。

  李星瞪大眼睛,他从来没有发现床下面居然还藏着一只篮子,一直以来,房间都是由何清打扫,这么一想,浓浓的愧疚感就从李星心底冒了出来:我似乎,欠他们太多了——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长大找到工作养活他们。

  而何清现在对他的态度,他也不计较了,本来自己留在这儿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他还能够奢求什么呢?他只希望未来何清能对他的态度稍稍改善,哪怕只是一点点。

  “诺,这是父母留给你的钱。”锦建把手机从篮子里拿出,递给了李星。

  李星惊愕地看着这沓看起来还比较崭新的毛爷爷。

  “爸爸怎么不用掉?我要这些钱干什么?”

  “你不要?”锦建惊讶地问。

  “嗯,不过我现在没有手机,爸爸用这些钱帮我买一只手机吧,高中打电话用得上。”李星随口说道。

  他现在不愿再想起自己亲生父母的事情,只当这一切没有发生过,至于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现在的他可没心思去想这些。在他的记忆里,锦建一直都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直都是。

  “那好,那爸爸先去上班了?”锦建试探性地问。

  “嗯。”李星乖巧地应了一声。

  李星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他一直在发呆,等到阳光透过窗口射进来,照在小篮子上面,耀眼的反光刺在他的眼睛上时,他才回过神来。

  他看着脚下的那只篮子,篮子距离隔着这儿有些远,所以篮子里的东西才能反光到他这里,等一下,篮子里还有东西?

  李星好奇地站起身,他弯下腰,把这片反光的东西从篮子里拿了出来,放在手心里细细打量。

  有这么一瞬间,李星觉得自己看错了,这竟然是一张亮晶晶的小卡!

  虽然他没有手机,但手机上的最基本的东西他还是知道的,这很明显是一张手机上的SIM卡,用来储存手机上的信息和电话号码,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这张卡却完好无损,新得跟刚买的似的。

  “这是亲生父母留给我的?”李星心中有着一丝疑惑,总不可能是锦建或是何清落在这儿的吧?

  思虑过后,他还是决定把这张卡放到自己的眼镜盒里,这样能保证不丢失。等手机买到后,他再决定试一试这张卡,说不定能够从中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对啊!”

  李星猛地一拍脑袋,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若果真是在亲生父母生活的那个年代,怎么会有SIM卡这种玩意儿?难不成这真的是何清或是锦建不小心掉的?

  “算了,先藏着吧,不管它了。“李星懊恼地把眼镜盒放进书包,心情烦躁之际,还是先开电脑玩会儿游戏放松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问人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